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五十九章 午时三刻已到!斩!
    此刻周安不是靠观气术看到了杀气,而是直接感觉到了,这是身为一个武道强者的直觉!只有对方展露出的杀意足够强,才可能让人如此轻易的感觉到。

    不过,当周安扭头时,杀气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大道两旁到处都是人,人挤人,乱哄哄的一片,喊打之声不绝,也有一些贵公子、富家小姐站在稍远的位置,被随从护着,看着囚车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一些江湖人。

    东乾王朝,以剑为百兵之首,但江湖人却多喜欢带刀,刀客也是最常见的江湖人,此刻,多见配刀者,他们不仅仅混在百姓之中,有的还站在沿街的酒馆饭庄的二楼、三楼窗边,向外瞧着。

    老老少少男男女女,配剑的,带刀的,外表凶悍的,相貌平和的,什么人都有。

    一眼看过去,是分辨不出谁是净土教之人的。

    周安在看,高宏也在看,都显得很警惕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他们理应显得警惕,警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其实净土教很清楚,此次公开问斩,就是一个陷阱,是阳谋,但他们得接着!

    感觉不到杀气,周安自是看不出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他是还未施展观气术。

    还不急,施展观气术极消耗神魂之力,不可多用常用,游街可是要游一上午的,而且现在队伍在动,围观的百姓也在动,若有潜伏隐藏的净土教之人,肯定也在动,现在知道他们是谁也没用,不能直接对他们出手。

    这个上午,比周安想象的要顺利。

    压着囚车顺着德胜大街走一遍,又东西南北四城绕一圈,最后再回到德胜大街,拉到德胜门下……这杀头的法场,就在德胜门菜市口!

    法场已经布置妥当。

    午时。

    囚车到了法场,这一上午被周安抽的血肉模糊的曹荆,被两名神策军士兵拉下囚车,他还有些挣扎,痴痴傻傻的乱动,刚下了马的周安上去又是一鞭子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这一鞭子,将曹荆的裤子都抽掉了,周安是故意的!

    曹荆的裤子都被抽碎了,他腿上也是一道道鞭痕,法场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呼,围观百姓中的女人,还有一些来看热闹的富家小姐,全都一下子背过身去,曹荆裤子都没了,她们是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“真狠啊!”

    “这小公公年岁不大,脾气是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嘘!你疯了,他就是今日的监斩钦差周公公,小心被听到,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“哇!快看!”

    “下面,他下面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他被阉了!”

    惊哗之声越来越大,因为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曹荆下面没有了,随着那几声惊叫提醒,所有人便都朝曹荆下身看,很是新奇的模样,他们是真没见过被阉了的人,下身是啥样,就连那些已经背过身去的富家小姐,听了声音,都忍不住转过身来偷偷的瞧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阉的好!竟敢对公主不敬,阉的好!”人群里,一个好似屠夫的肥胖糙汉子大笑着道,他显然是皇权的忠实拥护者。

    周围马上响起了成片的附和之声。

    此刻,周安如芒刺在背!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从多个方向传来的杀气,如有实质!

    这就是周安想要的效果!

    他为什么一路都在抽曹荆?为什么要抽掉曹荆的裤子?就是为了吸引仇恨!他不是施虐狂,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!周安全权负责“刺杀案”,这自然已经不是秘密,所以曹荆身上受了多少伤,遭了多少罪,自然都要算在周安头上。

    曹荆被架上了断头台,迫其在地上跪好。

    刽子手已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周安则走到了法场北端,那里已经架好了凉棚,凉棚下便是监斩台,上面有一条长案,一把木椅,长案上还摆着装有火签令的竹筒等物。

    周安在长案后落座,抬头看了一眼太阳,而后便闭上了双眼,似在等时间到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法场周围,皆是神策军将士,足足有近两百之数,周安身后也有,高宏也站在周安后侧方……高宏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,都在周安之上,私下里见女帝都不用跪的,但此刻周安坐着,他就得站着!

    因为周安是监斩官!

    他是女帝委派的钦差特使,而高宏是协助监斩的。

    周安闭目没多久,便突然猛的睁开双眼,他眼中青光一闪而过!

    天眼开!

    他施展了观气术!这术他已经修成,在开眼之后,他在施展观气术,便不需要再结印比划什么,只需要先闭目,说开就开!

    他目光飘忽,似没有聚焦的乱动,实际上却是在观察法场周围,法场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,怕是有数千人聚在这德胜门菜市口,周安能看到很多气,自然也看到了很多有冰冷之感、却色彩火红的气。

    这便是杀气!

    “老高。”周安突然低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咋?”高宏歪头看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起身,对高宏示意了一下,高宏凑向周安,周安对他耳语,目光却依旧在人群里扫视。

    “北边旗杆下,一身短打带着圆帽的……南边那两个姑娘,都穿紫裙……别看,别看他们……听我说……”周安对高宏耳语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高宏听完,向外扫了一眼,看了一个大概,又狐疑看向周安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,但有嫌疑,你安排一下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高宏也没再多想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今日问斩刺客,这里可是埋伏了朝廷大量人手,人手都是在神策军、天策军两军抽调的,除了明面上那些兵将,还有很多便衣混迹在百姓之中,以防有变。

    高宏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他自会安排好,让便衣去悄悄接近那些,周安点出来的嫌疑之人。

    很快,高宏又回来了,对周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安又是目光扫了扫法场周围的百姓,而后看了一眼太阳……他面无表情,实际上却有些紧张了,今日之事能否办好,关乎到太多事,周安能不能一步登天,就看此了!

    还有周安那便宜妹妹……

    周安若今日把事情办砸了,女帝就算不怪罪他,他也肯定失去了晋升的机会,到时候他没价值,他那便宜妹妹也会没价值,是要死的!

    成与败,马上见分晓!

    不多时,周安又看了一眼天空,而后起身清了清嗓子道:“肃静!”

    法场周围声音并未因周安的话而有所减弱,法场太大,人太多,周安的声音倒是不高。

    周安也没在意,又高声道:“验明正身!”

    “禀钦差大人,已验明正身!”断头台上刽子手直接回身,声音浑厚的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走一个过场,因为正常要被问斩的嫌犯,是带着黑头套压过来的,等要砍头了,才摘掉黑头套,验明正身,确定是本人,而非冒名顶替。

    但曹荆一直都没被戴黑头套,周安是为了吸仇恨,为了让净土教的人知道,押过来的是真的曹荆,所以没给他戴。

    “午时三刻已到!”周安也没废话,高喝着,拿起竹筒里的火签令,向外一丢,“斩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刽子手呼喝一声,抄手拔了曹荆身后插着的木牌,又拿起提前准备好的一碗酒,含了口酒,喷在大刀之上,紧接着将大刀扬起!

    斩!

    嗖!嗖!嗖!嗖!

    破空声乍响!

    数十枚暗器在这一刻从三个方向打向断头台,其中有飞镖,也有火神雷!

    “青莲净土,明日复来,天地皆暗,唯渡苍生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多少人同时喊出这段话,随着那些暗器,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杀入了法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