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章 妖异的双眸
    血衣身影靠坐在墙角,对外面的动静充耳不闻,哪怕是牢门被打开了,多人进入牢房里,他也没动一下,表现的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些天他遭受了最为残酷的折磨,指甲都拔光了,骨头不知道断了几根,他都抗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只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死!

    周安、高宏等人走到了墙角前,看着这血衣身影。

    “他自被抓后,就不吃不喝,也不说话。”高宏先开口,看着被抓的刺客,“已经十一天了,之前刑讯他,多次险些将他打死,又不得不给他疗伤医治……”

    高宏这话说的很无奈。

    这刺客是罪该万死的!

    但他又不能死,怎么折磨他都可以,就是不能杀他!

    因为女帝需要他提供可以指证吴绪宽的证据!

    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

    不杀他可以,打伤他再给他疗伤也行,高宏甚至已经废了他的武功,使他想要自断经脉自杀都不行,但是,他在绝食,这真一点办法都没有,净土教少尊忠诚度高的可怕,他不说就是不说,一心求死!

    如此情况,他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周安无言。

    好一阵后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咱家吗?”周安脆声开口。

    血衣身影动都不动,他把一切都当空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五毒化血掌,咱家可是领教了,不意外吗?咱家没死!”周安又开口。

    身影终于有了反应,扭头看向周安,眼中泛起惊色!

    他自然是非常吃惊,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为何刺杀失败,就是因为此时眼前这个小太监,这小太监用身体硬抗了十多颗火神雷,换了其他人,哪怕是地煞境,也是要被炸死的,这小太监却还活着。

    之后更可怕,完全不防御的硬抗五毒化血掌!

    说起来,就算是康隆基,如果他不防御硬抗五毒化血掌,他不死,也要伤的极重!

    其实在他心里,虽然对周安又极深的印象,但他更加懊恼自己刺杀失败,对于周安,他也没多想,想一个死人是没多大意义的!

    但周安还活着!

    现在,还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他眼前!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但偏偏又是真的!

    “你这阉人……真命大……”血衣身影开口,他非常虚弱,嘴却毒的很!

    周安眼皮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他人脸色或多或少,都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当面称太监为阉人,是对太监最大的侮辱,是在戳太监的痛楚,想要得罪太监非常容易,骂他一句阉人,他就有心杀你全家!这刺客显然是想要激怒周安,他想死!

    周安却又笑了,嘴角上翘淡淡道:“阉了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因为前些天天牢出过乱子,就是在这刺客被抓后,周安还在假死昏迷时,曾有一伙人杀入天牢,意图劫走这刺客,他们没成功,而在那之后,天牢便被神策军暂时接管了。

    领命的是神策军侍卫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周安现在的地位,马上上前,将血衣身影控制架好,扒了他的裤子,一人抽刀直接砍了下去!

    血衣身影还有些挣扎,但没多大力气,直接被当众被切了!

    高宏微微皱眉,看了周安一眼,他虽然没阻止周安,但心里却不是很认同周安的做法。

    因为这会加大对方心中的死意!

    一个正常成年男人被阉了,他便会对整个世界都不抱有任何期待,就比如这刺客,他现在虽然一心求死,但他心里肯定也还期待净土教能将他从天牢里救出去。

    可阉了他,他怕是就算被救出去,也会自杀!

    心中死意更甚,他知道都是什么都不说,现在更将是如此。

    那将血衣身影切了的神策军士兵先擦了擦刀,收刀入鞘后,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,撒了一点褐色的药粉在自己手上,甩手撒在了血衣身上的下身创口处。

    止血,很有效!

    剧痛!

    饶是血衣身影意志强大,也险些疼的昏过去。

    他又被丢在了墙角,好似一条死狗。

    周安上前两部,蹲下身,身体前倾凑近了看着血衣身影,他轻声开口问:“你恨我吗?”

    血衣身影猛的抬头看向周安,眼中泛着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恨!

    他被抓之后,从未怨恨过任何人,只怨自己实力不足,怨自己没及时自杀,高宏对他展开了残酷的刑讯逼供,他也不恨高宏,立场不同而已,并非私怨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恨周安!

    周安杀他,他不仅仅不会怨周安,还会感谢!但周安让人阉了他!似乎完全是出于对他刚刚那声“阉人”的报复!这是奇耻大辱!也是私怨!

    “阉人……你不得好死!呸!”他咬着牙对周安道,还猛的扬下巴啐了周安一口。

    周安一歪头,便躲开了带血的吐沫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始终盯着血衣身影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好死?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!咱俩究竟是谁要不得好死?”周安咧嘴盯着他,“你现在很恨咱家吧?有用吗?你有童年吗?你有心仪的姑娘吗?嗯,这个可能有……哈,你就是一个可怜虫,现在咱家放了你,你也跟咱家一样,是一个阉人,你的人生里,除了忠诚二字,再无其他了吧?你是有多可悲呢?不知道你心仪的姑娘,是否还惦记着你的安危?还是说,你已经成婚了呢?你现在回去,怎么面对她?”

    周安没逼问这刺客任何事,就是在刺激他!

    这,让人难以明白周安的用意。

    如此刺激,除了让这刺客更想死外,还有什么用?

    哦对!

    他还会更恨周安!

    血衣身影真的被周安刺激到了,他死死的盯着周安,如果眼神能杀人,周安已经被千刀万剐!

    周安却依旧在碎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孩子,看你年纪,三十几岁?应该有吧,啧啧,真可怜,要是被你的孩子知道,你成了这幅样子,你说他做何感想?咱家知道你想死,你死也是早晚的事,不过,咱家要提前告诉你,你死后,会被扒光了挂在乾京城东门的旗杆上,你猜,世人会如何评价你?净土教内,又会怎么说你?”

    嘎吱嘎吱。

    血衣身影在咬牙,两腮鼓起,牙都要咬碎了。

    周安一直碎碎叨叨碎碎叨叨的,这刺客自然将周安恨到骨子里,其他人是听的心惊肉跳的。

    却是谁都没注意到,周安的双眼中,正闪烁着诡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在你死后,咱家打算将你晒成干尸,然后送往各地展览,咱家必须确保你的女人,你的孩子,你的朋友,都知道你变成了什么样,你说咱家这样做好不好?嗯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在这声“嗯”的同时,周安突然抬起双手,拍了一下巴掌。

    这一声脆响,似乎打断了血衣身影的思维,他的目光瞬间变得呆滞,却依旧盯着周安泛着诡异色彩的双眸,像是周安眼里有什么东西,在吸引着他。

    “回答咱家一个问题。”周安收敛了笑容,淡漠道:“是谁雇佣你们刺杀云景公主的?”

    “云肃王。”血衣身影竟然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幕后主使竟然不是吴绪宽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