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八十章 不要!不要!放开朕……
    周安被封了县侯!

    从东乾王朝的爵位制度上来说,周安是直接跳过了县子、县男、县伯这三个爵位,直接封了县侯,虽然他这个县侯是侯爵中最低的一级,食邑也是最低的,比不得康隆基食邑三千的郡侯,更比不得吴绪宽的万户侯,但这也是实打实的侯爵之位!

    自此,周安也是可以被下面的人尊称一声侯爷了!

    其实在乾京城这地方,县侯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,算不得什么,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皇亲贵戚宗室成员太多,另一方面,东乾立国三百多年,被封爵的人太多了,尤其是在乾京城这地界上。

    县侯只是一个小角色,论起品轶,也就相当于一个正三品,还是没实权的正三品,比起有实权的四品、五品官都不如,毕竟只是一个虚衔而已,而仅从爵位上论,县侯之上还有郡侯、而后是郡公、辅国公、镇国公,再其上,便是王爵,从郡王开始,还是亲王、贵亲王。

    而封爵最高的,是实封的一等贵亲王,其品轶为超品。

    周安被封为高阳县侯,高阳县……便是那个现在驻扎有吴绪宽十万川河军的高阳县,距离乾京城不远,不过周安并不需要去高阳县,因为他这个爵位,并非实封,所以他并不需要去自己的封地。

    其实在一等贵亲王之下,就不需要考虑实封的问题,就没有实封的。

    东乾王朝,除了在刚立国之时,实封过一批王爵外,之后三百多年,实封的爵位可以说是屈指可数,而在近百年内,只有一人被实封了一等贵亲王,那就是当今神昭女帝的同父同母的亲大哥,神都女帝与世宗皇帝的长子武云庄。

    武云庄本是太子,却被八年前事发的“白玉案”所牵连,被废太子之位,神都女帝又封其为“奉中王”,将其赶去了南方偏远之地“奉梁州”。

    武云庄的这个“奉中王”,便是实封的一等贵亲王,封地便是奉梁州。

    想要被实封的条件太苛刻,在现今的东乾王朝来说,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,武云庄那情况可以说是太特殊,不可复制。

    所以,就不用考虑实封的问题。

    现今全乾京城有爵位食邑在身的亲贵,就没有一个是被实封的,无论是县子也好,还是一等贵亲王也好,都非实封。

    而非实封的爵位,说白了就是一个虚衔,这只是一种身份。

    但其意义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虽说,乾京城的县侯是一抓一大把的,但能以宫刑之身被封为县侯的,可就了不得了!

    太监被封侯,整个东乾历史上又有过几次?

    而在目前的东乾来说,只有两人是以太监身份被封侯的,一个是被封为郡侯的康隆基,另一个便是被封为县侯的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身为天子近侍、内廷司礼监秉笔太监、大内手握实权的几大总管之一,如今又被封了县侯,其圣眷之隆,怕是已经直追侍奉了东乾四代帝王的康隆基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皇帝一言九鼎高度集权的封建王朝,圣眷越隆,权势便越大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被封侯了,自然会进一步提升他的权势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在现今已经彻底肃清了异心者的内廷中,康隆基大总管,而刚刚被封侯的周安,便是二总管!

    当然,周安此次权势的提升,估计也仅限于在内廷里了。

    出了内廷,因为吴绪宽的关系,周安的权势不会有太大提升,但会有更多人开始关注他、重视他,甚至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月十五日的这天晌午,散朝也就刚两个时辰,关于吴绪宽在今日早朝携满朝文武逼迫神昭女帝退位让贤之事,便传遍了整个乾京城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引发了前所未有的轰动!哗然!

    还有更轰动的!

    那就是吴绪宽没成功,没成功的原因是让人怼了!且被怼的下不来台,差点没被“怼死”。

    周安的名字,本在之前就已经传遍了乾京城,当时乾京城绝大多数普通人对周安的印象,还是负责“刺杀案”的钦差特使,一个年纪轻轻却天赋极高又心狠手辣的大内高手,女帝的亲信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又对周安有了全新的印象。

    有人认为他虽年少,却才智过人、有勇有谋,其忠心更是天地可鉴,是为贤宦。

    甚至有最为看不起太监这个群体的读书人、士子,为周安拍手叫好,因为周安挫败了吴绪宽这个大奸贼的阴谋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认为周安是狂妄无知的疯子,是为了一时恩宠而失了心智的傻子。竟然敢在朝堂上当众与吴绪宽叫板,这已非胆大包天能够形容。

    对周安做出如此评价的,基本上都是那些“明眼人”,他们知晓现今局势已经糟糕到了什么地步,改朝换代之事,似乎随时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吴绪宽不仅仅掌握城内大部分兵马,还调来十万重兵置于城外,他若想武力造反,马上就可以,但他只是不想直接武力造反而已,所以才一直拖着,他是想要通过其他手段,以“最温和”的方式,完成皇权的更迭。

    但无论吴绪宽是以哪种方式夺取东乾江山,似乎都是他胜面更大,才登基不过半年的神昭女帝,可以说是大势已去,现在只是在垂死挣扎罢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周安还跳出来硬怼吴绪宽,虽为女帝解了一时危难,但从大局来看,他是真作死!这就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消息在乾京城传开,很快便到了上至达官贵人、下至贩夫走卒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们对周安的评价,则是很快便出现了两极分化。

    其实更多人是为周安拍手叫好的,甚至因此改变了对宦官这个群体的看法,毕竟对皇权的敬畏,是深入到平民骨子里的,对平民而言,他们自然是希望江山不改。

    下午,便又有新的消息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仅关于司礼监秉笔太监周安一人。

    他被封为高阳县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皇城大内,乾武宫。

    女帝寝宫外,宽阔的院子里,身着九蟒彩袍的周安在月下舞剑。

    蟒袍是比蛟袍低一等,但也是只有亲贵才能穿着的袍子,而只有一等贵亲王,才能穿蛟龙袍,一般的亲王、公侯,只能穿蟒袍,按照身份高低,袍子上蟒的数量也不同。

    周安这个高阳县侯,是能穿蟒袍的,但只能穿绣有五蟒单色为主的蟒袍,他现在穿的却是最顶级的彩绣九蟒袍,这是女帝单独赏的。

    女帝已经安寝,周安今日将为女帝值夜。

    他今天是还被封了乾武宫常侍,就如同他之前是惜春宫常侍,要为云景公主值夜一样,他从今日开始,就要与乾武宫其他多名常侍轮班,每隔几日便为女帝值夜一次。

    其实,周安可以不值夜,因为他还是司礼监秉笔太监,他想不值夜,就可以不值夜。

    周安只是没拒绝而已。

    反正大晚上也睡不着,闲着也是闲着,其实他今晚还想着要不要吃烧烤来着,再拉上高宏一同喝喝小酒,岂不美滋滋,但想想便做罢了,第一次来给女帝值夜便在门外吃烧烤,似乎太放肆了,不太好。

    周安好似漂浮的鬼影,在院落里游荡着。

    他是为了不搞出动静,怕打扰了女帝休息,所以才将身法施展到极致,脚步无声,身体闪转腾挪都好似在飘荡,就连出剑,也是无声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周安此时所用之剑,乃是“无血剑”。

    就是净土教左护法耿秋年的那把软剑,当时耿秋年被周安活捉,周安自然是收缴了他的兵器。

    这把剑可是在江湖上极有名气的神兵利器,耿秋年之所以被誉为无血剑,就是因为他这把剑,而这把剑之所以叫无血剑,一是因为,此剑过于锋利,削铁如泥,杀人不沾血,还有就是,这剑的剑身上布满了独特的红色纹路,使得其哪怕就算沾上了少许血,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无血剑虽然并非江湖十大神兵之一,却位列江湖百兵榜,排名第七十六。

    江湖百兵榜上,一百件兵器,大半数兵器都是刀剑,但软剑却只有三把,这便是其中一把。

    周安通晓剑术,他前世收集千余本秘籍,剑术秘籍可收集了不少,因为传说中的仙人多用剑,所以之前周安固执的认为,若练兵器,就练剑。

    不过,软剑使用之法,却又与正常剑术不同。

    要更难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周安是,有事没事的就练练。

    “不!不要!放开朕……”寝宫内突然传来惊慌之声。

    周安骤然收势,紧接着便化为残影,直接窜到了寝宫大门前。

    立于门外站岗的两个长随太监马上打起精神,却听其中一人对周安道:“公公莫慌,圣上八成是又做恶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经常如此吗?”周安歪头问。

    “近几个月,经常如此。”这太监低声答道。

    周安又朝寝宫大门看去,思量了一下,才抬手轻轻敲了敲门,道:“圣上,您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朕无碍。”寝宫马上便传出的女帝的声音,紧接着,女帝的声音又响起:“是小安子?可是小安子在外面?”她听出了周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奴才,今日奴才为您值夜。”周安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……”女帝说了一句,又沉默,但很快她便又道:“小安子,进来叙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安应了一声,轻轻推开了女帝寝宫的大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