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十五章 云景之怒
    周安这是有多猖狂?!

    刚回直殿监担任掌印的头一天夜里,就打击报复,残杀直殿监五人!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,狂的已经没边了!东乾王朝立国三百余年,就从未出过这种事!就算是再受宠的太监,想要残害他人,也是暗中行事,不会被人抓把柄!

    太监是奴才啊!

    再有权利的太监也是奴才,只要惹主子不喜了,就完了!

    周安却好死没脑子似的!

    这一天,整个内廷都在讨论这件事,一些有见识的老太监更是对周安下了断言,说这厮猖狂不了多久,云景公主年少无知,就算她一直护着,大总管眼睛里可揉不得沙子!云景公主又能护他几次?

    女帝宠云景公主,说不定真不在乎奴才的命,不管这事!

    但康隆基可不会!

    他可是杀过神都女帝男宠的人!惹得他动怒,云景公主是万万保不下的!

    还有一点,周安害死了孙德友!

    很多人都知道,孙德友是二总管古槐庸的人,古槐庸绝不会善罢甘休,所以周安迟早要完!不过让人奇怪的是,自昨天孙德友死讯传出后,御马监那边就没动静,今天周安再残杀五人,已经无底限的报复了,御马监那边还是没动静。

    古槐庸似乎不知道这事似的!这很反常!

    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山雨欲来,古槐庸是憋大招呢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古槐庸此时已经快吓疯了,根本就不敢炸毛,孙德友死后的最大问题在于,直殿监参与过谋反之事,孙德友不可能亲力亲为,肯定是要安排一些亲信做事,也就是说,直殿监还有人知道这向宫内偷运兵器之事。

    而且很可能被发现!

    所以古槐庸老实了!

    他要否认与孙德友的关系,不敢替孙德友出头,怕就怕,万一那些兵器被发现了,牵连到他!

    而关于周安打击报复,残杀与他有仇小太监之事,古槐庸其实是想要拍手叫好的,杀,都杀光,因为这些人都是孙德友的亲信,若都被杀了,偷运兵器之事就没人知道了,就算之后兵器被发现,也无法确认是孙德友安排人送入宫的,毕竟孙德友在位时间短,之前是修炼了邪功的徐谨。

    徐谨嫌疑更大!

    如此,古槐庸就能彻底撇清关系了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女帝已经知道他参与谋反之事,只是暂时没动他而已,这得一步步来!而周安也是奉旨杀人,他看过小云子与孙德友的记忆,知道谁参与了偷运兵器之事,也知道是老实无辜。

    昨夜被周安所杀的那五个小太监,也是被周安看了记忆,才打死的,并故意伪装成了报复性质的活活打死!目前周安已经看了与此事有关的七个人的记忆,已经全面了解这件事的全部内容与执行流程。

    他是在肃清直殿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中午,云景公主到访直殿监。

    正在直殿监衙门正殿“净直殿”内装模作样办公的周安得到消息,马上出门迎接,在直殿监衙门的巨大前院里,周安与气势汹汹的云景公主碰面,云景公主上来就给了周安一巴掌,“啪”的一声极为响亮,直接将周安抽的掀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后周安便跪地,对云景公主不断磕头。

    这一幕,被进出院子里的很多太监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又一脚将周安踹飞,而后带着一群宫女太监向直殿监里走。

    周安连滚带爬的起来,跟在后面,满脸堆笑的说话。

    一直到净直殿内,云景公主的长随太监,关了大殿的门,而后里面还传出了云景公主的几声怒骂,无非就是“狗奴才”“白疼你了”“该死”之类的话,周安说的几句“殿下饶命”,也被外面的小太监听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,在这个中午,关于云景公主动怒,当众扇了周安一耳光的消息,又在内廷传开了。

    显然是周安残杀五名小太监的事,惹怒了云景公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净直殿内,熏香袅袅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不疼不疼啊,都红了呢……”云景公主正在给周安揉脸,一点也没之前生气暴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殿下,演戏就演戏,您何必这么大劲儿?”周安斜眼看着云景公主,无奈道:“奴才的脸倒是其次,皮糙肉厚的抗打,就怕您把手打疼了,不值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这话说的……云景公主噗哧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!哼!好你个小安子,又油嘴滑舌,讨打!”云景公主笑了又佯装动怒,抬手抽向周安,芊芊玉手落在周安脸上,却没了力道,又是轻轻揉了揉,而后道:“不疼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奴才没事。”周安微笑,“奴才练了铁甲功,铜棍砸脸上都没事,更别说您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本宫下次用铜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,殿下您绕了奴才吧,奴才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周安与云景公主说话,周围小太监小宫女都忍不住偷笑,他们都是自幼跟云景公主的亲信,所以知道一些内幕。哈其格也跟过来了,只有她没笑,表情还有那么一点无奈。

    这俩人怎么都跟小孩儿似的?

    “诶?小安子你说本公主刚刚演的怎么样?真不真?”云景公主问。

    “真,可真了!”周安点头,“一点都看不出假来,跟您演对手戏,奴才好有压力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哒?”云景公主喜笑颜开,又捏着喉咙,清了清嗓子,而后高声怒骂:“小安子,枉本宫如此信任你,你这狗奴才,反了天了?”

    “啊!!”周安马上歪头对着外面惨叫,又尖声求饶:“殿下,奴才错了,奴才错了,别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云景公主笑出声,马上捂住嘴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在直殿监呆了一个半个时辰便走,走的时候也是黑着脸,气势汹汹的,之后,下午便又传出消息,云景公主去了乾武宫,据说,是为周安向女帝求情去了。

    转眼,又是半个月。

    周安并未因残杀了五个小太监而被责罚,依旧是直殿监掌印,而这半个月来,他也收敛了,没有再干出直接杀人的事,而且常住惜春宫,每两天才回直殿监一次。

    但他却是又“暗害”了六名直殿监太监,无非就是用栽赃陷害的手段找他们毛病,而后杖责,活活打死!

    这,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!

    虽然都知道周安还在打击报复,但没人能抓住他栽赃陷害的证据,也不敢招惹他。毕竟周安之前明目张胆的报复,都被云景公主死保下来了,现在保都不用保,没人敢去打小报告。

    周安的肃清任务就此完成!

    所有参与了偷运兵器的太监,都死在他手上,其他太监虽然也有不规矩的,但没参与谋反,不知晓此事,周安也就没管他们,毕竟还是要用人的!

    就没有绝对干净的太监,所以那些小问题,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立秋了!

    时间进了九月,直殿监的任务也繁重了起来,因为皇宫内树木多,入秋后落叶就会变多,需要频繁清扫。

    立秋的第二天。

    九月初三。

    周安难得在直殿监衙门办公,少监陆公公来报,在万花园存放清扫工具杂物的仓房里,发现了两大箱子兵器铠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