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四章 孝敬
    乾寿宫。

    周安刚回来,便被云景公主叫去陪练,最近云景公主是发了疯的在练功,准确的说,是在刺杀事件发生之后,或许是因为云景公主觉得是自己太弱小,才连累那么多人死,尤其是害得小安子半只脚进了鬼门关。

    因此她才开始拼命的练功,整天重甲不离身!

    她想要突破地煞境,想要变得更强大!

    其实云景公主以前就够努力了,刺杀之事后,可以说是有些疯魔了。

    陪着云景公主打了一下午,一直到黄昏时分,周安才回了长安苑。

    “小亭子,最近宫内可有什么传言?”

    “回周公公的话,小的不知公公指的是哪方面?”

    长安苑的庭院中,周安在前走着,身后跟着几个宫女太监,周安的亲随小亭子则是跟在周安身侧,垂着腰跟着周安。小亭子本名杨雨亭,惜春宫出身,虽然跟周安的时日还不算长,但已经算是周安的心腹。

    这小子很听话,也很机灵,周安倒是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哪方面……都说说吧!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周公公,自从您救了公主殿下昏迷后,您的事迹便在宫内传开了,小的们都视您为楷模呢。”

    “少拍马屁,说重点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他们都说,您这是要再高升一步,毕竟立了这泼天大的功劳,圣上不可能不赏,您昏迷的这些日子,内廷二十四衙门,大多都来人了,去过直殿监,他们没来这乾寿宫,也进不来,只能去直殿监,还留下了不少东西,上好的药材、还有些银钱,都给您存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顿时皱眉,扭头看了一眼小亭子。

    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些人要说是巴结,也未免太心急了一些,当时周安可是在假死,能不能活过来没人知道,他们却急着送东西,这周安要是死了,他们那些心思、花费,不全都打水漂了?

    “有多少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药材送的多,钱财倒是没多少,少的也就几十两银子,多的也才一百多两……”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几十两上百两,可不算少了!

    但周安现在是何等身份!

    能够身份想要探望他,给他送东西的,又是何等身份?在贪腐横行的内廷,几十两上百两的,对那些有实权的太监宫女来说,连喝茶钱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,周安倒是理解。

    “他们送东西,没避着人吧?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小亭子点头。

    周安明白了,他们是明着送的,这不算是收受贿赂,因为数额小,只能算是太监宫女之间的正常交际,也不怕被查!其实这事儿要是被女帝知道了,不仅仅不是坏事,反而是好事!

    显得内廷团结有爱,周安是为了保护云景公主而重伤垂死的,内廷的太监宫女们便捐款捐物,要为救治小安子出一份力。

    “清点过吗?那些药材、银钱,一共多少,都是谁送的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小的点过了,药材按照民间价格,合三千四百两银子,银锭、银票,一共九百二十两,送礼的一共有十九人,名单在小的这儿。”小亭子马上道,他显然是有准备!

    说着话,小亭子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纸,递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一边走,一边将名单打开看了看。

    十九个人,来自内廷二十四衙门的十九个衙门,没来送礼的分别是司礼监、御马监、直殿监、惜薪司、浣衣局,其他衙门皆有人来送礼,要么是监丞、少监等居多,衙门首官亲自来送的,也有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周安却在这名单上看出了一些特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小亭子将其中四个名字,用红笔描过一次。

    周安边走边看。

    一群人很快到了长安苑的寝宫外。

    周安进去了,小亭子也跟进去了,其他目前常跟周安的宫女、太监,则全都留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周安正向寝宫里走,却听后面吱呀一声。

    他回身一看,却是小亭子将寝宫大殿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公公。”小亭子见周安看向自己,关了门便快步到了周安身边,压低声音道:“小的在清点药材时,在几个装药材的盒子下面,发现了几张银票,内官监少监的药材盒子里,放了一千两,神宫监掌印的,里面也是一千两,御用监少监的里面是两千两,还有尚宝监少监,药材盒子里藏了一千五百两。”

    周安脸微变,马上又看向手中的名单。

    那四个被红笔描过的名字,就是小亭子刚刚说的藏钱的那几人。

    小亭子办事,真的是比周安想象的稳妥。

    是个人才!

    他知道很多事不能当众说,哪怕那几个小太监、小宫女不敢乱嚼舌头,他也是到了这个时候,只有两人时,才与周安说了这事。

    其实在三日前,周安醒来之后,小亭子就跟他提过,他昏迷的时候有人带礼去直殿监的事,但当时周安心思都在解毒与刺客上,也没多想没多问,小亭子也就没多说。

    今日周安问起内廷的大事小情,他才详细跟周安汇报。

    在送的药材盒子里夹带银票给周安,这称得上是“孝敬”了,他们暂时求不到周安,却依旧给周安送钱,自然是有巴结内廷新贵的意思!以后见面也好说话。

    这,算得上是内廷的潜规则!

    当初孙德友刚成直殿监掌印时,那每天迎来送往的可多了,都知道孙德友是二总管古槐庸的人,要飞黄腾达了,所以都巴结,孙德友当时可是在私下里收了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周安的情况,要比孙德友来的更猛更直接,舍命护了云景公主,而且之前因发现私藏兵器之事,已经入了女帝的眼。

    内廷的风气就是如此,那个太监宫女“起来了”,就能收到孝敬!

    不过,周安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自己当时可是要死,他们就送钱,还上千两的送,不怕自己死在乾寿宫?

    还是说,在重重护卫下乾寿宫密不透风,消息没传出去,他们并不知道周安假死了八天,只知道周安重伤之后一直没死,以为周安开始好转了?

    “都退了!”周安将名单拍在小亭子心口,小亭子赶忙接住,周安回身向里一边走一边道,“都给咱家原封不动的退回去,那些银票,就当没发现过。”

    小亭子欲言又止了一下,马上垂头道:“小的遵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关于朝廷要公开处斩净土教刺客,直殿监掌印太监周安被任命为负责刺杀案钦差特使的事,便传开了!周安监斩,神策军协助,时间定在七日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消息传遍了整个乾京城,风言风语也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凡是知晓一点内幕的人,了解江湖的人,都知道公开处决净土教刺客的风险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第一次被推到台前,乾京城内甚至出现了关于他舍命救主的故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内廷御马监衙门,后宅的一个光线昏暗的书房内。

    “全都退了?”二总管古槐庸猛的抬头,看向自己的亲信老太监“钱来柱”。

    “是的,总管!”钱来柱垂着腰恭敬道,“这几日,周安的亲随太监小亭子带着人,一个衙门一个衙门跑的,送了多少,全都原封不动的退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古槐庸脸色不太好,放下手里的书,缓缓起身,一巴掌按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哼!不贪?”古槐庸冷笑,“有不爱银子的太监吗?”

    “小的觉得,那周安是骤然得势,心思都在如何讨好圣上与云景殿下上,他不是不贪,而是还不敢!”钱来柱低声道。

    古槐庸嘴角一翘,钱来柱的话对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扭身踱步,来到窗户前,将窗户推开了一道缝,向外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没有不爱银子的太监!不!是没有不爱银子的人!”古槐庸下了断言,看着外面微微眯眼,他想起了自己的曾经,那是三十多年前了,他刚刚得到康隆基赏识……马上就有不少人给他送“孝敬”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收,不敢收!

    但现在呢?

    “周安还在乾寿宫?”古槐庸微微回头问。

    “是住在乾寿宫,不过他今日去了直殿监办差。”钱来柱道。

    古槐庸无言,又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许久。

    “走,跟咱家去直殿监!”古槐庸突然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