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二十四章 交易还是要挟?
    “叫孙德友来惜春宫?”云景公主突然蹲下身,与周安脸贴着脸,距离非常近的看着周安的眼睛,“你想在惜春宫对他用刑审问?你想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瞒殿下!”周安与云景公主对视,“奴才确实是不打算让孙德友活着离开惜春宫,但奴才可以向殿下保证,一定会让孙德友说明全盘计划,孙德友并没有作人证的价值,殿下您说对吧?”

    孙德友确实是没有作人证的价值!因为根本不需要认证,只需要知道内幕!

    孙德友是大内宦官,是皇家的家奴,皇家有权利没有任何理由的处死孙德友!杀了就杀了!而孙德友上面是二总管古槐庸,他也是一个奴才,让他死他就得死!

    至于吴绪宽!

    之前说过了,杀他不缺证据,也不需要证据,缺的是实力!

    所以孙德友唯一的价值,就是将知道的说出来,仅此而已!只要确认了他参加谋反,就可直接处死!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”云景公主突然抬手,摸周安的脸颊,又轻轻的拍了拍,“你这样让本宫很不安呐,报复心这么强,你还想将本宫拉下水?孙德友现在可是五品宦官,他这一死,本宫可瞒不住,康爷爷得知道,皇姐也会过问……”

    云景公主清晰的感觉到了,周安是要拿自己当刀使!

    周安自身无论如何也是杀不得孙德友的,哪怕是在惜春宫,除非云景公主替他背锅!

    “殿下,您觉得谋反之事,不该死吗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云景公主点了下头,却又道:“但,不是这么个死法!”

    “殿下,奴才还有一事禀明!”周安盯着云景公主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云景公主站起身来,回身走向凉亭,“都说出来,本宫到时要听听,你心里究竟还藏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之前殿下问奴才如何伤的了赵公公,奴才并未说实话,实际上,奴才改良了《铁甲功》,也改了铁甲汤的配方,所以奴才才进步神速,能够伤得了赵公公!”周安现在真的是什么都舍得!

    他就是要孙德友死!

    云景公主停下脚步,云袖一甩豁然转身看向周安,眯眼不语。

    “奴才愿将改良功法献给殿下!”周安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跟本宫交易?还是要挟本宫?”云景公主眯眼问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要挟殿下!”周安叩首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看着周安,许久无言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直殿监官署衙门,中院。

    “……哈哈哈哈,路公公客气了,咱都是听古总管的差遣办事,以后是相互照应,可不敢说仰仗咱家,咱家以后还得仰仗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公公您客气了,谁不知道您跟古总管的关系,咱家这才在古总管手下办差,可比不得您,您别羞煞咱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老太监在院中边走边说,相互吹捧着,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太监。

    孙德友最近可以说是十分春风得意,自从升任直殿监掌印后,每天便都有了迎来送往之事,要知道直殿监可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清水衙门,无权无势也没钱!当初徐谨在位时,这里可是清冷的很!

    但孙德友不同,谁都知道他与二总管的关系,他现在已是直殿监掌印太监,这职位没什么可说的,但品级可摆着呢,只要孙德友被从直殿监调走,必然会升到仅次于几大总管的位置!

    目前孙德友不说是二总管身边最受宠的,但也差不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近期前来拜见的宦官,可以说是络绎不绝!

    这路公公便是其一!

    他原本不是古槐庸的人,而是三总管那边的,现在他可以说是看清楚的形式,主动投靠了古槐庸,这不,就今天一大早,他就被调入了御马监担任监丞……他能进御马监,走的就是孙德友的关系!

    是通过孙德友进言,才讨好了古槐庸!

    “孙公公您留步,别送咱家了,咱家自己走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,也行,咱家刚好有事要办,就不送了,路公公您慢走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又停下脚步客气一阵,路公公这才带着两个随身的小太监离去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只是看起来平等,却是还差着级别呢,孙德友客气是客气,实际上一直都有些“端着架子”。

    看着路公公带人走远,快要出了面积巨大的中院,孙德友略微低头,翻开掌心看了看袖口里的银票,嘴角勾起一抹笑,路公公这次来也是送“孝敬”的,美其名曰“喝茶钱”,他这次能调入御马监,都是孙德友给进言的结果,因此他给的喝茶钱,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。

    孙德友心里自然是非常美,这就是权利的滋味!

    以前他被徐谨压着,可没这待遇!

    现在截然不同了!

    只可惜,徐谨是死了,他那徒弟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孙德友又想到了周安,他都有执念了,他近期可以说任何事都是美满的!就在周安这件事上,办出了岔子,本想借云景公主之手弄死周安,却没想到,反而让周安“发迹”了!

    其实如果周安只是没死的话,孙德友也不至于烦心,可周安偏偏高升了,连飞燕服那么重的恩赏都拿了,这可以说,已经是一种后患!

    “惜春宫那边可有消息?”孙德友回身问道,“那小安子,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禀公公,今日未听说小安子的消息。”孙德友的随身小太监“小云子”道。

    “让人多注意点,有什么情况,第一时间告诉咱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孙德友说了几句,又带着两个随身太监向回走。

    “孙公公留步!”

    却听得后方远处突然传来唤声。

    孙德友回身一看,是一个老太监刚进了中院,远远的看到他,正招手呢!

    来人脚步匆匆,似乎有什么急事。

    孙德友看见他,马上便满脸堆笑,快步迎去,阴声阴气的道:“呦!汪公公,稀客,稀客呀!有些日子没见您了,您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来人,正是惜春宫总管汪公公!

    他在内廷可以说是很特殊的存在了,内廷中身有飞燕服的太监满打满算,也不到十个,他就是其中一个,而且正常来说,惜春宫总领太监应该是正五品的宦官,但汪公公是正四品!

    因为他是看着云景公主长大的,还救过云景公主的命,被封赏过!

    还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汪公公,是大总管康隆基的人!当年云景公主出生,想要成为云景公主身边总领太监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,最后选了汪公公,就是康隆基定的!

    孙德友是满面堆笑,汪公公却是不苟言笑,他跟古槐庸是一个辈分的老太监,而孙德友才四十多岁,只能算是小辈!

    汪公公给孙德友脸色,孙德友却依旧堆笑,还有些恭敬!

    “汪公公,您里边请……”孙德友迎到汪公公身前,又向里招呼。

    “就不进了,咱家今天过来是公事!”汪公公道。

    “公事?有什么您尽管吩咐!”孙德友马上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召你进惜春宫,还有两人,钱云和何二兴,也是你们直殿监的吧?一起过去!”汪公公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孙德友却是愣了愣神,还歪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随身小太监。

    他们便是钱云以及何二兴,一般都叫他们小云子,二兴子!

    “汪公公,这……云景殿下召见咱家?是要……”孙德友迟疑问,这很奇怪,云景公主召见直殿监掌印太监是要干啥?好像没什么理由,直殿监这部门就是打扫卫生的,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可安排的?

    “主子的事,我们做奴才的怎么晓得,你也别问了,走吧……”汪公公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行,劳烦汪公公带路。”孙德友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召见他,不管有没有理由,他都必须得过去!别说是他,就算是二总管古槐庸,也是如此!他们这些人,说破大天,也是皇家的奴才!让干什么就得干什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