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七章 观气术
    九月二十九,距离净土教刺客问斩日,还有三天。

    已是深秋,天气越来越凉了。

    周安一大早在乾寿宫长安苑醒来,便去了乾武宫,给神昭女帝请安,顺便说了昨日古槐庸给他送礼,藏了银子的事,这事周安本来昨天就能进乾武宫来说的,但古槐庸刚去“看望”他,他马上便来乾武宫,这是惹人起疑的。

    宫内到处都是古槐庸的眼线,周安不想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趁着尽早给神昭女帝请安这个时机,提起这事。

    女帝听了,也没说什么,古槐庸的心思谁都明白,他给周安送钱,这反而让女帝有所放心,因为这说明,古槐庸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的事,还在想着在宫内合纵连横。

    “圣上,古槐庸送的那些财礼,奴才回去就让人秘密送去内府。”周安在珠帘后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免了,你留着吧。”女帝却道。

    “谢圣上赏。”周安谢恩。

    “刺杀案,怎么样了?”女帝问起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的话,高将军已差人紧盯着李虎彪,还未发现净土教与李虎彪私下里联系。”周安恭敬道。

    周安话音刚落,乾元殿的门开了,一个小太监在门口躬身道:“禀圣上,天策军都指挥使苏成国求见!”

    “宣!”女帝马上道,并从龙椅上起身,向外走。

    周安垂着头让到了一旁,并未离去。

    很快,一留着络腮胡的黑脸武将进了乾元殿,此人便是天策军都指挥使苏成国,地煞境强者,女帝心腹之一!在乾京城内,有两支极为特殊的禁军,一为女帝亲卫神策军,镇守皇宫大内,二便是驻守在乾京城北城的天策军!

    天策军有两万人,其编制与乾京城的四城禁军相同,但也归女帝直接调遣。

    如果说,神策军是女帝安全的最大保障,那么天策军,便是女帝翻盘的希望,人数虽只有两万,但这是精良之师,军中武道高手众多,这两万人,足以比拟其他禁军三四万人。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圣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苏成国单膝跪地,对女帝见礼。

    “苏将军快快请起!”女帝从珠帘后走出来,急问:“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消息已经传到。”苏成国起身恭敬道,“目前川河军十万兵马,停在距离京师六十里外的高阳县,末将已经当众宣读圣旨,让他们回去……但,川河军都统程怀远以粮草不足为由,拒绝马上返回川河。”

    “哼!他好大的胆子,竟敢违抗圣旨!”女帝面有怒意。

    “圣上,末将曾去检查过川河军所带粮草,确实不多,仅够他们行军两日所需。”苏成国道。

    女帝脸色发冷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周安站在一旁,倒是听了一个明白!

    是吴绪宽调遣来的兵马!

    东乾帝国的中州军,是整个东乾的核心力量,兵马数量在每个时期,皆有差异,而到如今,中州军足有四十万之数,分别镇守中州东南西北四地,而此次吴绪宽调遣来的十万中州军,是驻守在北方川河的兵马。

    所以也叫川河军。

    川河军自得到吴绪宽调令,便离开川河,赶来乾京城,足足走了近半个月的时间,才在进入抵达乾京城附近!在此期间,女帝连续派遣钦差特使出城,想要拦下川河军,让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但一直没成,派出去的人都失踪了。

    女帝派遣的最后一个钦差特使,便是天策军都指挥使苏成国,他虽然将川河军拦下了,但川河军也到了,距离乾京城不过六十里,十万大军虽然行军速度不快,但六十里路程,对他们来说也不需要一日,就能赶到乾京城下。

    而若是丢下所有粮草急行军,行军六十里,也就是几个时辰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说,现在川河军是在六十里外的高阳县,还是就在乾京城外,对女帝来说,已并无区别!

    危险了!

    “让户部给他们调拨粮草!尽快让他们返回川河!”女帝下令。

    周安能感觉到她的无力,让户部调拨粮草给川河军?可以是可以,但几天才能筹备好十万大军的粮草,可是户部说了算,而户部,现在是由吴绪宽控制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川河军之事,与周安的关系倒是不大,他也帮不上忙,他不觉得吴绪宽敢直接谋反,就算调遣大军来了也不敢,所以女帝还有时间,周安也有时间,只是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乾京城表面上风平浪静,实际上却是暗潮涌动。

    川河军不走,十万大军就在城外六十里,这么多兵马再加上吴绪宽在乾京城内控制的禁军,相加在一起,足以让吴绪宽直接发动武装政变,只是他不会这样做而已,还是那个原因,直接造反,天下大乱!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刺客问斩之日,也快到了!

    比起城外的十万大军,问斩一个刺客就算有波折,似乎也只是小事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影响大了!

    问斩日必然会有大事发生,很多人都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转眼,十月初二,深夜。

    乾寿宫,长安苑寝宫。

    烛光昏暗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周安盘坐于软塌之上,双手合十成印,体泛青气,一动不动,已是许久。

    他在练功!

    或者说,是练一种小法术。

    此法术乃是《小法术大全现代修订版》中,修炼难度排在第二的小法术,名为“观气术”!

    观气术极难修炼,哪怕周安对《小法术》中所记载的所有小法术,都有非同一般的修炼天赋,也是耗费了很多时日,还没练成,他想要练成观气术不是一天两天了,刚穿越过来没几天时,他便尝试修炼过,但一直没成。

    观气术并非杀伐之术,对周安实力成长没有任何辅助,但效果极为神奇!

    就一种效果——观气!

    人都有气,杀气、煞气、怨气、晦气、喜气,皆是气!说人印堂发黑要走霉运,并非是真的黑,真黑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,也不用算命的看,真正的印堂发黑,便是指人有晦气,这晦气便聚集在人的额前,色为黑,所以是印堂发黑。

    周安在修炼的观气术,便是这种效果!

    若是修成,他将能看到人的“气”!

    最近这些天,周安几乎是放弃了其他功法的修炼,专心修炼观气术,这对很重要,因为刺客即将问斩,到时候必然有净土教之人劫法场,不知道会来多少人。

    周安是想凭借观气术,提前判断一下局势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到时候净土教的那些人,必然是带着杀气而来的,周安由此就可分辨一二,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为了确保问斩的顺利进行,也是为了自己身家性命着想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身泛青光的周安突然动了,双手结成的印迅速变化了三次,而后右手抬起,两指并拢,在自己双眼前横着抹了一下,周安猛的睁开双眼,双眼中青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观气术还有一个别名,天眼术!

    能否看到气,全靠这一双眼!

    周安瞪着眼睛,眼珠转动,好似在重新观察这个世界,虽光线昏暗,但他还是看出,这世界似乎是多了一些色彩。

    “小亭子。”周安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的在。”门外马上传来小亭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小亭子推门而入,躬身垂头的走到软塌前,轻声道:“公公,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亭子抬头,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能看到他的“气”,那是一些灰色的气,很稀薄,很平和,却又有一种衰败之感。

    “可是身体有恙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小亭子不知周安为何突然问这,愣了一下才道:“小的没事,最近就是精神头不太好,有些瞌睡。”

    周安明白了,他就是缺少休息,因为老给周安值夜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小亭子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不辛苦,周公公,小的做错了什么您直说,奴才一定改。”小亭子被吓到了,直接跪在地上,周安突然夸他,让他不安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胆子小的,以后怎么能成事。”周安笑了,“起来吧,咱家就是看你为咱家守夜守的辛苦,没旁的意思,你且去休息吧,换个人来给咱家守夜,另外,咱家用的安身香,你也拿回去些用用,对睡眠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!小的,小的谢公公!”小亭子似乎被感动到了,给周安磕了一个头,才起身退出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十月初三,刺客问斩日到了!

    一大清早,周安便与高宏碰头,一同前往天牢提人,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,那刺客曹荆被拉出来,是要先游街,在乾京城走一圈,到了晌午,才会送到法场,午时三刻阳气最重时问斩!

    在去天牢的路上,周安与高宏在前,后面跟着一群神策军侍卫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怎的,高宏今天自从见了周安,便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高,你紧张啊?”周安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是这玩笑,高宏怎么可能紧张?他经过的大风大浪多了!

    高宏看向周安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安又问,他觉得高宏有事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”高宏深吸一口气,停下了脚步,又向身后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神策军侍卫们全都躲远了,仅留下两人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周安看向高宏问,已是皱眉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怎么。”高宏看着周安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顿了顿才道:“这些天,我差人盯着李虎彪,并未发现净土教与他联络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是担心,净土教今日不劫法场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高宏却摇头,又缓了缓,才道:“三日前的夜里,李虎彪带人封了西城的醉花楼,那是乾京城最好的青楼之一,他从醉花楼带走了那里头牌的清倌人小凤仙,送去了吴绪宽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周安愣了愣,才问:“这咋了?”

    他没懂高宏跟他说这个的意义,吴绪宽找姑娘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“在那之后,我让人查了小凤仙的背景……”高宏看着周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