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二十八章 孙德友之死
    二兴子的内心防线崩溃了!

    其实不仅仅他会崩溃,如果周安去对孙德友说那番话,尤其是最后一段,说了关于兵器的话,孙德友听了,他也得崩溃!但周安不会对孙德友承诺不杀他,不会给他这个机会!

    台阶上,云景公主有些动容的坐直了许多,竟然招了,真有事?!

    “快说!”云景公主喝道。

    “禀,禀殿下,孙公公让我们向宫内偷运兵器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走?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打断了二兴子的话,却是守在门口的几个老太监。

    孙德友要逃!

    他刚刚被周安踢了出去,刚好滚在门口附近,此刻他迅猛窜去,想要撞破窗户逃出冬春宫,门口几个先天境老太监却警醒的很,瞬间反应过来,暴喝着拦向孙德友!

    孙德友也是先天境,以一对四自然不是对手,但他是玩了命的要跑,而不是与人对打厮杀,所以还真让他冲到了窗户下,并回身一掌打退了一个老太监。

    黑影瞬间笼罩孙德友!

    巨人般的身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出现在孙德友身后,孙德友只感觉后脖颈一紧,紧接着整个人便飞了出去,重重摔在了大殿之中台阶下,哈其格出手,他自然是毫无换手余地!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刚刚是怎么想的,估计是逼急了,就冬春宫现在这些人,是绝不可能让他逃了的。

    四个老太监又全都围了上去,两个老太监将他按在了地上,死死的按住了!

    孙德友挣扎了两下,见挣不脱,马上又开始以头撞地,对云景公主大嚎道:“殿下饶命!殿下饶命!奴才一时迷了心窍,奴才说,奴才什么都说,饶命!!”

    “放开他。”哈其格走到了孙德友身后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两个老太监放开了孙德友,却都守在周围。

    自知逃不了的孙德友也没再做无谓的挣扎,而是在地上跪好,一个劲儿的对云景公主磕头,那嘭嘭嘭的声音听着就渗人,每次都将头上磕出血来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脸色变得肃穆,在椅子上缓缓起身,负手道:“说!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孙德友招了!

    什么都说了!

    因为他已确认,周安真的能看到人的记忆,小云子是知道那最关键的事的,所以孙德友不说不行!他还想要活命,所以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!

    其实在之前,孙德友虽是古槐庸的人,但古槐庸并未安排他参与谋反之事,因为实在是用不上!

    但他升为直殿监掌印后就不同了!

    就在周安入惜春宫的前一天夜里,古槐庸亲自上门,与秘密入宫的西城都指挥使李虎彪一同,与他密议!古槐庸安排他的事只有一件,那就是向宫内偷运私藏兵器!

    直殿监这个部门看似无权无势,却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,那就是这皇宫大内绝大多数地方,都是由直殿监负责打扫,也就是说,直殿监的小太监能够到皇宫绝大多数地方,而不被怀疑!

    只有直殿监能如此!

    毕竟是负责打扫卫生的,不让去,肯定就不能打扫了!

    就算是惜春宫,虽然平常打扫卫生之事是由惜春宫的杂役太监负责,但惜春宫只要大扫除,必定是要由直殿监来干的!惜春宫每天一般要有两次大扫除,其他宫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就是古槐庸,或者说吴绪宽,用得上直殿监的地方!

    直殿监小太监每天都能出入宫门,向外送垃圾污物,之后还得回来……兵器就是通过直殿监向外送污物的推车带入宫内的,而后由孙德友的亲信负责藏匿在宫中各处!

    吴绪宽显然是要在宫内搞大事!

    宫内足有太监一千多人,宫女则有近三千人,这些人现在有多少,已被吴绪宽间接控制,是不好说的!肯定是一个不低的数量!而东乾王朝尚武,太监群体中会功夫的不在少数,宫女也是如此!

    假若把这群人武装起来,那会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!

    当然,吴绪宽安排人向宫内送兵器,也不见得是给太监用的,说不定还有其他大用处!他究竟要做什么,孙德友不知道,恐怕古槐庸也不会知道!

    时间渐渐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冬春宫大殿内,孙德友的手在抖,他跪在地上,身前散乱的丢着十多张宣纸,按照云景公主的吩咐,他在写证词,虽然他参与的谋反之事不多,但知道的可不少,主要是关于古槐庸的,都写出来!而后要在每张纸上画押。

    孙德友在最后一张证词上按了手印,而后便对云景公主叩首:“奴才,奴才写完了!请殿下恕罪!”

    周安将那些证词都收了,快步跑上台阶,厚厚一叠都交给了云景公主!

    云景公主面无表情的翻看着证词。

    周安又缓步走下台阶,看着孙德友露出微笑,他捏了捏自己的指关节,扭了扭脖子,一副要动手的模样!故意的,他就是要让孙德友体会恐惧!

    “你,你要干什么……殿下,奴才招了啊,奴才招了,您看小安子……”孙德友惊恐的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孙德友吓的向后退,两个老太监马上上前,将他按住了!

    “天地无极,摄魂寻魄……”周安双手一合,手上红光乍现,紧接着一巴掌拍在孙德友的天灵盖上!

    孙德友在惨叫,在抖!

    周安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很快,孙德友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周安也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看了孙德友记忆,不得不说,孙德友是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但也仅限于与谋反有关的事,其他事嘛,他自然是没说!比如他贪墨过多少银子,收过谁的贿赂,害死过谁等。

    孙德友已经傻了。

    周安手还按着他天灵盖,突然掌心用力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孙德友被震飞了出去,七窍流血,直接毙命!

    云景公主知道周安在做什么,却显得毫不关心,因为这是之前说好的,只要有证据,让孙德友交代清楚情况,那么周安就能杀孙德友!

    周安却是又上前,在孙德友的尸体上翻了翻,从他怀里摸出了一张银票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孙德友今天收的路公公给的贿赂!”周安回过身,将折叠好银票对云景公主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赏你了!”云景公主头都没抬,依旧在翻看证词。

    “谢殿下!”周安道,马上将银票收起来,嘴角勾起上翘的弧度!

    云景公主并不知道这张银票是多少钱,不然她不见得如此轻易的赏,周安却是知道,他虽然没打开看,却是看了孙德友的记忆,知道路公公足足给了他——五千两!

    五千两白银是什么概念?!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就算是在最繁华的乾京城,底层劳动人民的年收入,也绝不会超过十两银子!而东乾王朝一个普通的七品县官,一年的俸禄总收入,也就折合五十两左右而已。

    五千两白银,相当于普通人五百年的收入总和,相当于七品县官一百年的俸禄!

    一句话总结,发财了!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真的修炼了邪功?”黑影突然笼罩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回头一看,是哈其格!

    周安心里一紧!

    若是被认为修炼邪功,没人能保的了他,康隆基会拍死他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