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五章 两个戏精!
    直殿监衙门,书房里。

    周安手持印章,正在盖章……他已经盖了快两个时辰了,盖了几十份文书,当然是每一份都要看过之后,再盖上直殿监掌印的印章。

    他是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来过直殿监,虽然他将直殿监的大小事务,都安排给了少监陆竹民负责,但少监终究是少监,陆竹民只能代替周安安排下面的事,却无法代替周安审批文书。

    不过,内廷二十四衙门的文书,都是一个月一统计送往司礼监的,所以积压一阵子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需要周安要盖章的文书,一些是关于直殿监内部调遣的文书,或是假条,还有就是一些关乎钱财的审批,比如说直殿监每个月都会更换新的打扫工具,还有伙食费的审批,以及一些特殊支出。

    比如宫内哪个贵人要过寿了,直殿监就需要将其所在的宫苑大扫除一次,作些妆点。

    目前皇宫大内的“贵人”数量不算多,但也有那么二十多个,除了神昭女帝与云景公主,其他大多是世宗皇帝的妃子,也就是神昭女帝的小妈。

    当年世宗皇帝驾崩,神都女帝上位,她也没把自己这些“姐妹”怎么样,东乾也没殉葬的传统,所以世宗皇帝的妃子们,依旧在宫内居住,很少离开自己的宫苑,过着不算清苦,但也不算奢靡的生活。

    哒哒哒。

    脚步声很急促,从外而来。

    周安又看了一份关于“病假”的条子,看完盖章。

    小亭子脚步匆匆进了书房,到了桌前垂着腰道:“公公,御马监掌印古公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周安手上动作一顿,猛的抬头。

    二总管古槐庸,他来?!

    周安眉头一皱,他来干什么?

    “人到哪儿了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过来时,人在前院,正向这边来呢。”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走!出去迎迎!”周安想了一下,便起身向外走。

    古槐庸已经进了必死名单,他被诛杀只是时间问题,但目前女帝还不能动他,尤其是吴绪宽向乾京城调兵后,更是不能动,因为大内在这种关键时期,不能再出乱子,不然,吴绪宽很可能要“名正言顺”的调遣大军进城“护驾”了。

    所以嘛,现在古槐庸依旧是二总管,依旧是内廷权柄仅次于康隆基的太监,至少明面上是如此。

    就连康隆基,都与他演戏,表示了信任。

    周安自是不能怠慢了。

    周安才出了书房没走多远,便见古槐庸带着几个太监穿过了拱门,进了这院子中,他身后那几个小太监手中,全都拿着礼盒,来送礼的?

    “哎呦呦,总管大人您来了,有失远迎……”

    是时候该施展真正的演技了!

    周安看到古槐庸,加快了脚步,甚至还小跑了几步,迎向古槐庸,这是他“该有”的正常反应,他此刻要表现出,不知道古槐庸参与谋反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周公公您慢点,身子骨还没好呢吧?您这要是摔了,云景殿下问起来,咱家可担待不起……”古槐庸尖着嗓子大笑,见周安过来要躬身行礼,他连忙双手扶住了。

    “总管大人您怎么来了,您看看,以后有什么吩咐,派人来知会一声便是了,何必亲自跑一趟,真是折煞咱家了!”周安很会说话,一口一个总管,连二都省了。

    “瞧您这话说的,您现在可是圣上跟前的红人,深得太公爷器重,可别说什么吩咐不吩咐……咱家今天来啊,就是来看看您!”古槐庸说话也是好听,一口一个您的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放下了身段,似乎是来跟周安交好的。

    两个戏精!

    周安将古槐庸迎入书房,叫小亭子安排了茶水。

    两人刚坐下,古槐庸便示意跟他来的几个太监,将一个个礼盒放桌上。

    “总管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周安迟疑问。

    “周公公,您这不是伤了嘛,为云景殿下伤的,现在咱内廷谁人不知,是您周公公拼死护了云景殿下的性命,您立了泼天大的功劳,咱内廷脸上也都有光,也没旁的,就是一些药材,给您补身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在古槐庸说话的同时,一个老太监从众礼盒中,拿了一个包装甚是精美的长方形小木盒,两步到了古槐庸身后,递给了古槐庸。

    古槐庸将这礼盒打开了,又给周安看,道:“您瞧,这株山参怎么样?”

    周安看了一眼,马上点头:“好参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千五百年份的野山参,话说起来得有十几年了,当时咱家给神都皇帝办事,这参还是神都皇帝赏的。”古槐庸咧嘴笑着道,将盒子合上,推给了周安,“您收着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呦,可不敢!”周安连忙起身,将盒子推了回去,“总管,您可别,咱家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诶!哪有什么受不起?”古槐庸连忙又将盒子推回去,“这是给您补身子的,收着收着。”

    两人推来推去的,周安最后勉为其难的收下了。

    古槐庸这次来,似乎真没别的事,就是带礼来看望周安,又对周安好一阵夸,周安才十六,古槐庸则六十多岁了,但两人完全是平等对话,这当然是因为古槐庸自降身段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心思,但周安知道,这事儿今天传出去后,会震动整个内廷的!

    古槐庸都如此看好这个内廷新贵,其他人又当如何?

    两人聊天的最后,古槐庸还提起了孙德友,骂了孙德友几句,也撇清关系的意思。

    约莫小半个时辰,古槐庸便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周安一直将他送出直殿监大门口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带着小亭子,匆匆回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都打开,找找有没有银票!”周安对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小亭子马上去开那些礼盒,周安也没闲着,跟着一起找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“公公,这儿呢……”小亭子在一个装珍珠的盒子地下,拿出了叠好的银票。

    珍珠不是药材,但也可以当药材来用,珍珠磨粉是能吃的。

    小亭子将叠好的银票交给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打开一看,马上又将银票叠了。

    五千两!!

    这古槐庸真他娘的有意思!亲自来送礼不说,还送钱!啥意思?想用金钱来腐蚀我这光明正义的心灵?!他就不怕自己举报他?或许他还真不怕!他送的那些礼,算成银子,也折合数千两了。

    古槐庸可是三品宦官,每年明面上拿的俸禄就不少,再加上以前皇帝赏的,他拿出这些东西,肯定牵扯不上贪腐。

    而他更没道理贿赂周安。

    不是贪来的银子,也不是贿赂周安,就是给周安的银钱多了一些,说出去又能怎样?

    毕竟他用的名义是探望伤病初愈的周安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真有意思。”周安低声发笑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夜,乾京城北城,武文侯府。

    武文侯便是吴绪宽的爵位,他曾是大元帅,后入内阁,武文二字,说的是他能文能武,这是神都女帝给封的,十多年前神都女帝登基时,他可是立过大功。

    所以,吴绪宽不仅仅是内阁之首,还是目前东乾王朝唯一的万户侯!

    侯府内,明亮的厅堂中。

    年过六旬却依旧头发乌黑的吴绪宽正在吃晚饭,就他一个人,吃的也清淡。

    吱呀。

    开门声很轻。

    一留着白胡子的青帽老者进门,放轻了脚步快步到了吴绪宽身边,躬身垂着头低声道:“老爷,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吴绪宽淡淡的问,夹了一粒花生米丢嘴里,并未停下吃饭。

    “那周安的家人,死的死,失踪的失踪,他老爹是个滥赌鬼,周安九岁那年,便被他输在了赌桌上,周安又被几经转手,最终卖给了快刀刘,这才净身入宫,这些年,周安并未与家里有过任何联系,他那滥赌鬼老爹,也在前年冬天喝醉了,冻死在街头……目前能查到的,周安还有一个妹妹,名为周莹,周安入宫那年,他妹刚七岁,今年已经十四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儿?”吴绪宽嚼着东西问,始终不曾扭头。

    “在醉花楼,现在是醉花楼最有名的清倌人,周莹是在十岁那年,被滥赌鬼老爹卖去醉花楼的。”

    “带回来。”吴绪宽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青帽老者领命,躬身退出了房间,轻轻的关好了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