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八十九章 密侦卫
    密侦卫是东乾王朝立国以来,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特务机关,其是由东乾太祖、开国皇帝武元胤一手建立,成立于开元二年,其编制一直维持到今天。

    当年,武元胤设立密侦卫,其本意为了刺探江湖,防备江湖人作乱。因为武元胤便是出身江湖,他正是依靠江湖人的鼎力支持而起家的,所以他明白江湖人有何种能量,若在盛世还好,江湖人也翻不起太大浪花,但只要是乱世,江湖人就能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所以,密侦卫建立之初的职责,仅限于刺探江湖,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其实当年武元胤完全有能力荡平江湖,一场武林浩劫足以倾覆一切,也不用这般防备,但武元胤处于很多原因,并没有这么做,或是因为,他不想落得背信弃义的污名,又或者,他明白,江湖不可能被彻底铲除。

    就算在某个时期,江湖上没了门派教派,三教九流都成了良民,但要不了多久,江湖就会自然而然的再次形成,杀不杀不完的,所以只能防着。

    密侦卫在建立之后,曾有一时凶名,但因种种原因,最终失势了。

    可称一代天骄的武元胤,是在开元十年猝然离世的,才做了十年皇帝,那年他也刚四十岁,他的死因是一个谜,不过当时已经天下太平,他的长子继任皇位,未有波折。

    武元胤重视江湖,之后他的子子孙孙,历代皇帝,可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虽然密侦卫的职能曾也有过扩大阶段,尤其是在两百年前的乾厉宗时期,密侦卫被赋予了监察天下的职权,但在之后,又盛极而衰。

    到了近代,密侦卫因为奸臣当道、贪腐横行,再加上不受皇帝重视等原因,已是彻底失势。

    甚至,原本独立编制仅对皇帝负责的密侦卫,在乾世宗时期,被交由给都察院负责,都察院虽然依旧没有直接干涉密侦卫侦缉的权利,却可以对其进行监督,若发现密侦卫内有不法之事,可向内阁禀告,或直接向皇帝禀明,而密侦卫若行使抓捕之权,还需要向都察院报备。

    就是,他抓谁,必须先跟都察院说一声。

    这大大限制的密侦卫的权势。

    现在的密侦卫,已经只能算是一个权力一般需看人脸色的侦查部门,不过其有一点还是极为重要的,那就是,密侦卫是当前东乾最大的情报部门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实际上这个部门已经算是半瘫痪了,无法良好的运转。

    密侦卫内也是贪腐横行,问题便出在这里,这衙门已经烂透了,不仅是在乾京城,在地方,也是与地方官员层层勾结。

    想让密侦卫调查那个地方官是贪官,那是难上加难的。

    镇抚司衙门开刀第一人,是密侦卫指挥使乌国钰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定的!

    就在今日,镇抚司成立之后,在先抓谁的问题上,女帝是亲自参与讨论的,周安进言,提议抓乌国钰,并向女帝阐述了原因。

    首先是乌国钰的官衔,他是正三品的官,算是大员了,但放在整个乾京城,又是不高不低的。

    其次,虽然密侦卫是最大的情报部门,但这部门已经是没卵用,尤其是对吴绪宽来说,这部门的作用不大。

    另外,乌国钰在很久之前就请病假了,他是真的病了,除了大朝日那天他来上朝给吴绪宽助威了外,最近几个月,一直都没上朝。

    他病的已经要不能管事了,这大大削弱了他的价值。

    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他又是吴绪宽的铁杆亲信。

    所以抓他很合适,既表明了女帝要打击奸党的决心,也不至于引得吴绪宽直接造反,毕竟抓了乌国钰,不至于让吴绪宽伤筋动骨,就是脸上不好看而已。

    女帝是听了周安进言,觉得有理,所以便点头准了。

    她是不知道周安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周安根本就不是因为乌国钰现在这个情况,才想第一个抓他,与他情况相当不上不下的奸臣可不少,但周安就想先抓他,原因嘛……自然是他看上了密侦卫!

    密侦卫的底子太好!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曾经具有监察天下权利的庞大特务机构,密侦卫曾经布局天下,在整个东乾王朝哥哥州府,都设立分部,全天下任何一个稍微大点的县城,都有密侦卫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虽然,现在密侦卫已经烂到了骨子里,贪腐顽疾彻底毁掉了它。

    但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密侦卫的骨架还在,它就像是一颗曾经极度茂密的参天大树,现在这颗大树的主干已经千疮百孔,但那些分杈,那些枝叶,都还在,而且非常茂盛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存在了三百多年的特务机构,一代代密侦卫人散布天下,他们或在明,或在暗,他们都还存在!

    只要将密侦卫的“主干”更换,重新连上“枝杈”,密侦卫马上就能发挥出可怕的能量。

    所以乌国钰必须死,马上死!

    周安想要密侦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乌府门前,周安抬头看着匾额,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他身后,一同跟随而来的小亭子,以及两名司礼监老太监也分别下马,行到了他身后。周安一直都带着小亭子,他调入司礼监,小亭子亦是跟随。

    现在他出门办事,也让小亭子跟着,一是为了培养,二则是,他需要一个跑腿办事的人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司礼监老太监,全都是下品地煞境强者,是康隆基派给周安的,由于周安现在风头太盛,现在又要参与到镇抚司衙门的办案中,得罪的人必然是海了去了,刺杀这种事,是可能发生在周安身上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为保证周安安全,也是为了壮声势,康隆基给了他两个实力强大的老太监,陪他办事,听他差遣。

    三百锦衣卫,火速将乌府围了。

    袁胜师已经收剑如鞘,与周安并立,脸色非常平静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袁胜师抬手对身边示意了一下,多名锦衣卫上前,同时抬脚,踹开了乌府的大门,兵将们一涌而入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声尖喝,乌府迅速变得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大乱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,乌府大院内,乌国钰全家七十六口,皆被押于庭院之中。

    年近五旬的乌国钰连衣服都没来得穿,仅穿着很薄的睡袍,在这寒冬里,被押于雪地上,他并未跪地求饶,也没有诚惶诚恐,而是破口大骂,骂了已经有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本官要禀明吴阁老,你们这群乱臣贼子,目无法纪,你们……住手……快住手……咳咳咳……”乌国钰一边咳嗽一边骂。

    锦衣卫正在搜查乌府,翻箱倒柜的,很多箱子都从屋内抬出来,直接倾倒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乌大人,您别白费力气了,我们镇抚司办事,仅对圣上负责,您说我们是乱臣贼子,怕是不妥吧?”周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!你这阉人,住口,何时轮得到你这阉人与本官说教!”乌国钰指着周安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周安一眯眼,嘴角勾起了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突然向前两步,走近乌国钰,阴声问:“你刚刚,叫咱家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阉人,呸!!”

    周安看着乌国钰,猛的在自己腰间一抹,赤红的剑光闪烁而出,又瞬间收敛于无。

    乌国钰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但他,却没事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一被押着跪在地上的中年人脑袋直接飞了出去,颈间献血狂喷,无头尸体翻了出去,颤了两下才不动。

    先是寂静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女人的惨嚎声响起,孩子的哭声也是哇的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乌国钰脸色煞白,甚至想要挣扎站起来,但锦衣卫的刀交错压在他脖子上,他起不来,更说不出话,手颤抖指着周安,身体却突然向前一涌,一口献血喷在了地上,整个人看起来是快背过气去了。

    刚刚被杀之人,乃是乌国钰的大儿子,乌仁起。

    周安是一言不合就是杀人!

    乌国钰终究是要被灭九族的,先杀后杀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“都给咱家闭嘴。”周安又脆声道。

    院子里骤然止声,女人也不哭了,更是死死的捂住了孩子的嘴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说话。”周安又看着乌国钰道,嘴角带着让人胆寒的笑意。

    吱呀吱呀。

    随着踩雪的声音,小亭子躬着身子从后面走上来,抬手小心帮周安收了一下大氅,又低声道:“公公,莫着凉了……别气坏了身子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竟然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茶壶,递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茶壶还是暖的,周安看了一眼小亭子,手抱着茶壶先暖了暖手,而后对着壶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舒坦!

    “嗯?”后面突然传来袁胜师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安回身去看。

    却见袁胜师扭头向大门外的方向看,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周安也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地面在震动,有马蹄声。

    似乎有大队兵马正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锦衣卫办案,闲人退避!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惊喝之声在门外接连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