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六十三章 升官发财全都指望他!
    晌午已经过了,被砸烂的法场被重新布置,断头台变成了废墟,所以直接清理走,也未搭建新的。

    说斩首示众,就斩首示众!

    哪怕净土教来劫法场了,也不能草草的杀了曹荆了事!

    当众斩首有多个层面的意义,不仅仅是为了以儆效尤,也是为了宣扬朝廷,宣扬皇家的威严,若是触犯,斩首便是下场!净土教劫法场,有扬名的意思,朝廷当众斩首净土教刺客,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江湖并不敬畏朝廷,反而不放在眼里,想来这件事过后,江湖人对朝廷的印象,会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太阳偏西,时间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午时三刻早就过了,但曹荆今天不得不砍。

    斩首示众,之所以选在午时三刻,是因为此时阳气最重,阴气即时消散,罪大恶极者在此刻斩首,是为了让其连鬼都做不得,这也算是惩戒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周安不在乎曹荆是否能做鬼,今天他的心愿已经达成,曹荆也该死了,他是不可能将曹荆拉回去,再选日子午时三刻问斩的。

    监斩台重新布置好,长案与椅子都换成新的。

    已经换好衣服的周安端坐其上,手捧着茶水,不急不缓的喝着。

    他还在等,等人多!

    斩首之所以选在菜市口,是因为这里人多,本意就是为了让更多人能亲眼看到斩首,东乾王朝也有秋后问斩的规矩,一般普通的死刑犯,皆要秋后问斩,原因就是秋后人们就都闲下来了,庄稼汉都已收了庄稼,闲杂人会多。

    又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法场周围才再次围满了人,比之前更多了!

    之前围观百姓绝大部分都吓跑了,到现在还有很多不敢再回来看热闹,因为他们怕净土教去而复返,但也有更多听到消息的好事者赶来,尤其是一些江湖人,之前本没打算来看杀头的江湖人,听了法场大战之事,便都来了!

    与其说他们是来看杀头的,不如说是来看周安的!

    外练功夫已达臻境,有了血肉重生的神通!

    这神通体,可是已经百年未现江湖!

    练就神通体,活捉耿秋年!

    十六岁的周安因在法场之战中的表现,名声大震!直逼那几个在江湖上素有名望的大内高手,想来再过一段时间,等消息彻底传开了,周安必将名震整个江湖!

    “那便是钦差太监,直殿监掌印周安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真看不出来,这细皮嫩肉的,哪里像是炼体的?”

    “可能因为他是太监吧,太监不都白白净净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内果真卧虎藏龙,随便出了一个少年太监,便如此骇人。”

    法场周围又陷入了吵闹,声音是越来越大,一些江湖人还在议论周安,指指点点也无顾忌。

    端着茶水的周安又抿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,抬头看了一眼太阳,随即豁然起身,拿起竹筒里的火签令,丢了出去!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刽子手呼喝一声,提刀扬起,大力砍了下去,在空地上跪着的曹荆顿时头身分离,那还带着痴傻之色的脑袋滚出去三四丈远,无头尸直接栽倒。

    鲜血,将地染得鲜红一片。

    砍完收工!

    正常来说,此刻监斩官等人该带人撤了,家属来收尸,若无家属,朝廷也会带为收尸,不会让其暴尸街头……所谓人死事消,对于死者,无论他生前犯过多大错,人既已死了,都不会再对其不敬。

    然而,周安却没走。

    “曹荆罪孽深重,未与他凌迟之刑,只因他身份低贱,他不配!然,砍了他脑袋,也不足以消其罪孽。”周安尖声连道,“来人啊,将曹荆的尸身和脑袋都收好,赶明日一早,就将其挂于德胜街东门的旗杆子上,暴尸七日……咱家要让天下人都好好看看,这就是忤逆朝廷,目无皇家的下场!竟然刺杀公主殿下,反了天了还!”

    周安说罢,这才一甩衣袖走下监斩台,在一大群神策军将士的簇拥下上了马,与高宏一同,带着上百神策军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生狠毒!”

    “这阉人心性阴损,若是让他得了势,怕是会……”

    江湖人还在议论,直到周安等人已经远去,曹荆的尸首也被收了,他们才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下午,天牢。

    办妥了监斩之事,周安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,便与高宏又匆匆赶来这里。先前净土教劫法场,除了领头的耿秋年被周安活捉外,另外还有三名净土教教众被活捉,都是重伤倒地被控制住了,其余净土教之人,跑了不到十个,剩下的全死了!

    净土教也并非都是死士!

    死士是特别培养的,数量稀少,尤其是先天境的死士,更是珍贵。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刺杀公主,净土教上次也不会派遣数十个死士前来。

    而这次劫法场,虽有死士,但更多的还是净土教的普通教众,这被活捉的三个教众,虽都是先天境,但都不是死士。法场之事过后,他们便与耿秋年一同,都被送来了天牢。

    天牢深处,一座挂满刑具的牢房里。

    高宏与周安在一群人簇拥下前来,那牢房门口除了把守的神策军侍卫外,还有一身穿重甲的阔脸武将,他见周安与高宏来了,便抱拳行礼道:“卑职见过将军、周公公!”

    周安对他点了点头,这人他之前就见过,乃是神策军的千户,名为“韩松雷”。神策军一共只有三千人,千户只有三个,因为神策军没有副将,所以高宏之下,便是三大千户,韩松雷便是其一。

    他是神策军排名前几的高手,上品地煞境强者,也是高宏的亲信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曾招认一二?”高宏是直接问。

    韩松雷摇了摇头,回身向牢房里看了一眼,而后道:“都嘴硬的很!被净土教迷了心智,大刑伺候也无用,连话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周安与高宏也向牢房里看。

    那三个先天境净土教教众,都满身是血,被大刑伺候过,有一个看起来是昏死了过去,另外两个也极为虚弱。

    净土教的人都嘴硬,因为都被洗脑了!

    但他们这种在江湖上只能算是二流的高手,在净土教内也就只能算是稍有身份的普通教众,他们虽然嘴硬,但肯定不像是之前曹荆那样,短时间不能让他们开口,但时间长了,没人说的准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几眼,便失去了兴趣,几个先天境,就算知道什么,也不会是太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耿秋年!

    抓了耿秋年可是意外收获了!这可是净土教排名第三的高手,两大护法之一!他之身份,若对比朝廷,得是手握实权的正一品护国大元帅,才能比得上他在净土教内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那老家伙在何处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边请……”

    韩松雷马上引路,带着周安与高宏又向天牢更深处走,很快便又到了一个牢房门前。

    耿秋年便在里面,死狗似瘫着,他被周安摘掉的关节,到现在都没人给他接上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周安脆声说了一句,目光盯着耿秋年不曾移开。

    那眼神,就跟看一座宝藏似的!

    耿秋年对周安来说,还真是一座宝藏,能否查出吴绪宽与净土教的证据,都指望他了!还有,他既然是净土教内部仅次于魔尊圣母的护法,必然要比五大少尊之一的曹荆更了解净土教,他知道太多事,比如哪里有净土教的分舵,还有谁与净土教暗中勾结,或者关于净土教的钱财等等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,升官发财,全都指望的上他!

    就是不知,会不会有更好更大的意外收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