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八十七章 吴绪宽遇刺
    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女帝许久无言。

    对于周安的请命,女帝一时之间似乎也难以抉择,因为她原本是对周安有其他安排的,在新衙门之事敲定之后,女帝就没想过,让周安去插手其中,有袁胜师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周安这属于打乱了她与康隆基商议的计划。

    而且,女帝似乎又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帝王,却也要考虑如何御下,这是帝王权术,现在出了这档子事,周安内心的不安已经写在脸上,女帝若不给他这个机会,只会让他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周安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人才。

    东乾大内,一百年才出了一个康隆基,周安却可能是下一个。

    “康公……”女帝终于开口,这种时候,她不得不去征求康隆基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决断。”康隆基又将皮球踢给了女帝。

    虽然没从康隆基这里得到明确的答复,但女帝却明白此事康隆基的意思,那就是,女帝可以决定周安是否入职镇抚司衙门,而就算他入了,开了宦官手握刑罚之权的先河,康隆基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他没意见,就是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成吧。”沉吟着的女帝看向周安,“小安子,朕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圣上。”周安叩首。

    成了!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黄昏时分,武文侯府门庭若市,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身为内阁首辅总领军机大臣的吴绪宽,亲自在门前迎客,而登门者,无不是公侯重臣,今日吴绪宽是“喜得义女”,所以要宴请宾客,从宴请的规格上来说,已经比得上他为亲儿子降生而摆宴了。

    这次吴绪宽是广发请帖,不仅仅给亲信追随者发了请帖,更给一些摇摆不定的墙头草、官职不大、权利一般的京官发了请帖。

    很多人明白,吴绪宽今日此举,必然是要图谋大事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要探探那些还未追随他的人的口风。

    入夜,武文侯府内灯火通透,喧嚣热闹。

    来宴饮的人足有数百,厅堂内是坐不下的,院子里也快要坐满了,屋内屋外推杯换盏,一派和睦喜气的景象。

    吴绪宽的嫡系亲信,自然是与他同桌,关系越近,坐的位置便越近。

    宴饮一直持续到深夜。

    被吴绪宽收为义女的小凤仙,也被吴绪宽当众介绍了一番,并赐名吴仙儿。吴绪宽还让小凤仙当众献舞,赢得满堂彩。

    皇宫大内,乾武宫。

    本已到了女帝安寝之时,却也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有人向女帝报告,武文侯府那边的情况,因为吴绪宽宴请了太多人,并非都是心腹,因此,里面自然是有女帝的人,所以想要知晓武文侯府内的大体情况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三更天。

    东暖阁。

    女帝侧卧在暖塌之上,周围除了几个小宫女小太监,周安也在,一直陪着。

    “报!”门外突然响起声音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正抱着书看的女帝,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吴绪宽与吏部尚书、户部尚书、英武殿大学士、李国公等十余人,趁宴饮间隙,入密室密议,具体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再探。”女帝听了,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门外之人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他们若不趁着今日宴饮,密谋些什么,就奇了怪了。而他们所密谋之事,虽然谈听不到,但可以猜测,肯定是针对推翻女帝皇权的。

    目前这情况,女帝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后。

    门外突然传来匆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报!”报告之声又在门外响起,而这次不等女帝问,外面那人便急急的将情况说了出来:“禀圣上,吴绪宽遇刺,武文侯府大乱!”

    女帝猛的丢下手中书,从暖榻上霍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未有详尽消息传出。”

    “再探,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月二十三日的这天夜里,正大宴宾客的吴绪宽,遭遇其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刺杀,吴绪宽早年在军伍之中时,一路坐到了大元帅的位置,都未曾有人敢刺杀于他,这真是第一次!

    据传,此次对吴绪宽行刺杀之事的,乃是一群女子,为首之人,更是在江湖上具有赫赫威名的天罡境宗师,隐世门派绝音宫之宫主,天下七绝之一的“音绝”樊九黎!

    然而,此次刺杀并未成功。

    吴绪宽实力绝强,且身边高手如云。

    樊九黎带人刺杀于他,事败,后遁逃。

    当夜,乾京城被四城兵马封锁,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十月二十四的一大早,事情彻底传开,轰动乾京城!

    吴绪宽虽然没在昨夜刺杀之事中身死,但他身边却是死了不少高手,另外,还多十多名朝中重臣受到波及,皆是吴绪宽的追随者,死的死,伤的伤,甚至就连吴绪宽的重视拥趸,嫡系支持者李国公,都在昨日被刺客所杀。

    他也是昨日死的,最重要的人物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,那就是吴绪宽新收的义女,已经被赐名吴仙儿的花魁小凤仙,也在昨夜被人刺客抓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乾京城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。

    初雪降。

    寒冬要来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乾武宫,周安站在东暖阁门外,扶着栏杆,望着外面纷纷飘落的雪花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幼妹,已经救走了。”康隆基从后面走过来,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谢太公爷。”周安回身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……可惜了,吴绪宽已中品天罡境,轻易杀他不得。”康隆基又好似自言自语的说,有些惋叹。

    周安了然。

    却不知,康隆基将此主动透露给自己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吴绪宽已经中品天罡境,倒是让人很意外,他是十年前才跨入天罡境,五十多岁入天罡,一般来说是很难再有进步的。

    这天罡境与地煞境比,本就是天差地别,哪怕是初入天罡境,也能将所谓的半步天罡轻易打杀了,那半步天罡,其实也就是地煞圆满的极致而已,与天罡并无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而中品天罡境,与下品天罡境,又是一个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这个,你先替咱家收着。”康隆基说着伸手,手中垂下了一个由红绳绑着的紫色玉佩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安不知道康隆基是何意,但也是先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“此物,你将来若有机会,见你幼妹时,替咱家将这交给那救了你幼妹之人。”康隆基道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看紫色玉佩,眨巴眼睛,迟疑着道:“太公爷,您何不亲自给她呢?”周安知道是谁救了周莹,他当然也知道,樊九黎是女人。

    “咱家时日不多了,怕是撑不到那一天。”康隆基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很平静,周安却心头剧震。

    康隆基竟然主动对自己说,他现在的身体情况,那他究竟是已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