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章 胡搅蛮缠
    乌府门外,火光大亮。

    由一个个火把组成的长龙,从南而来,迅速汇聚于乌府门前,又四散而开,将乌府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。

    守在乌府外的锦衣卫不过百人,其余皆把守在乌府内,或在四处搜寻查探。

    而新到的这批人马,足有上千人之众,他们皆是身负兵甲,着官兵之服,一手持着火把,一手持着兵器,听到锦衣卫呼喝,他们不仅仅不退让,反而步步逼近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锦衣卫,皆是天策军、神策军的精锐,遇到这种场面,他们也是不怵,抽出兵器相胁,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?大半夜的不留在家,来这里惊扰百姓……”门外,高头大马上的将军明知故问的喝道。

    都说了锦衣卫,锦衣卫,他还问。

    自然是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乌府内马上又涌出了一群锦衣卫,周安、袁胜师皆被簇拥着走出大门,见了门外情况,周安眉头挑了一下,袁胜师则目光一冷。

    来的兵马,是西城禁军!

    那马上的将军,乃是西城禁军指挥使,李虎彪!

    “李虎彪,你这是何意?”袁胜师抬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袁将军,失敬失敬。”李虎彪坐于马上,对袁胜师抱拳拱手,倒是颇为客气,却听他话音一转道:“本官是不久前听人来报,说马连大街这边出了乱子,一群人明火执仗的封了乌国钰大人的宅子,似要行不轨之事,本官担心是有宵小作乱,这才带人前来……保西城平安,乃是本官职责所在,袁将军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看清楚了,这乃是锦衣卫办案。”袁胜师问。

    “清楚,清楚了。”李虎彪道。

    “清楚就请便吧,不要在此妨碍。”袁胜师这话说的直接,脸上也一直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不妨碍。”李虎彪似乎很好说话,他拉了一下缰绳,却又迟疑一下,而后对袁胜师正色道:“不过……袁将军,现在已是宵禁之时,你们镇抚司在这大半夜的跑这边来办案,惊扰了百姓,却又不向我们西城兵马司报备,怕是不妥吧?”

    “镇抚司巡查缉捕之权,不受制于任何衙门,仅对圣上负责,因此并不需要向你西城兵马司报备。”袁胜师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“如此嘛……”李虎彪却好似不知道这件事,“可我们西城兵马司,并未得到上面的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去兵部询问此事。”袁胜师道。

    “兵部……这大半夜的,兵部还哪有人,袁将军,您看这样如何,今夜你们先撤了,等明日一早,我去兵部问了情况,若真如您所说,那之后,您愿意什么时候来西城抓人,就什么时候来……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,镇抚司巡查缉捕之权得于圣上,并不受制于你们西城兵马司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周安算是听明白了,这李虎彪就是来找茬胡搅蛮缠的。

    乌国钰是吴绪宽的人,李虎彪也是吴绪宽的人,而且这两人还有私交,所以李虎彪这个时候带人过来,其真实目的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镇抚司要拿乌国钰开刀,事发突然,谁都没准备。

    想来,现在吴绪宽那边已经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而李虎彪带人过来,无非就是为了搅合搅合,拖延拖延,给锦衣卫添些乱子,甚至妄想让锦衣卫今日先撤了,明日再来……这当然是不可能的,锦衣卫若明日再来,吴绪宽这边必然是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,那些原本能找到的乌国钰的罪证,估计都会被消灭。

    抓了乌国钰,能不能给乌国钰定罪,有没有证据给乌国钰定罪,是关键。

    若没证据,不能定罪,那锦衣卫的首次行动就失败了,其后果很可能是引得满朝文武重臣上奏弹劾锦衣卫、弹劾镇抚司衙门,女帝若还一意孤行,便可能背上昏君的污名。

    所以说,李虎彪突然带人来将办案的锦衣卫与乌府一同围了,看起来是很冒失,法理上也不太能站住脚,却有深意。

    再说,什么法理不法理的,李虎彪也是能说会道,而且他一定是得到吴绪宽授意才带兵前来,他不怕之后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您这样,我们可就难做了……”高头大马上的李虎彪捏着胡须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难做?吾乃正一品护国将军,锦衣卫指挥使!今日之事,一切后果本将军承担,你等速速退去吧。”袁胜师平淡道。

    周安一旁听着两人辩驳,都快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袁胜师脾气真好。

    可惜周安并非镇抚司的首官,其对镇抚司虽有督察之权,但锦衣卫办事的负责人,依旧只是袁胜师,所以现在一直都是袁胜师说话,周安只是看着。

    他都替袁胜师着急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了他,可不会这般好脾气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话虽这么说,可本官有镇守西城之职责,你们锦衣卫未经报备,贸然跑西城来搞出这等大事,本官若当什么都没发生,不好吧?本官可不想背失职之罪!”

    袁胜师冷漠看着李虎彪,突然转身向乌府里走,同时对周围抬手示意了一下:“封门!”

    看起来他是也失去耐心了,懒得跟李虎彪废话。

    封门办案,你们西城禁军爱在外面围着就围着,不管了。

    周安转身,随着袁胜师向里走。

    却听后方李虎彪道:“来人,随本官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虎彪说着便下了马,在一群兵将的簇拥下就要向里走。

    袁胜师骤然停下脚步,紧接着又回身,一言不发的走到台阶下,抽出随身佩剑,在地上划了一长道,而后抬眼看了一下李虎彪,淡漠道:“越线者,视妨碍镇抚司办案,杀无赦!”他这话说的语气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说完话,他又回身向乌府内走。

    李虎彪却是面露冷笑,他就不信袁胜师敢当众对西城禁军出手,他依旧带着人向前走。

    而就在李虎彪与几名兵将,一同越过袁胜师划的那条线的瞬间。

    已经跨门乌府大门的袁胜师身体一晃直接化为残影,迅猛回身好似鬼影一般,闪烁出现在那道线前,剑光横扫!

    哧!呼轰!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李虎彪大惊,他也是地煞境强者,反应不可谓不快,刹那间便横刀相拦,却直接被击的倒飞了出去,滚出几丈远,将后面撞的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而除他之外,几名与他一同越线的兵将则毫无反应机会,头身分离,鲜血泼洒,染红了被雪覆盖的霜白地面。

    “噗!”李虎彪滚地吐血,又猛的抬头怒视袁胜师,“你敢——”

    “越线者,杀无赦。”袁胜师依旧冷漠的重复道,收剑入鞘,回身再入乌府。

    跟着他的周安抿着嘴角,表情奇异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应该收回心里刚刚对袁胜师的评价。

    谁说袁胜师脾气好的?

    他何止是脾气不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