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六章 醉花楼的小凤仙
    醉花楼,乾京城最为有名的四大青楼之一,近十年来,乾京城一年一选的乾京花魁桂冠,有三次皆戴在醉花楼的清倌人的头上,醉花楼不仅仅在乾京城有名,出了乾京城,在整个中州,皆又名望,名声甚至都传到了前朝古都所在的江州去了。

    乾京城,西城大街。

    入夜多时,西城大街灯火璀璨,这里是乾京城最为繁华的闹市,每到夜晚,这里酒楼茶肆的生意便极为火爆,街头上人头攒动,纸扇轻摇的文人墨客,锦衣华服的富家子弟,在这里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西城大街正当中,西侧是一栋足足高七层的塔楼,其高度仅次于皇宫大内供奉皇族先祖的宗祠塔,在整个乾京城,也是少见。

    由十年前乾京城第一才子“陈如沐”亲笔题写的“醉花楼”牌匾,在通红灯笼的映衬下,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“呦!李大人您来了!快请快请,彩云,李大人来了!快接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公子,您可有日子没来了,怪想念的!”

    “世子,呦呦呦,您快请……”

    醉花楼门口,极具风韵的老鸨子正在迎客,醉花楼是一座消金窟,能来这里吃花酒的皆是非富即贵,上到王公大臣,下到士子商贾,在这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东乾,押妓之事并非龌龊,反而属风流韵事,尤其是来醉花楼这种地方,这里被文人墨客视为高雅之地,多数来这里消费的客人,也并非是要与这里的女人发生些什么,就是听听小曲,喝喝小酒,吟诗作对!

    这里并非那种下等做皮肉生意的地方,这里的女子多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,虽然皮肉之事也是难免,但极少有被客人强迫,就算是哪个王府的世子来了,也干不出如此有失脸面的事。

    太丢人!

    在这里,若是能被那个清倌人看中,做了入幕之宾,那就就是一段佳话了!

    这里是男人的战场,男人在这里想要获得佳人青睐,要么靠魅力靠才气,要么就靠财力,却是极少有靠武力靠权利的,为某个清倌人争风吃醋而一掷千金之事,在这里时常发生。

    夜在沉寂,街上渐渐清冷。

    醉花楼却是越发的喧嚣热闹,又有豪客一掷千金,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不断。

    哗啦哗啦……

    铠甲抖动的声音在街头响起,一武将骑着高头大马,带着一大队人马出现在西城大街的街头上,快速靠近醉花楼。街上一阵鸡飞狗跳,来往行人皆是避让,躲远了才又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队伍行至醉花楼前,武将下了马,一扬马鞭道:“给老子围了!”

    数百兵将迅速将醉花楼围了一个水泄不通,醉花楼内大乱,接连响起怒骂、辩驳之声。

    大堂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?竟敢来醉花楼生事,知不知道醉花楼是谁的生意……”一贵气逼人的年轻公子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那武将一鞭子抽出去,将那年轻公子打翻了出去,年轻公子抱着血流如注的脸惨叫。

    大堂里更乱,姑娘们的尖叫声一个比一个高。

    “瞎了你的狗眼!呸!”那武将还呸了一口,又抽出腰刀,抬头大声道:“吾乃西城禁军指挥使李虎彪,奉吴阁老之命,前来捉拿刺杀公主的净土教嫌犯,闲杂人等速速离去!若再敢生事,以谋反论处!”

    “净土教?”

    “刺杀公主的嫌犯?”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大堂内顿时变得鸡飞狗跳,那些个贵公子、自以为潇洒的文人墨客,再也顾不得仪态,全都撒丫子的往外跑!李虎彪也没叫人拦他们。

    其实在李虎彪刚进门的时候,很多人就已经意识到了大事不妙,够身份的世家子都认识李虎彪,也都知道他是吴绪宽的嫡系亲信,他带兵而来,自然是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所以那些够身份的世家子皆老老实实的,让走就走。

    “呦,李将军,您这是……”老鸨子刚从二楼下来,一脸的花容失色,“李将军您手下留情啊,我们这儿可没什么嫌犯刺客,都是良家人,您……”

    李虎彪横了她一眼,她吓得闭嘴了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二楼一间房的一扇门开了,这是建筑是塔楼,二楼是半开放的回字走廊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一年约二十多岁的贵公子,身穿紫袍,身边跟着一个小厮,他开了门,便走到了走廊边,向一楼大堂里一看,脸色微变,而后问:“李将军,何事?”

    他认识李虎彪!

    李虎彪抬头一看,也认识他!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!”李虎彪抬手抱拳,还算客气,“奉吴阁老之命,来此捉拿刺杀公主的嫌犯,您且移步!”

    紫袍公子脸色大变,也没再说什么,带着人匆匆下楼,快速离去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惹不起现在的李虎彪,因为李虎彪是奉吴绪宽的命令来的,而这紫袍公子他爹,不过是一个无实权的闲散王爷,在吴绪宽面前连个屁都不是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,客人便全都跑光了。

    李虎彪叫人封了门,而后便问那已经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老鸨子:“小凤仙可在?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”老鸨子虽然不知道李虎彪为什么问这个,但还是老实答道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。”李虎彪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老鸨子马上爬起来,在前面引路,带着李虎彪与一众兵马上楼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……您找小凤仙是要……大人您可别吓奴家,奴家跟您保证,小凤仙家世清白,绝不会与净土教有牵扯……”老鸨子一边走一边说。

    她现在很慌!

    小凤仙可是现今醉花楼的头牌清倌人,老鸨子几年前将小凤仙从穷苦人家买下来,因为小凤仙生的漂亮,那时候刚十岁,便看得出媚气,老鸨子知道这丫头前途不可限量,因此可是被小凤仙的狠心老爹,狠狠的讹了一大笔银子。

    小凤仙也没让她失望,调教的足足三年,教其抚琴弄曲吟诗作对,今年年初刚刚推出来,便一举拿下了今年乾京花魁的桂冠!就因为小凤仙的存在,醉花楼的生意也比往年好了两成。

    老鸨子慌,不仅仅是因为李虎彪要见小凤仙,她是不觉得小凤仙会牵扯净土教,怕就怕牵扯其他,万一有点事,对醉花楼来说,可是一个很大的打击!

    老鸨子带着李虎彪等人,来到了二楼一扇门前。

    刚刚那紫袍公子便是从这门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老鸨子将门推开了,一侧身,让李虎彪进。

    屋内,桌上还摆着用过的茶具,一旁不远是一张长案,上面放着古琴。

    身穿嫩绿百褶纱裙的秀美女子坐在长案后,门突然开了,门外都是兵将,她是吓了一跳,赶忙起身,有些不知所措,冲着老鸨子叫了一声:“陈妈妈,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虎彪看到此女容颜,略微失神,他虽然也押妓,但很少来醉花楼,去的是另一个与醉花楼齐名的青楼,所以这是他第一次见小凤仙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,这便是小凤仙。”老鸨子道,又招呼小凤仙,“仙儿来,来见过李将军!”

    “奴家见过李将军。”小凤仙对李虎彪见礼。

    “叨扰仙儿姑娘了!”李虎彪竟然还很客气的一抱拳,却又扭头对老鸨子道:“她的卖身契在何处,速速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!”老鸨子马上点头,担心的看了小凤仙一眼,才出门去取卖身契了。

    老鸨子走后,李虎彪进门了,在桌前大马金刀的坐下,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,并未再与小凤仙多言。

    不多时,老鸨子回来了,将小凤仙的卖身契给了李虎彪。

    李虎彪仔细看了看卖身契上的内容,确认了签字画押的卖主名为周三禄,而被卖之人,则是周氏女周莹!

    就是她!

    李虎彪将卖身契揣自己怀里了,起身看向凤仙儿,抱拳道:“仙儿姑娘,武文侯府有请,请随我走一趟!”

    “陈妈妈……”凤仙儿又看向老鸨子,眼神很无助。

    这要是寻常有人砸了重金请她去府上奏曲,她也就去了,毕竟能让她过去的,不是乾京城的巨富,就是公侯大臣,她去了,人家也会以礼相待,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……一个武将带着一群兵士前来,这是请人还是绑人?

    “李将军稍候!”老鸨子快速说了一句,过去拉住凤仙儿,进了房间一侧的珠帘后,一阵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足足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重新梳洗打扮过的凤仙儿在一群兵将的簇拥下下了楼,楼下已经为她备好了轿子。

    凤仙儿一步三回头,上轿子前,她又回头看老鸨子。

    满眼都是彷徨无助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今日这一走,怕是不会再回来了,因为卖身契都被拿走了,她并非不舍醉花楼,而是她不知道,将来等待她的,究竟是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