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二章 对朝廷嗤之以鼻的江湖人
    晌午刚过。

    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女帝刚刚吃过午膳,周安与高宏便一同前来。

    “奴才给圣上请安了,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圣上!”

    周安与高宏进了乾元殿行礼,却是一跪一站,大内八御在寻常私下里面见女帝时,是不用行跪拜之礼的,只有在朝会,或其他大型活动场合时,才需跪拜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女帝的声音从珠帘后传出,却听她又道:“小安子,你伤病初痊,身子骨弱,近些日子来见朕,就不用行跪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圣上!”周安叩谢,随即起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那刺客,可曾说了什么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的话,他招了!”高宏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女帝豁然起身,紧接便撩开珠帘,从后走了出来,她很少会露出如此迫切的神态。康隆基跟在女帝侧后,臂弯里搭着拂尘,倒是面无表情,情绪没什么波动。

    “他招了?可拿到与吴绪宽勾结的证据?可有书信?”女帝到了二人身前问。

    “圣上,那刺客招出的幕后主使,并非吴绪宽!”高宏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女帝脸色一变,眉头微蹙,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云肃王!”高宏道。

    女帝眉蹙更深,脸色阴了很多,却并不显得吃惊或意外!因为六大藩王皆有反意,这不是什么秘密,就连女帝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奉中王,也在觊觎着帝位!

    而云肃王是异姓王,他想要夺了武氏的江山,更不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他雇人刺杀云景公主,便是谋反之举!

    但,就刺杀云景公主这件事来说,对云肃王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“与朕细细说来,那刺客是如何招的,都说了什么?他说云肃王,可有证据?”女帝负手道。

    高宏给周安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周安上前一步,垂腰恭敬道:“圣上,是奴才审的那刺客,那刺客是硬骨头,不肯多言,所以奴才便使了不久前开创的催眠之法,迷了他的神志,让他交代了几个关键问题,他招认幕后主使乃是云肃王,是云肃王使了足足三万两黄金,才雇佣了净土教行刺杀云景殿下之事,他还曾招认,确有证据可以指证云肃王,证据在一名为白小葵的净土教圣女手中,但他并未说出白小葵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女帝忙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奴才审讯的法子,就是那催眠之术有缺陷,虽然能迷了那刺客的神志,但他也会因此思维迟缓,记忆力减退,对于记忆中的事,他回忆起来很吃力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冷眼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她没追问周安催眠之法究竟是什么,因为她知晓类似的功法,比如康隆基就会,只是不太高明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,女帝是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刺客虽然招了,却也没说出什么太有用的信息!

    虽然刺客说出了云肃王,但这不是女帝需要的,云肃王有谋反之心不用他来说,女帝早就知道,而云肃王所掌握的云越之地,是在东乾帝国的西南边陲,他也无法直接威胁到女帝。

    只要不天下大乱,或吴绪宽谋反,云肃王就不敢真的起兵造反!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问题依旧是,吴绪宽!

    女帝之前认为,刺杀云景公主之事,是吴绪宽策划指使的,她也希望如此,并要拿到证据,这证据并非是要吴绪宽定罪的,给吴绪宽定罪也不需要这种证据!

    女帝只是想让全天下知道,吴绪宽与净土教勾结!

    这会给吴绪宽带来天大的麻烦!

    因为在江湖上,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,都对净土教恨之入骨,他们将净土教视为邪教,将净土教的人视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妖人!包括那些独行的侠客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净土教断断续续的传承了千年,已经渗透到了整个东乾帝国的三教九流之中,甚至连朝廷官员里,都有净土教的教众。净土教是一个大威胁,但在东乾王朝立国三百多年中,净土教却从未真的搞出威胁东乾江山的大事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就是因为净土教一直都被武林正派打压!很多历史悠久的教派,与净土教的恩怨可追溯到千年前。

    江湖纷争,充满了血腥与杀戮!

    但也仅限于江湖!

    侠以武犯禁!

    真是如此!江湖上那些有名望的侠客,都以斩杀净土教妖人为荣,他们蔑视王法,虽名为正义,却也杀人不眨眼,杀的都是他们眼中的恶人。

    一个刚入江湖的武者想要成名,最快的成名方式,就是与净土教来一次硬碰硬!

    不用斩杀净土教少尊这个级别的人物,只需要杀掉一个净土教分舵的舵主,就足以名传天下!

    目前江湖上甚至还有一种独特的风气,那就是,人人都将杀净土教妖人,视为迅速扬名立万的捷径,包括与净土教勾结之人,都要杀!无论是谁,哪怕是朝廷大员,他们也敢杀!江湖人是对朝廷嗤之以鼻的,这与数百年来,东乾王朝极少插手江湖事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因为东乾王朝开国皇帝武元胤,便是草莽出身!

    他在争天下前,便是江湖人。

    武元胤很懂江湖,所以东乾立国后,便定下了很多不可明说的规矩。

    就比如,江湖事,江湖了!

    让他们杀去吧!

    他们相互杀戮,争端不止,相互削弱,这对一个皇帝来说,反而是一种平衡之道,只要他们不造反,不威胁东乾江山,就随他们折腾!

    所以,能证明吴绪宽与净土教勾结,意义非凡!

    只要让天下人,让江湖人知道,吴绪宽与净土教勾结,那么不知会有多少江湖侠客,会对他行刺杀之事,这对那些侠客来说,是一个天大的诱惑!如此若谁真能杀了吴绪宽,那可就不仅仅是名震天下那么简单了!

    然而现在,事情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幕后主使不是吴绪宽?!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的审讯结果?”女帝目光一扫周安、高宏道,横眉冷眼。

    “圣上,虽然那刺客没交代出满意的结果,但奴才已经看了他的记忆。”周安说道这里声音一缓,马上又道:“奴才已知,刺杀云景殿下之事,确实不是吴绪宽亲自指使的,但这事与吴绪宽脱不了关系,吴绪宽已经与云肃王串通一气,他,绝对也已经与净土教有所勾结!”

    周安说的言之凿凿。

    女帝却是不为所动,而是直接问:“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她要的是证据!她不在乎过程,要的是结果!

    “暂且还有没!”周安快速道,“但可以有!奴才已有计划,定可上圣上得到吴绪宽勾结净土教的证据!”

    “说!”女帝下巴微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