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二章 亲自来找茬的吴绪宽
    吴绪宽竟然亲自来了,还是在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这就很值得让人玩味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袁胜师怒斩西城禁军多人,伤了李虎彪,那是在两个多时辰前的事了,之后周安又让小亭子回宫里讨要先斩后奏的信物,小亭子一来一回,算上不能在宫内骑马,去向女帝禀明耽搁的时间,总的算起来,也才一个时辰罢了。

    李虎彪的支援,竟然现在才来。

    又是吴绪宽亲自来。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门外的锦衣卫,先前没了动静,他们也是被镇住了,就算是有袁胜师的命令,他们也是不敢对吴绪宽动手的,其实就算是从法理上来说,吴绪宽身为内阁首辅总领军机大臣,他虽不能干涉锦衣卫办案,但若只是来看看,锦衣卫也是拦不得的。

    吴绪宽的到来,一时之间将所有人都镇住了。

    那些在庭院中忙前忙后的锦衣卫,全都停下,朝着南边望。

    周安、袁胜师等人本朝着南边走,见吴绪宽进门,便先后停下脚步,周安与袁胜师对视一眼,又一同向前迎去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。”袁胜师抱拳拱手与吴绪宽招呼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,您不是病了吗?这天寒地冻可别再把您冻坏了。”周安也开口,一口一个吴阁老,一口一个您的,但这话里有刺。

    “听闻锦衣卫办案,未经报备便在宵禁之时来此抓人,又与西城禁军冲突,杀害西城禁军多人,可是真的?”吴绪宽很直接,没搭理周安朝着袁胜师问,他就是来兴师问罪的!

    “锦衣卫办案,仅对圣上负责,其他衙门无权干涉。”袁胜师道。

    “无权干涉?就算无权干涉,那你又为何杀人?!”吴绪宽这话说的怒意十足。

    在他说这话的同时,乌府大门外涌进来大量兵将,皆是西城禁军与武骑军的人,人多的……很快便将院子占了大半。

    吴绪宽完全是来借题发挥的,他亲自前来,若被他抓了这等把柄,他亲自出手抓了袁胜师都有可能,袁胜师虽半步天罡,但与吴绪宽这个真正的天罡境,自然是没法比。

    周安心道了一声好险,幸好自己先前多了一个心眼,想的周全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料到,吴绪宽会亲自来。

    “本官得圣上口谕,若遇妨碍锦衣卫办案者,可先斩后奏!”袁胜师脸上毫无波澜,说着从怀里掏出黄布包,将布抖开,亮出了“如朕亲临”的令牌,“此乃圣上赐予本官的信物。”

    吴绪宽霎时间皱眉。

    感觉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因为他得到的报告,可没说袁胜师有这块牌子。

    而且,按照袁胜师性格,有这牌子,他早就亮出来了,他若之前在门外便亮出这牌子,李虎彪是万万不敢带人冲撞的,现在才拿出来,这属于阴人。

    但袁胜师,又非那种阴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不对劲,但吴绪宽可不会觉得那牌子是假的,袁胜师也不会拿假牌子唬人,事已至此,在从这一点上找袁胜师麻烦,就属于自讨没趣了。

    “哼,虽有圣上御赐信物,但一言不合便杀害同僚,袁将军真是好大的威风啊!”吴绪宽说着,又负手向前走。

    袁胜师没接话,也没阻拦他向前。

    庭院北端的屋门前,乌国钰全家都被押在这里,因为这院子非常大,再加上光线不好,南边门口又全都围着人,乌国钰也没第一时间察觉是吴绪宽来了。

    等吴绪宽向北走,走近了些,他这才看到。

    他看到吴绪宽,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,甚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大叫道:“吴阁老!吴阁老!下官冤枉啊,下官冤枉啊,吴阁老!您老人家要给下官做主啊!!”

    那压着乌国钰的锦衣卫,也是凶悍之辈,乃是神策军出身的百户,实力强,对女帝忠心,也不太将吴绪宽放眼里。

    他听乌国钰叫唤,便一记手刀砸在乌国钰后肩上,乌国钰被砸的直接趴在了地上,声音戛然而止,又开始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按理说,你们锦衣卫办案,本侯也不该搀和,但本侯既为内阁首辅,总揽朝廷大权,遇到此事若不过问,怕是不妥,本侯就问你一句,你们如此贸然缉捕朝廷重臣,抄没其家,这……可是有了确凿证据?他乌国钰究竟是犯了什么法,才让你们如此大动干戈?”吴绪宽走到院中时,朝着乌国钰的方向望了几眼,便停下脚步问袁胜师。

    “我们镇抚司得人检举,说这乌国钰身为密侦卫指挥使,在位多年,却尸位素餐,假公济私,中饱私囊,贪墨败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人检举?你们镇抚司才成立半日,便得人检举?”吴绪宽打断了袁胜师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!”袁胜师瞥眼看吴绪宽,他撒谎不仅仅不脸红,一点波澜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,可是有了真凭实据?”吴绪宽再问。

    “除检举给予之罪证外,暂未找到其他证据。”袁胜师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?”吴绪宽一下子火了,“没有证据你们便来此抓人?”

    “只是暂时还未找到其他证据,并非没有证据。”袁胜师回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证据,你们凭何抓人?”吴绪宽逼问。

    在袁胜师另一旁的周安,又要听不下去了,这个袁胜师……还真喜欢讲道理,这话题有什么好扯的,吴绪宽也是来找茬的,直接怼他就是了,何必跟他啰嗦。

    周安又瞥了瞥似动了真怒的吴绪宽。

    他突然明白了,吴绪宽为何现在来。

    因为到了这个时候,锦衣卫还在搜查乌府,说明锦衣卫没找到证据!

    他是把什么情况都想到了,他若是在得到袁胜师杀人的报告后,马上便过来,刚好碰上锦衣卫找到了乌国钰贪腐的罪证,那场面会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他到时候是不好替西城禁军出头的,因为这事闹起来,很容易给西城禁军戴上包庇贪官的帽子,甚至可能牵连到李虎彪,到时候可就不是死几个人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才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锦衣卫都没搞出结果,也没将乌国钰等人从这里押走,定是没找到证据。

    他是吃准了这一点,才亲自来这里找茬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若给他机会,他必然是要直接将镇抚司衙门直接捏死的!

    现在就是一个机会,在没证据的情况下,仅靠他人检举,便抓了朝廷重臣,若之后找到的证据还好,可要是没找到……镇抚司很可能就会成为东乾王朝立国三百七十二年中,存在时间最短的衙门。

    毕竟是第一次办案,是不容出错的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证据之事,就不劳您费心了吧?”周安从袁胜师身旁走出,脆声连道:“锦衣卫办案,不问过程,只要结果……再说,锦衣卫若在执法中,有不法之举,咱家身为圣上亲命的监察钦差,自会向圣上禀明情况,可不需要您在这里,一问再问。”

    吴绪宽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自从周安在朝堂上怼了吴绪宽后,他可是出了大名了,现在谁都知道,周安是女帝的铁杆心腹,而且是胆大包天极为狂妄,哪怕是吴绪宽,也别想用官威压他,有本事就直接杀了他,不能直接杀他,就得有被他怼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吴绪宽看着周安露出冷笑,“你这小太监,虽对镇抚司有监察之权,可你管得了本侯?本侯今日若没来,也就罢了,可今日本侯来了,见你们锦衣卫在这里无凭无据胡乱抓人,残害忠良,本侯身为内阁首辅,若是不管不顾,纵容你们肆意妄为,上对不起圣上,下对不起黎民百姓!本侯现在只是问你们可有证据,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吴绪宽胡咧咧的本事也是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他说对了,周安真管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证据会有的。”周安淡笑道,“吴阁老还是先请回吧,不要妨碍锦衣卫办案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吴绪宽冷哼一声,“本侯不走,也不会妨碍锦衣卫办案,今日本侯就留在这里,倒要看看你们锦衣卫,是如何将所谓的证据无中生有……”

    吴绪宽说完,便带人朝西边走。

    他走到西边屋檐下,直接在屋檐下的椅子前坐下了……就是之前周安坐的那把椅子。

    跟随吴绪宽一同而来的吴艾龙、龚长青等人,都聚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其他兵将,则在院子里散开。

    这架势……完全就是一副要看着你们锦衣卫如何办案、如何找到证据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