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六十四章 天大的功劳在招手
    韩松雷打开了牢房的锁链,周安与高宏走了进去,在耿秋年几步外停下。

    伤势极重的耿秋年趴卧在地上,他的头还能动,因为周安没拆他的颈椎,拆了他就死了,所以他可以抬头,但抬不高,勉强只能看到周安的小腿。

    “老高,你要审他吗?”周安看着耿秋年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高宏连道,“耿秋年的辈分,甚至比当代净土教魔尊、圣母还高,他是近代净土教复兴的重要推动者,如今净土教有如此声势,与他关系很大……还能指望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高宏很了解耿秋年!

    年过七旬的耿秋年,早在五十年前便名动江湖,一直到如今,他从当年的年轻翘楚,变成了如今的白发老头,他在江湖上的名望,也就不如那些可称宗师的天罡境,他甚至还曾一度被认为是天罡境下第一人,位列江湖地龙榜首位。

    净土教传承千年,实际上并非一直如此强大,好多次甚至险些断了传承,尤其是四百年前那次,那是前朝末期,天下大乱,净土教便在那次持续数十年的动荡中,险些覆灭。

    一直到东乾立国数十年后,净土教才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但在一百多年前的那场武林浩劫中,净土教又险些覆灭。

    而在近百年内,前五十年,净土教也是不温不火的发展,直到净土教出现了“五魔少尊”,所谓“五魔少尊”,便是五位实力皆地煞圆满的净土教少尊,因为他们全都具备争夺魔尊之位的实力,又都是心狠手辣,祸乱江湖之辈,所以被称为五魔少尊。

    这耿秋年,便是曾经的五魔少尊之一,是当时五魔少尊中年纪最小的。

    据传说,他地煞圆满之时,才二十六岁!

    他也争夺过青莲魔尊之位,可惜失败了,败给了当代净土教魔尊的师父,之后他便是净土教的左护法,一直到今日。

    现在的净土教,可以说是最近五十年发展起来的,这耿秋年,功不可没!

    这样的人,你想指望他出卖净土教,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他都这把年纪了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刑讯逼供,可以说没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所以,高宏连审他的心思都提不起来!

    如果净土教的左护法,都不够忠诚,那么净土教,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规模。

    “不审,那咱家可就动手了!”周安说道。

    他都没有与耿秋年有任何废话,一句话都没说,只见他上前一步,双手一合,一巴掌拍出,带着光芒按在了耿秋年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知魂术!

    周安闭上眼睛,脑海中迅速闪过一幕幕画面。

    因为对知魂术掌握的不够深,周安能看到耿秋年的记忆并不多,但全都是耿秋年认为是重要的,或者印象深刻的……这也是非常大量的记忆画面,因为耿秋年年纪太大,七十多岁了,他的一生,经历了太多事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周安甚至感觉自己精神都有些疲惫了,他才看完了耿秋年的重要记忆。

    耿秋年没有意外的,变成了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周安拿开了手,却又闭目好久,才缓缓睁开眼睛,他的双眼在泛光。

    果然有意外收获,他本以为,要通过找到净土教与李虎彪勾连的证据,来引出吴绪宽是幕后指使的真相,但看了耿秋年记忆的周安知道,不需要了!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高宏扭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见过古槐庸!”周安嘴角上翘道,“两日前,他曾秘密潜入宫内,与古槐庸碰面!还真是艺高人胆大,这种时期也敢冒险入宫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云景公主遭到刺杀后,宫内的防御级别便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才发出“艺高人胆大”的感叹!

    “古槐庸……”高宏低语一声,倒也未觉得诧异,古槐庸参与谋反的事,他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他不仅仅见了古槐庸。”周安却又道,看向高宏,“他还亲自见了吴绪宽!就在昨日!”这真的是出乎周安的意料之外,吴绪宽一直都不与净土教直接联系,他也明白若被江湖人知道,他勾结净土教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昨日,耿秋年与吴绪宽见了!

    而从耿秋年的记忆中可得知,这不是耿秋年第一次与吴绪宽见面,刺杀公主之事,也不是净土教第一次为吴绪宽办事!

    这些年吴绪宽铲除异己,净土教没少出力!

    主要是针对那些在天高皇帝远之地的冥顽之辈,吴绪宽虽然权倾天下,但很多人,他也不好动,明的不行就来暗的,明的不能将其定罪抄家灭门,就让人去杀其全家,嫁祸江湖!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刺杀云景公主之事太大,所以吴绪宽这次才没直接找净土教,而是指使云肃王联络净土教,毕竟一个地方官员被灭门,放在整个东乾来说,也不会有太大波澜,但若是云景公主被刺杀,是要轰动天下,轰动江湖的!

    影响力不同,产生的效果就不同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吴绪宽以前让净土教帮他铲除异己,刺杀地方官员,虽然也是罪大恶极,但也只是枉法,而这次他让净土教刺杀公主,可是等同谋反!

    江湖人不在乎朝廷如何,谁坐江山都行,但净土教不行!

    而吴绪宽勾连净土教,刺杀云景公主,此谋反之举,足以让江湖正派人人自危,因为此事说明了,净土教在帮吴绪宽夺江山,吴绪宽若成了,净土教甚至可能由暗转明,有朝廷扶持,净土教不血洗江湖就见鬼了!

    此事对江湖人来说太重要!

    所以吴绪宽这次不敢直接联系净土教,而是绕弯子。

    他怕此事被人知道!

    知道的后果,不仅仅是江湖人会不计后果的刺杀他,甚至可能整个江湖都反对他成为皇帝!他造反的阻力也会大增!

    后果非常严重!

    “有证据吗?”高宏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!”周安重重点头,连道:“不仅仅是这次,吴绪宽以往也与净土教有勾结,让其刺杀过地方官员,甚至是封疆大吏!不仅仅有书信往来,吴绪宽甚至还给过净土教一枚能够方便办事的令牌,让远在南方的亲信,配合净土教行事。”

    高宏精神一震,有证据了!女帝最需要的证据有了!

    “那些证据在何处?好拿吗?”高宏忙问。

    “那些书信与令牌,都被耿秋年藏了起来,不在乾京,但在中州!”周安说着压低声音,凑近高宏,“就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后,周安脚步匆匆出了天牢,直奔大内乾武宫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似乎都比以往轻快了几分!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看到,天大的功劳正在向他招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