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一章 咒瞳术
    云肃王,东乾帝国六大藩王之一。

    在东乾王朝的历史上,出过的藩王一共有那么十几个,在东乾立国之初,开国皇帝武元胤便分封了五大异姓王,这五人都是东乾立国前,随武元胤打天下的兄弟,武元胤做了皇帝,也没亏待他们。

    五大异姓王皆世袭罔替,父传子,子传孙,代代传皆是异姓王!

    而在东乾王朝三百多年历史中,因为不同原因,五大异姓王没了三个,一个是因叛乱被灭,一个是做了错事被贬为庶民,还有一个,则是因为藩王国的领土被外敌侵占,被外敌杀了全家。

    所以,目前东乾王朝的六大藩王,只有两个是异姓王,其余四个皆是武氏血脉……其实在神都女帝之前,东乾王朝的藩王只有五个,神都女帝上位之后,立自己长子武云庄为太子,后又废了太子武云庄,封其为奉中王,将其赶去奉梁州了。

    奉中王,也是东乾王朝近百年里,唯一一个获得实际封地,称得上藩王的王爷。

    而这云肃王,便是现在东乾王朝仅存的两大异姓王之一。

    其封地,或者说藩王国,是在东乾帝国西南的云越之地,三百多年了,云越之地虽然名义上是东乾帝国的领土,但实际上却是被历代云肃王所掌控,藩王国除了每年要向东乾朝廷进献一笔银子外,再无其他,藩王国内的税收,皆归其所有。

    这次刺杀云景公主的幕后主使,是云肃王?!

    是云肃王使了钱财,雇佣了净土教刺杀东乾皇族的二号人物?!

    这是谋反啊!

    周安依旧盯着血衣身影的双眼,他缓了缓神,又问:“云肃王让你们来杀公主,给了你们多少银钱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三万两……黄金!”血衣身影眼睛直勾勾的,答的有些慢。

    周安却又是脸色一变!

    嚯!好大的手笔!

    三万两黄金,那可是三十万两白银!

    在周安与这刺客对话的同时,高宏一直在一旁看着,这净土教少尊竟然开始回答问题了,让他有些发愣,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,而他所回答的话,则是让高宏大吃一惊!

    在这是前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刺杀云景公主之事的幕后主使,是吴绪宽!

    可事实与人们想的却是截然不同!

    “你说是云肃王雇佣你们刺杀公主,可留有证据?”高宏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血衣身影却不回答高宏的问题,依旧目光发直的与周安对视。

    “老高,我催眠了他的神志,他只有听了我的声音,才会回答问题。”周安提醒高宏,目光不曾离开血衣身影。

    周安前世痴迷于修行,希望能得道成仙,初期他专找那些很古老的秘籍来练,名义上不是仙家功法的,他都不练,但一直没成功,因此,周安买的秘籍越来越杂,凡是能让他有成仙希望的,他都要!

    所以,他前世死前收集的一千多部秘籍中,不仅仅有仙家功法、绝世武功、气功、法术,还有超能力,魔法,巫术等类的秘籍。

    此刻周安对刺客使用的催眠能力,便是巫术!

    那是在周安前世暑假时,他第一次出国,去了东南亚玩了一圈,在经过泰国时,他去拜访了几个泰国据说很邪门的巫师,这能催眠的巫术秘籍,便是周安在一个巫师老婆婆手里买来的,名为——咒瞳术!

    咒瞳术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巫术,催眠只是最初的效果。

    若能将这巫术练到终极,据说,是能彻底控制人神志的,让他做什么,他就做什么,可将其变成自己的傀儡,也不用一直对视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周安对咒瞳术掌握的很浅薄。

    他想要对人成功施展咒瞳术都极为困难!

    不过,就算这个术练到终极,也非常好破解,不与周安长时间对视,就不可能被周安催眠,只要眼神避开,周安就没机会了!

    这也是周安一直刺激这刺客的原因,阉了他,让他恨自己,语言刺激他,让他更恨,不断的说话,还离得他很近,如此,这刺客便与周安一直对视,他盯着周安,那眼神好似想要将周安吃了似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心神不稳,受伤体虚,功力尽失,如此,他才没发现周安在对他用巫术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一个上品地煞境的超一流强者,周安是没机会将其催眠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云肃王雇佣你们刺杀云景公主,可留有证据?”周安盯着血衣身影问道,跟之前高宏问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……在……在白小葵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小葵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是……圣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她在……在……”

    这高大刺客似乎是答不出来,越说越迟钝!

    他不是不想回答,而是想不起来!

    因为他被催眠了!

    被咒瞳术催眠的人,虽然有问必答,但因为其被催眠,其意识是不清醒的,思维一片混沌,就像是几天几夜不睡觉的人一样,记忆力减退,思维能力变的极差,很多事,都会回忆不起来,在记忆中极为模糊。

    周安一直在等他回答,但他一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周安直接就失去耐心了!

    因为他要问的问题太多,但他施展咒瞳术根本坚持不了那么久,他也不可能在这里呆几天几夜,让这刺客将所有事都说出来,那太久了!

    “老高,你都听到了。”周安突然起身问道,还歪头看高宏一眼。

    因周安目光挪开,血衣身影瞬间就清醒了,马上意识到大事不妙,瞳孔剧烈一缩,神色悚然。

    “嗯,听到了。”高宏回了周安的话。

    “幕后主使不是吴绪宽,就算还跟吴绪宽有牵连,也不是他能知道的,对吧?”周安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高宏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他就没用了!他无法指证吴绪宽,是吧?”周安再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高宏应了鼻音,他已经知道周安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天地无极,摄魂寻魄!”

    周安没再废话,迅速抬起双手,紧接着一掌拍出,带着红光的手掌直接按在了血衣身影的脑袋上!还是得看他记忆,最简单,最直接,不过,却也会给周安带来麻烦!

    因为这事办砸了!

    女帝要的是能指证吴绪宽与净土教勾结的证据!可现在的情况却是,这证据可能根本就不存在,反而还牵扯出了云肃王!却又拿不到云肃王与净土教勾结的证据。

    女帝肯定不会满意这种结果。

    其实对女帝来说,吴绪宽是不是幕后主使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希望吴绪宽是,她要让吴绪宽是,这存在特殊的意义!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事情没办好,周安又要将这刺客弄成傻子,这自然是麻烦……

    所以周安只能期待,能在这刺客记忆中,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不多时,周安拿开的手。

    血衣身影直接瘫在了地上,咧着嘴,双目呆呆的,看起来痴痴傻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高宏看向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与吴绪宽脱不了关系!”周安嘴角勾起微笑,一歪头道:“走,去见圣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