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十九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
    在云景公主遇刺的第二天,整个乾京城都封了,全面搜查刺客。

    这日,神昭女帝并未上朝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遇刺的第三天,乾京城依旧是全面严查,风声鹤唳。这日早朝时,内阁总领军机大臣吴绪宽便向女帝递了折子,意思大概是接连数月,大内发起多起刺杀事件,甚至还出现了私藏兵器之事,这已威胁圣上的安危,大内定是有奸人作祟,大内四卫皆不可信任等等。

    以此,吴绪宽禀明女帝,他已动用虎符,调遣驻守川河的十万中州军回京师,行换防护驾之事!

    能调遣天下兵马的虎符都在吴绪宽手里,一直没收回来!

    吴绪宽是在云景公主被刺杀的第二天,就派人带着调令前往川河,却在第三天早朝时,才禀明此事!

    他是这是“先斩后奏”!

    调兵的理由称得上是蹩脚了,但也算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从云景公主遭到刺杀的消息传出后,乾京城的王公大臣们便知道,这事与吴绪宽脱不了关系,但却又不想到吴绪宽这么做的目的,刺杀云景公主,成功了又怎样?并不会影响吴绪宽与女帝对垒的局势。

    直到这日早朝,吴绪宽禀明了已调兵回京师之事,众人才明白。

    吴绪宽只是需要一个理由!

    这个理由是有必要存在的!

    因为吴绪宽还未真的造反,他虽然权倾天下,但这东乾王朝,名义上依旧是神昭女帝的,现在也没到真的反的时候,不然非天下大乱不可,吴绪宽要的可不是一个破碎的王朝,所以他需要一个理由,哪怕这个理由很蹩脚,只要能让他调兵就够了!

    这有些自欺欺人了,堵不住谁的嘴,但有用!

    对此,女帝自然是不同意的!

    据说,那日早朝,在吴绪宽面前向来显得“懦弱”的神昭女帝,少见的动怒了,甚至就连极少在早朝上对政事插话的康隆基,也与吴绪宽针尖对麦芒的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廷议的最终结果是,调令撤销。

    吴绪宽对此没意见。

    当日刚下了早朝,女帝便派遣钦差火速出京前往川河,让那十万中州军别回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一连多日,女帝连续爬出四波钦差特使,都是出了乾京城,便消息全无,全都失踪了!女帝想要阻止十万中州军回乾京城,她当然有这个权利,哪怕虎符不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但,消息根本就送不到十万中州军的大营内。

    人都被半路劫杀了!

    那十万中州军已经启程,他们只接到了吴绪宽的调兵令,一直都没接到女帝让他们回去的命令!

    中州是东乾王朝的中心,也是面积最大的州,其他三五个州加在一起,才能有中州大。

    川河,在中州的最北方,是一条横跨两千里、几乎要将东乾王朝南北一分为二的天险之河,也是中州防御最重要的关卡。

    从川河调遣十万大军回乾京城,需要经过“川中走廊”,路途遥远,山路难行。

    所以十万中州军还在路上,一直到周安醒来两日后,都还没赶回乾京城,并非急行军,估计还得五六天,他们才能抵达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九月二十五,深夜。

    静悄悄的乾寿宫。

    这乾寿宫紧挨着女帝所在的乾武宫,规模虽不如乾武宫大,但也不小。这里原本是皇后的寝宫,最后一任主人便是孝敦皇后,也就是之后的神都女帝。

    神都女帝登基后,这里闲置了一段时间,之后神都女帝有了男宠,他们都住在这里,这些男宠被康隆基杀了后,这里又闲置了……一直到前些年神都女帝重病,为方便医治神都女帝,这里又成了亲信太医的临时居所。

    一直到今日。

    因为惜春宫发生了刺杀之事,房屋地面毁了不少,需要重修,再考虑到云景公主的安全,所以自刺杀之事后,云景公主便搬来乾寿宫居住,侍奉她的所有太监宫女自然也跟来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住在乾寿宫的寿安苑。

    周安则在假死之后,一直都住在长安苑。

    长安苑。

    静谧的寝宫中,周安一人独坐在软塌上,盘膝闭目,五心向天,他的身体上已经泛起红光,他此刻正全力运转《化龙经》,今夜,他要彻底炼化五毒化血掌的毒。

    其实他两天前,体伤刚痊愈的时候,就能直接开始炼化。

    但他等了两天。

    一是怕自己若直接炼化了那剧毒,会惹人疑心,当然这是次要的,主要的是周安担心自己功力会有所减退,康隆基说的不错,因为此毒已进入周安心脉,还不是一天两天,太久了,若是直接强行化解,很可能留下后遗症,使周安功力减退。

    两日前,周安虽然体伤痊愈了,但身子还虚,气血有亏,状态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他养了两天,稳固了两天,也压制了那毒两天,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,才在今夜,开始将这剧毒炼化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周安身上气息突然剧烈波动,他猛的睁开双眼,一口黑血喷了出去,而后又闭上了眼睛,再次进入入定状态,不多时,他的气息再次开始波动,气息强度逐渐攀升,达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许久,那达到极致的气息似沸腾了一般,攀升到了新的高度,而后便缓缓收敛。

    很快,周安便气息完全内敛,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些许红润。

    “福兮……祸兮……竟然突破了!嘿!”周安低声自语着睁开双眼,双眸中闪过精芒。

    他突破了!

    内功境界,突破至上品地煞境!

    早在两个多月前,周安在炼化了徐谨强行注入的功力后,境界直达中品地煞境,而且已经隐隐的接近上品地煞境了,然而进入地煞境,想要提升,可谓一步一重天,突破境界又哪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内功境界,周安这两个多月是没多大进步的,哪怕他修炼的是《化龙经》也没用!

    直到今天,他终于再上一层楼!

    由此,周安现在的外修炼体功夫《罡身术》,是中品地煞之上,堪比上品地煞境!而周安的内功修为,却是已经达到了真正的上品地煞境!他之实力,也就绝不是一般的上品地煞境可比!

    其他上品地煞境,位列江湖超一流高手,无论是内修功力,还是外修炼体,都是各有所短,各有所长,综合实力不会差太多。

    而周安却是内外兼修!

    他既有浑厚的内力,又有刀枪不入的体魄,这并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!

    现在的周安,他有自信,若是再对上那用五毒化血掌差点把自己拍死的高大刺客,自己一定能捏死他!

    就算是地煞圆满,现在的周安也是有信心斗上一斗!

    “小亭子,叫人来打扫一下。”周安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喷出的黑血,起身对外叫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天,上午。

    已经彻底痊愈的周安去见了神昭女帝,在女帝那呆了近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天牢深处。

    面积很大的牢房里,只关押着一人,此人身材高大,满身全都是伤痕,他穿着被血染红的破烂衣衫,手腕脚腕上戴着精铁所铸的铐链,靠坐在铺着干草的墙角,一动不动,面无表情的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便是刺杀云景公主当日,唯一被活捉的刺客!

    周安就是被他先用十多颗火神雷炸的重伤,而后又被他用五毒化血掌差点拍死!

    牢房外走廊里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,迅速接近。

    身穿飞燕服已有一些上位者气质的周安,与神策军都指挥使高宏一同,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,走到了牢房门外,看向牢房里墙角的血衣男人。

    周安差点死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可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。

    “他什么都不说,所有大刑都用过了……他是净土教的少尊,这种人,都是自幼被净土教培养,有绝对的忠心,不是死士,胜似死士,圣上希望能拿到吴绪宽与净土教勾结的罪证,需要他来指证吴绪宽,但是,到现在他都没说过一个字。”高宏这话说的很无奈。

    硬骨头他见多了,这么硬的,还是第一次见!

    “他不说,不说行吗?”周安尖着嗓音道,看着那血衣身影,嘴角勾起了一抹上翘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不能把他弄成傻子,你知道真相没用,必须他亲口说……只要能证明吴绪宽与净土教勾结,江湖上那些名门正派,才会将吴绪宽视为邪道妖人!”高宏低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老高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周安却道,而后抬手示意了一下,“给咱家开门,咱家要审审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牢头马上上前,将牢房的大门打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