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六十九章 上任司礼监
    十月十三的这天下午,东乾内廷做了大规模的人事调动与新任命。

    原本最引人关注的,是新任御马监掌印太监的人选,这二总管的位置可以说是人人都眼红,在这种时期,如果谁能上位御马监,就说明此人获得了女帝及康隆基的看重与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但让人意外的是,之前在传言中大热的人选,目前内廷的当红炸子鸡周安,竟然落选了!

    新任御马监掌印太监竟不是周安!

    而是司礼监秉笔太监,康隆基的嫡系铁杆心腹王春雷王公公!

    王春雷今年已有六十多岁,上品地煞境强者,与古槐庸是同一代人,其一直都是大内排名前几的实权总管,他调任御马监担任掌印太监,执掌大内四卫兵马,虽在意料之外,却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而最引人瞩目的直殿监掌印太监周安,竟然调任司礼监担任秉笔太监,取代了王春雷曾经的位置!

    这就……轰动了!可以说一片哗然!

    这比周安直接调任御马监担任掌印还要来的有冲击力,更加让人觉得匪夷所思!虽然御马监掌印是二总管,在内廷的权利要高于司礼监秉笔太监,但周安如果调任御马监掌印,是有一定合理性的。

    他虽年少,但却有才干,十六岁的地煞境强者,修成神通体,也是名声在外,让他去执掌御马监,执掌大内四卫,不见得会有多大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,御马监掌印太监,只需要处理大内事务,权利范围也仅限于内廷,内廷就这么多事,能不能干好,就看能力够不够了。

    可司礼监秉笔太监却不同!

    虽然实权不如御马监掌印,但秉笔太监在历史上曾有过什么地位,谁都知道,秉笔太监的权利触手,是要伸出大内的,这是女帝的身边人,在女帝允许下,可代女帝批阅奏折,为女帝处理国务,还可向女帝进言,提出意见或者建议。

    想要坐上这个位置,仅有能力是不够的,还必须得有见识,有阅历!非年长者不可担任,否则你凭什么代女帝批红?又怎能对国务发表建设性意见或建议?

    然而,周安只有十六岁!

    他凭什么能出任司礼监秉笔太监?!仅凭女帝信任与恩宠?!

    周安经此调任,消息一出,内廷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骇人冲击,还有更可怕的一点值得一提,那就是周安的品级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司礼监是内廷权力最大,级别最高的部门,司礼监掌印太监,应该是正三品,而秉笔太监,是从三品,御马监掌印太监则也是正三品,少监则是正四品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司礼监掌印与御马监掌印,正常的官衔品级是相同的,但司礼监掌印权利更大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司礼监掌印是康隆基,他情况太特殊,不是正三品,早就被加封到了正一品,甚至已被封为郡侯,食邑三千户,其待遇则是与国公相当。

    说康隆基的品级,是没意义的。

    但司礼监的其他人,品级都是正常的,王春雷担任司礼监秉笔太监,就是从三品,这次他调任御马监掌印,才升为正三品。

    周安调任司礼监秉笔太监,应该是升为从三品!

    但女帝将其加封了,封为正三品!

    这是何等恩宠?!

    内廷直接炸锅了,凡是听说这件事的宫女太监,全都在议论这件事。女帝在想什么,康隆基在想什么,他们已经完全猜不透,将周安放在这个职权看似较低,但又极为重要的位置上,欲意何为?

    不知道,他们已经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明白一点,那就是周安依旧是女帝跟前最为炙手可热的大红人!

    十三日下午,周安在乾寿宫花园接了圣旨,黄昏时,他便搬到了位于乾武宫另一侧的乾礼宫宁安苑,这是乾礼宫内最大的宅子之一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康隆基的宅院也在乾礼宫,他住在宁仪苑。

    乾武宫在大内北侧的正中心,后方是神策军的驻地,而两侧,便是乾寿宫与乾礼宫,也就是说,周安没搬走多远,不仅仅白天要在乾武宫行走办差,晚上住的地方,也离得女帝极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四日一早,周安正式到位于乾武宫南面的司礼监衙门走马上任,康隆基也到了,算是给周安造势,周安毕竟年少,他一下子成了司礼监的二号人物,手下全都是一群武功甚高资历深厚的老太监,康隆基是怕他压不住人。

    毕竟司礼监都是康隆基的心腹,都深得女帝信任,周安受宠这一点,在司礼监不见得是什么优势。

    司礼监大部分人被召集到了一起,康隆基又亲自宣布了一遍对周安的任命,又说了一些有的没的,话里话外自然是敲打那些自恃资历的老太监。

    对于康隆基的话,没人敢不听,倒是为周安免去了一些潜在的麻烦。

    康隆基走后,周安便在一名司礼监随堂太监的带领下,熟悉整个司礼监衙门,随堂太监的地位在司礼监非常高,仅次于掌印与秉笔太监。

    司礼监为皇帝处理政务的流程,基本就是将内阁递上来的奏折都看一遍,将重要的筛选出来交给皇帝亲自批阅,而那些相对不重要的,由秉笔太监批红,之后再由掌印太监二次审核,若掌印太监觉得可行,便盖印。

    整个代为批红的流程,分别是整理筛选,秉笔批红,掌印审核再落印。

    其中,整理筛选这个步骤,是由多名随堂太监与秉笔、掌印一同完成的,也就是说,那几名随堂太监,也是能接触到奏折的,他们说的一些话,也能够影响秉笔的批红内容,甚至影响到掌印的二次审核。

    所以说,随堂太监地位极高,仅次于掌印与秉笔。

    目前司礼监有五名随堂太监,带领周安熟悉司礼监的,是一个名为“华行山”的老太监,今年有五十多岁,实力是下品地煞境,他再司礼监是属于那种武道境界中上,能力突出的老太监。

    华公公的性格,与康隆基有些相似,属于不苟言笑的那种人,但也没有仗着资历为难周安,未与周安套近乎,但也没疏远,他很认真的带着周安在司礼监衙门走了一圈,好好熟悉了一番,最后又带着周安来到司礼监的司保殿。

    司保殿,便是司礼监审阅整理奏折的地方,一些不重要的折子,秉笔太监可以在这里直接批红,当然那是以前,现在凡是奏折女帝都会亲自过目,所以目前司保殿的作用,仅仅是整理奏折,而后送去乾武宫。

    由于康隆基常随女帝身旁,所以最近几个月,送奏折的事,都是秉笔太监亲自办。

    原来是王春雷送。

    现在王春雷调去御马监,送奏折的差事,自然便是周安的了。

    周安今天刚上任,倒是没去给女帝送奏折,因为今日早朝就十几个人来上朝,吴绪宽还在向女帝施压,上朝的那些人,称得上重臣的,就那么几个,虽也有奏本,但很少,女帝在早朝上时便将奏本带走了,也没送来司礼监整理。

    周安熟悉完了司礼监,便去了乾武宫,给女帝请安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整天时间,周安可谓“寸步难行”,因为他只要一出门,就会遇到人,还不是一般的宫女太监,而是内廷二十四衙门的主官,大部分都巧遇了,包括王春雷。

    很巧,非常巧!

    就没这么巧的!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内廷的实权人物,周安不搭理他们也不好,他现在红的发紫,也明白这些人的心思,所以免不了寒暄客套,他甚至还受王春雷邀请,去了御马监一趟,到那里坐了坐,与王春雷闲聊,也听王春雷说了一些司礼监的秘闻。

    王春雷担任司礼监秉笔足有十多年,周安趁着这个机会,也向他请教了很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四日夜,乾礼宫,宁安苑。

    “来老高,喝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小安子,我知道你高兴,你这年岁,还是少喝点……”

    四合院里,北房屋前架起了烧烤炉子,周安与高宏吃着烧烤,喝着小酒,都是一副美滋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唉,有啥高兴的,明天还不知道怎么着呢。”周安却是一叹,放下酒盅,拿起炉子上的烤大腰子,咬了一口嚼着道:“那吴老贼说不定哪天就反了,老高你说,若他真反了,圣上当如何?”

    高宏沉默了一下,私下里讨论女帝是不敬的,但其实说说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吴绪宽也不敢直接来!”高宏沉吟下才道,“有大总管在,吴绪宽就算直接起兵,圣上也无忧,大总管会护着圣上离开乾京,前往南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南方?江州江宁府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八成是了,这也是吴绪宽不敢直接反的原因,大总管实力绝强,千军万马他也能护着圣上杀出去,圣上若到了江州,她依旧是圣上,吴绪宽不能一蹴而就,就成不了事……”

    高宏说着,拿起了炉子上的烤肉,咬了一口又道:“咱现在说这个干嘛,吴绪宽不敢直接来,还是得看明天……明天是大朝,吴绪宽不来上朝不要紧,若是乾京城的官都不来,那才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确实,明日早朝非常关键!

    每月十五一次的大朝,乾京城得有上千大小官员来上朝,吴绪宽虽然权倾朝野,但他也只能直接控制那些朝中重臣,不可能直接控制全部乾京官员。

    所以,明日大朝,吴绪宽来不来上朝不是问题,问题在于,有多少其他官员来上朝,若是在大朝时,也如常朝一样,大半数的官员都不来上朝,那麻烦就大了!

    如此,吴绪宽甚至可以直接架空女帝!

    “来走一个!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周安与高宏又拿起小酒盅,碰了一下,都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高宏还未将酒盅放下,却突然警觉,猛的扭头喝道:“什么人?!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他甩手便将酒盅丢了出去,打向被黑暗笼罩的四合院东拱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