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七十七章 小安子,你给咱家滚回来!
    吴绪宽深深皱眉看着周安,似没理解周安的话,沉吟才问:“不记名投票?那是什么?”这就是他一直没发现周安给他挖坑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根据就没听说过,或见识过,何为不记名投票!

    在这种封建王朝,无论是民间还是朝廷都是等级森严,上位者有权利对下位者发号施令,甚至决定生死,民间不说,就说朝廷,皇帝一言九鼎,说什么就是什么,在这种高度集权的体制下,这种产生于民主制度的不记名投票制,是没有任何生存空间的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提出过这种理论或者思想,也会被直接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    封建王朝是不可能允许这种东西存在的,因为这东西只要稍有发展,便足以威胁皇权。

    “所谓不记名投票,就是让他们……”周安抬手指了指奉天殿内外,“让满朝文武,这数以千计京官,以不记姓名、不知谁是谁的方式,进行表态!”

    吴绪宽脸色一变,他似乎一下子懂了周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满朝文武,有一个算一个!”周安连道,“你说他们并非受到你要挟,而是自愿与你一同请命,现在看来,整个朝廷,似乎都希望圣上退位,此刻还站着的,寥寥无几……咱家以为,他们是受了你吴绪宽的胁迫,所以才如此!”

    “这样,我们可让他们重新表态,咱家这就差人去司礼监,给这一千余人,每人拿一份空白的奏折过来,给他们每人都发一个,他们不需要在奏折上写的详细,防止被人辨识笔迹,只需要画一个图案,若认同圣上该退位的,便画圆,若觉得圣上不该退位的,便画一个十字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便算作是表态了,此方法不仅仅效率极高,而且能确保在场任何人,都不会受到威胁影响而做出违心的表态,任何人在奏折上画圈或画十字时,其他人都不可张望观瞧,任何人也不许离开此处,不许交头接耳,每人在奏折上画好表态的符号后,便将奏折合好,咱家会差人将所有奏折全都收集到这殿前,并会将奏折堆叠的顺序彻底打乱,保证任何人都无法知道,谁究竟做了什么表态!”

    “而最后,为保证公平公正,我们在统计表态时,不仅仅要让人来唱报,还要将每一个奏折上的内容当众展示一遍!如此来确保,无人在此事上有作弊之举,吴绪宽,咱家的这个法子可以吧?对你我,对圣上,对满朝文武,都算得上是公平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周安最后咧嘴微笑着看向吴绪宽问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一下子都没了声音,寂静!他们自是都听懂了周安所说的,也马上想到了后果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,

    女帝瞪大眼睛,脸上惊异之色居多。

    康隆基也是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周安看着吴绪宽,他在等吴绪宽的答复。

    吴绪宽已经懵了。

    是真懵了。

    还有这种操作?!

    吴绪宽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,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有人说是受他威胁的,因为他是真没要挟过说,他没做过,这是真的!

    那些臣子跟他一同跪下,是从众心理,是因为太害怕他吴绪宽,而并非被吴绪宽主动要挟,所以吴绪宽不怕,真要是问起了,就算是某个臣子突然脑抽了,说是被吴绪宽威胁的才跪下,那么吴绪宽只需要问一句,是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什么方式威胁的?

    对方肯定答不出来,因为吴绪宽就真的真的没这么做过。

    但现在,周安只是换了一个问的方式,之直接将吴绪宽逼入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这满朝文武,一千多人,说破大天了,也就只有两百多人算是他吴绪宽派系的人,吴绪宽嫡系亲信就那么几十个,其他也只能算是他派系的,就是他某个嫡系亲信的嫡系亲信,是手下的手下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目前奉天殿内外一千多臣子,绝大部分都不是吴绪宽的人,他们官职低微,吴绪宽也看不上他们,而他们都只是畏他吴绪宽如虎,只是害怕被他吴绪宽报复,因为这些年吴绪宽报复过太多人了,被他弄死的一品大员就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吴绪宽跪下请女帝退位,他们也都跟着跪下,是不敢站着,站着太扎眼,太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只是跪下,真正与吴绪宽以及其亲信一同喊口号,请女帝退位的,却不多。

    吴绪宽很清楚一点,那就是当着他的面,这些人都不敢说自己一个不字,但如果换成不记名投票,就很可能是大部分人反对他,反正也不知道谁是谁,他们也不怕吴绪宽打击报复,因为他吴绪宽根本就找不到报复的目标。

    逼皇帝退位让贤这种事,在东乾三百七十二年的历史上,就没出现过,别说东乾,时间再往前推,就说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上,王朝几次更迭,也没说发生过有皇帝被逼的退位让贤之事。

    而在这朝堂上,文官居多,他们自幼受的便是“天地君亲师”的思想熏陶,就算是皇帝昏庸无能残暴不仁,他们都很难生出去推翻皇帝的想法,更不要说,神昭女帝与昏庸、残暴是扯不上关系的。

    其实不仅仅是文官,就算是武官,也是有极强的忠君之心。

    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,这可不仅仅是读书人的想法,而是天下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对皇权的敬畏,是融入绝大部分人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吴绪宽是要造反,但放眼全乾京城,真正想要与他一同造反的官,并不多……吴绪宽的优势在于,重臣倾向于他的多,所以他才能把持朝政,就比如他要控制户部,他只需要控制户部尚书与左右侍郎就足够了,户部其他人,他不需要理会。

    吴绪宽只控制重要的人!

    但现在要看的,可不仅仅是有多少重臣支持他吴绪宽,比的不是“质量”,而是数量!

    吴绪宽内心,有些发慌了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走那一步?真的要武力造反吗?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已没有办法,竟被一个小太监逼的“走投无路”。

    吴绪宽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周安突然又开口,右手搭着拂尘,左手负在身后,竟向吴绪宽迫近的几步,径直走到了吴绪宽身前,相隔就剩下一尺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以此方式重新来征求一下满朝文武的意见,目前看起来是,认为圣上该退位的人居多,但假若不记名投票后,认为圣上不该退位的居多,那是不是就说明了,让圣上退位让贤,并非民心所向,圣上并非已与满朝文武离心离德,一切都是假的,都是因为你吴绪宽!他们此刻跪在地上,是受了你的要挟!”

    周安是在偷换概念。

    之前说的一直是要挟之事,现在却是重新投票来对女帝是否该退位之事进行表态。

    但吴绪宽却无法靠这一点与周安扯皮。

    因为那确实是存在因果关系,不是要挟,但却是害怕,只要不记名投票出了结果,吴绪宽解释是解释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而且,事已至此,纠结这个一点意义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只要进行了不记名投票,结果是大多数人支持女帝,那么他吴绪宽就得交出虎符,就此卸任告老还乡……这已经是在逼他直接武力造反!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周安竟然又向前迈了一小步,都快贴到吴绪宽脸上了,“你不敢吗?你怕了吗?”

    吴绪宽脸色阴沉到了极致,周安在他眼中看到了杀意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安背在身后的左手,疯狂的勾手指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现在的心态是爆炸的,吴绪宽随时可能发怒拍死他,他也没想要将事情搞得不可挽回,他所说所做的一起,归根结底,都是为了将吴绪宽逼女帝退位之事,搅合的无法进行下去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但现在,康隆基与女帝都没反应。

    周安很急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明白手势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安与吴绪宽脸对着脸,空气在此刻似乎凝固了。

    假若吴绪宽此刻对周安出手,就说明,他已经开始武力造反!他没有回头路。

    周安还在对身后疯狂的勾手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安又开口。

    “够了!!!”却听康隆基怒声道,“小安子,你给咱家滚回来,这朝堂之上,又岂容你来放肆?!这满朝文武,又岂能让你一个小小三品太监随意摆弄?成何体统?快滚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瞬间应声,后退挪步。

    收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