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八十二章 进言
    “奴才以为,吴绪宽之势,并非靠他一人之能,他虽掌握调兵虎符,但并非直接掌兵,而仅以他现今所掌握兵权,是不足以直接倾覆东乾江山的,他需要多方予以他扶持,所以说,吴绪宽所代表的,并非他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,一切皆是利益使然,无论是各卫兵马的指挥使,亦或者是御史、尚书,内阁大员,皆是因各种利益与他抱团,欲要一同窃取江山。”

    周安,实际上是说了一段废话。

    情况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女帝却并未打断周安,听周安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而以现今圣上手握之势,直接铲除吴绪宽,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强行发动,反而可能适得其反,逼得吴绪宽直接举兵造反,但若仅针对吴绪宽手下之人行事,抓一批,杀一批,逐步削弱吴绪宽手下势力,并引得他们相互猜忌,内斗,也并非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“抓谁?杀谁?怎么抓?”女帝开口了。

    周安说的是最简单也是最难的决绝办法,而此时,女帝正是将难点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若抓些官衔低微之人,吴绪宽也不会在乎,并无大用,可若抓重臣,吴绪宽的反应怕是会很激烈,稍有过火,就会引得他直接起兵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此时朝堂上那些人,不是已经投了吴绪宽,就是畏他吴绪宽如虎,吴绪宽的眼线,更是遍布乾京城的各个衙门,稍有风吹草动,吴绪宽马上便会知晓,朕的圣旨才出了内廷,吴绪宽就能知晓其细节,这人还怎么抓?又有谁,肯为朕来抓吴绪宽的人?”

    “再说,抓人是需要理由的,需要其作恶的证据,这证据,又该从何处得来?只要稍微走漏风声,就算原本有证据,吴绪宽也能差人马上销毁证据,甚至酿成血案,来个死无对证。”

    女帝对自己现在的处境,是非常清楚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现在还是皇帝,她说罢免谁,就罢免谁,她说抓谁,就抓谁……但,这一切都是在理论上没问题,一旦到了实际执行,就会有大问题。

    首先是一个如何确保不会碰到吴绪宽底限的问题,吴绪宽的底限……比如,直接抓户部尚书,这是直接抓吴绪宽的左膀右臂,吴绪宽肯定直接就炸了,马上就会造反。

    所以,重臣轻易动不得。

    抓级别太低的也没意义,只能抓那些不太高,但也不太低,掌握一些实权的人。

    但阻力太过巨大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吴绪宽的眼线,女帝下旨抓人,负责抓人的那个人,可能就是吴绪宽的人,负责审讯的也是,而且,抓人是要证据的,若无证据,女帝乱抓人,这等于向自己脑袋上扣屎盆子,昏君的帽子直接就戴上了,这等于是给吴绪宽再次逼宫的借口。

    吴绪宽手下干净的人没几个,几乎不存在抓错人的可能,但若无实际证据直接抓人,就以当前局势而言,是会引发一系列灾难性后果的。

    抓人杀人说起来容易,可实际操作起来,真的是处处是障碍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知道您的顾虑,无外乎三点,一是怕刺激吴绪宽直接造反,二是下面怕是会执行不力,甚至可能以理由搪塞于您,干脆不执行,三则是,没有证据便抓人,您怕是会背上昏君的污名,这会给吴绪宽攻讦于您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总结的不错。”女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以为,您的三点顾虑,其中有两点,皆是可避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点?”

    “其一,怕刺激吴绪宽造反……奴才认为,吴绪宽既然能忍到今日,就不会轻易的武力造反,只要不动他那几个手握重权的心腹,其他人皆可动!只要别操之过急,一步一步来,未必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昏君的污名,定是不会让您背负的,近几年来,吴绪宽以栽赃陷害的手段,残害了不知多少忠良,他能如此做,我们也能,而我们要抓要杀之人绝非忠良,本就是奸恶之徒,哪怕他们恶行之事的证据皆被销毁,创造出证据,也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女帝变颜变色,周安竟然告诉她,可以伪造证据去抓人杀人?

    “圣上,非常时期,只能用非常手段。”周安劝道,“而且,奴才觉得,只要别提前走漏消息,想要拿到一些人作恶的真凭实据,并不困难,他们都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女帝沉默了一下,才轻轻应了一个鼻音,却马上又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,唯一的结症是下面会执行不力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安连道,“这是最大的问题,正如圣上您所说,乾京城各个衙门皆有吴绪宽的眼线,明里暗里追随于他的人,不知多少,若以常规方式,由您下旨缉拿谁,必然是处处阻碍,而从您下旨,到最终抓到人,需要经历诸多环节,任何一个环节却都是可能出问题的,如此行事,怕是抓了人,找不到其罪证,最后也不得不将其放了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的女帝是不能做一个“昏君”的,现在不是太平盛世,满朝文武也并非都忠于她,她若成了别人口中的昏君,吴绪宽将她赶下台,也就变得“顺理成章”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女帝必须将自己的行为,也约束在律法的框架内。

    她也得按照规矩来。

    这是最麻烦的地方,她得守规矩,但乾京城各衙门明里暗里,都与吴绪宽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,虽然他们也不敢明着不给女帝办事,但暗地里用手段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女帝沉默。

    沉思。

    抓一批,杀一批,果然是行不通,太难了。

    女帝突然又觉得哪里不对,她抬眼看向了周安。

    是周安跟她说抓一批杀一批的,怎么说到现在,好似周安也认为行不通了呢?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有话直说,别跟朕绕弯子。”女帝开口道,“你要是真有什么办法,便说来听听,无需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其实奴才是想说,抓一批,杀一批,是可行的!其他问题皆有化解之道,所以就都不是问题,唯一的问题便是下面定然会执行不力,坏了您的大事,因此!”

    周安说到这里突然抬头,看向女帝道:“奴才以为,圣上是不是可再设新衙门,赋予其巡察缉捕之权,此新衙门的吏役,皆从您亲信卫队之中挑选,确保其忠心无二,由他们为您办这抓人杀人之事,不就成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