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八章 她可是你亲妹妹啊!
    “据调查,小凤仙今年十四岁。”高宏看着周安连道,“她是在四年前,十岁时被其父卖与醉花楼的,醉花楼调教了她三年,今年才推出来卖艺,在今年七月初时,她一举被选为了乾京花魁,是目前整个乾京城最红的清倌人!许多世家子为博她一笑,肯一掷千金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高,你还跟咱家绕弯子?说重点行吗?咱没多少时间,可别误了时辰。”周安道,他感觉高宏现在说的都是废话。

    “重点是,小凤仙生的极为漂亮,现在正当龄,已经出落成倾国之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!”

    “你生的也漂亮,跟投错胎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高你是不是吃错药了?”周安有些抓狂,高宏这是什么对比?有比较的意义吗?

    高宏却是沉默了一下,盯着周安看。

    周安渐渐蹙眉,高宏这一脸严肃的,绝不是在说闲话,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跟我有关?”周安猜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!”高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关系?”周安一摊手,他是没想到跟自己能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小凤仙……”高宏顿了下,才继续说下去,“她父亲名为周三禄,她是周三禄五个儿女中最小的,是老幺,她现在艺名是小凤仙,原本叫周莹!”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周安愣神看着高宏,好一阵之后,眼珠才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三禄?!

    周莹?!!

    一些“曾经”的记忆,在周安脑海中迅速浮现,从模糊到清晰,这并非穿越者周安的记忆,而是他现在所有的这个身体,原主人的记忆,他爹就叫周三禄,在他九岁那年将他输在了赌场,他还有一个妹妹,就叫周莹,当初才七岁!

    现在,七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名字对得上!

    年龄也对得上!

    “我妹?”周安瞪着眼睛问,他自穿越后,就很少自称“我”,因为他是太监。

    “对,你妹!”高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变幻,高宏看不出周安在想什么,并没有如他想的那样急躁,也没表现的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其实,周安是在纠结!

    这便宜妹妹咋就突然冒出来了?

    周安之前就从未想过这茬,小安子自入宫之后,就没跟家里有过任何联系,因为当初他是被他老爹输掉的,在赌场折算了银子,跟人签了卖身契,之后他又被几经转手,最后入宫……如此情况,他无论是从情理上,还是法理上,都已经不算是周三禄的儿子,与原来那个家,是没一点关系了。

    周安穿越过来,附了小安子的身,他继承了小安子的记忆,也知道小安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知道,小安子是对家里还有念想的,他怨恨自己的老爹,但与兄弟姐妹关系一直都极好,穷苦家的孩子都是一起受苦长大的,不像是大世家大门阀家的孩子,他们没有争宠,没有尔虞我诈,有的只是,手挽着手,艰难的活着!

    而由于小安子的几个哥哥姐姐,基本都出事了,他被输掉前,家里仅剩下那一个妹妹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家里的念想,大部分也都落在那个从一出生,就被几个哥哥姐姐疼爱照顾的周莹身上。

    有念想,却不与家里联系,是因为小安子害怕!

    因为他入宫成了太监,他不敢与家里联系,他惧怕自己那喝酒赌钱对他经常打骂的老爹,他曾想象过与家里联系的后果,家里儿子成了太监这种事,若是让周三禄知道,丢脸不说,以周三禄的脾气,怕是要扒了他的皮!

    小安子对老爹的惧怕,是融到骨子里的,因为有太多痛苦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你爹已经过世了,两年前的雪夜,醉酒冻死在街头。”高宏突然开口,“现在能查到的,你唯一的亲人,就是你妹周莹,她虽然被卖与青楼,但并未吃苦受罪,若无前几天那档子事,她将来很可能入靖王府,给靖王府世子做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靖王府?”周安抬头看向高宏,他直接忽略了便宜老爹已死的事,那人死活他是一点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嗯,靖王府世子常去醉花楼,与你妹走的很近,他们将来若是成了,也是一段佳话,但……你妹现在在武文侯府,李虎彪是调动西城禁军去的醉花楼,带走的她,这应该是吴绪宽亲自下的命令,吴绪宽显然已经注意到你,调查过你,所以才如此,他是冲着你来的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沉吟,脸色已经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高宏还是看不出周安在想什么,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周安突然摆了下手,“先去天牢,别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行,走。”高宏道,对后面一摆手。

    两人在前面走,后面躲远的神策军将士,马上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虽平静,却是一言不发,显得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高宏显然是无法想象周安内心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武文侯府,有传出消息吗?”周安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查不到。”高宏瞥了周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又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吴绪宽,好色吗?”周安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色。”高宏道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吴绪宽不好色,所以高宏在知道李虎彪带走小凤仙,送去吴绪宽府上后,他才派人去查小凤仙的背景!假若吴绪宽好色,那这事儿就再正常不过了,高宏也不会起疑,也就不会查小凤仙的背景!

    吴绪宽不仅仅是不好色,他还对亡妻极为痴心。

    他的原配夫人死了已经十多年了,吴绪宽也不缺儿女,所以一直都没续弦。吴绪宽是一个在伦理道德上没有瑕疵的人,若吴绪宽没有谋反之心,他甚至可以名垂千古,成为被世世代代称颂的忠义能臣!

    只可惜,吴绪宽不爱美人爱江山,他痴迷于对权利的追求,想要做皇帝!

    “那天夜里,小凤仙是被轿子抬去武文侯府上的,看起来并非遭受胁迫,而是被以礼相待。”高宏又道,似乎是想让周安宽心。

    “咱家懂!”周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绪宽什么意思,已经再清楚不过了!

    周安在内廷的强势崛起,迅速成为女帝与康隆基的心腹,这引起了吴绪宽的注意,尤其是在“刺杀案”交由周安办理后,不仅仅是吴绪宽,满朝文武很多都知道了周安这个人,知道女帝已经对内廷起疑,除了清洗嫌疑外,还在培植新的心腹太监。

    周安,便是被培植的重点对象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吴绪宽对周安有所行动,也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周莹,可以看作是人质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还用不上。

    能不能用上这个人质,能决定的不是吴绪宽,而是周安!周安若在内廷就此原地踏步,小有权利,却又并非举足轻重,吴绪宽将来怕是也不会再针对周安做什么,周莹也就没用了,但假如周安继续晋升,能够走到内廷几大实权总管的位置,那么,周莹这个人质才用得上!

    周安很清楚,自己爬得越高,周莹越安全,反之,若自己原地踏步,那么周莹可就成了没用的人质,会被当成垃圾丢掉,怕是无法活着离开武文侯府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无辜的,是吧……”周安好似自言自语,又好似对高宏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无辜。”高宏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是因为我,我不能害了无辜之人。”

    高宏很奇怪的看了周安一眼,因为周安这话说的怪怪的,不能害无辜之人?她何止是无辜,她可是你亲妹妹啊!

    周安话的意思,却像是,无论她是不是我妹,她都是无辜的,我不能害她。

    高宏显然是无法理解周安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上午,乾京城中轴,德胜大街!

    威风凛凛神策军兵马开道,押送着囚车,杀伐之气极重,但大街两侧却是聚满了人,这场面称得上是万人空巷了,潜入东乾皇宫刺杀的刺客,从未被当众问斩过,都是秘密处死,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!

    这种热闹,不可能不看!

    大街上人多的,好似半个乾京城的老百姓都来了似的!

    囚车里,痴痴傻傻的曹荆,咧着嘴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“打他!”

    “竟敢刺杀公主!”

    大街上围观的许多老百姓,都在丢菜叶子、臭鸡蛋,打砸曹荆,武氏皇族还是很得民心的,虽然这些年天灾人祸不断,但向来富裕的中州之地,却并未受到太大影响,尤其是这乾京城里,称得上繁华盛世。

    乾京城的老百姓还没被天灾人祸所累,所以如很多年前一样,他们依旧敬畏皇权,拥戴皇权。

    周安骑着高头大马,在一众兵马的护卫下,跟随着囚车旁。

    囚车另一侧便是高宏。

    “啊!啊吧……”囚车里的曹荆突然叫喊起来,似乎是被臭鸡蛋打怒了,他现在已经痴傻的不会说话,只会乱叫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周安猛的扬起马鞭,抽入囚车里,抽的囚衣崩碎,将曹荆打的惨嚎。

    “老实点!给咱家闭嘴!”周安尖声喝道,而后瞪着眼睛转头扫视。

    他在找人!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杀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