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三章 你说什么?你大声一点!
    吴绪宽这一招,称得上是很妙了。

    或许他从一开始便抱有这个目的,来看看,来找茬,找茬不成,他也不走了,他要看着锦衣卫办案。

    虽然他说他不会妨碍锦衣卫执法,但他既然坐在这里,实际上就已经是一种“妨碍”。

    首先,锦衣卫很难对乌国钰进行刑讯逼供,如之前周安随意杀人之事,肯定也不能轻易再来,其次,吴绪宽的存在,给了乌国钰底气,对乌国钰以及再次其他人,更是一种恐吓。

    以至于,无人会交代招认什么,不能招认,更不敢招认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,锦衣卫若今夜找不到乌国钰贪腐的真凭实据,是很难将乌国钰全家从这里带走的,吴绪宽之前可是一直在强调证据,锦衣卫在无证据的情况下,将朝廷三品大员全家扣押,还对其进行抄家搜查,这已经很过分了。

    要是再将人押走,收入内狱,吴绪宽肯定是会炸的!

    他巴不得锦衣卫这么干,这样他就有发作的理由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势,可以说对锦衣卫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第一次办案,在这里搜查了两三个时辰了,也没找到什么罪证,周安还杀了乌家的人,现在吴绪宽又来这里盯着,导致锦衣卫束手束脚,如此种种,怕是要完。

    然而,吴绪宽却是不知。

    周安是已经知道了赃物罪证都在哪里,只是之前没说罢了,他是在等人来,等其他人来支援李虎彪,其中意义,可不仅仅是恶心人。

    当然,周安也是没想到,吴绪宽竟然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这算是……意外惊喜?

    锦衣卫又开始紧锣密鼓的搜寻,里里外外,一副掘地三尺也要早出罪证的样子,乌国钰全家老小,还是全都被压在院子北面的屋门前。

    乌国钰看起来是快要不行了。

    本就有病,穿着又薄,还被锦衣卫给打了,他趴在雪地上,喘的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吴绪宽知道他情况,也没管他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他巴不得乌国钰直接病死呢,现在马上就死,锦衣卫又没找到罪证,那锦衣卫的罪过可就大了,后果可不仅仅是撤掉镇抚司衙门那么简单,吴绪宽甚至能顺势逼女帝给袁胜师治罪。

    女帝若不肯,吴绪宽就能让她背上昏君的污名。

    毕竟,逼死朝廷三品大员这种事,可是会引发轰动的。

    锦衣卫在忙。

    袁胜师又开始在院中翻箱倒柜,想要找到蛛丝马迹,此时他在看的,是锦衣卫从乌府账房里搬出的箱子,里面是乌府日常开支的账本。

    他想要通过账本,找出乌国钰贪腐的罪证,所以看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周安又坐下了。

    他完全一副看热闹的样子,吴绪宽占了他的椅子,所以他让小亭子去东边的厢房里搬出椅子和小火炉,他又在东边屋檐下坐下了,与吴绪宽隔着整个院子,正对着。

    周安是还不急。

    本已胜券在握,没急的必要,如果锦衣卫能自行找到藏匿的赃物,那再好不过,周安也省得麻烦了,还显得锦衣卫有办事能力。

    吴绪宽身边,兵部尚书龚长青一直在低声与他说话,说了一阵,龚长青又迈步到了院子中,与袁胜师搭话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问问袁胜师,是否有什么发现,搅合搅合,套袁胜师的话。

    “公公,您的茶,小心烫。”小亭子又从后面的屋子里走出来,将刚刚沏好的茶递给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抱着小茶壶,抿了一口茶水,优哉游哉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就气人!

    “咳!咳咳咳咳咳……”北屋门前,乌国钰突然开始剧烈的咳嗽,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些,他之前因为身上有病,在加上寒冷,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。

    此刻一咳嗽,反而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!下官冤枉啊,吴阁老,您要给下官做主啊!那阉人不问青红皂白,便杀了下官的儿子,我那可怜的儿子啊……”乌国钰又开始叫喊。

    告状了。

    周安确实是杀了他儿子,而且这事儿真说起来,周安挺没道理的。

    但,吴绪宽只是望了一眼乌国钰,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他没因此找周安的麻烦。

    原因很多,一是那该死的“如朕亲临”的牌子,虽然牌子在袁胜师手上,但不等于,周安不能用,就算去问女帝,女帝也是向着周安说话,问不出结果。

    另外,吴绪宽知道周安巧舌如簧胆大包天,什么都敢说,胡搅蛮缠的本事也是一绝。

    吴绪宽是真没心气跟周安扯皮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说破大天,也都是可有可无的小事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看锦衣卫能否找到证据。

    找不到证据,吴绪宽就将镇抚司直接灭掉,找到了……计较周安杀了谁谁谁,也没多大意思了,反正都是要杀的。

    吴绪宽没搭理乌国钰。

    周安却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在几个太监的簇拥下,直接向乌国钰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您看,您快看……他……他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乌国钰都快吓疯了,周安多胆大妄为他是知道的,这周安要是怒而杀了他,不管周安之后会怎样,他死的可是太“冤”了!

    吴绪宽依旧没管,只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周安一刀砍了乌国钰,周安敢这么做,他就敢亲自对周安出手。

    周安带人,走到了乌国钰全家前。

    而后他一抬手,将手里的茶壶交给了小亭子,再次向前,一直走到乌国钰近前才停下,他蹲下身,扬了扬手指,示意押着乌国钰的锦衣卫挪开刀,而后一手搭在了乌国钰肩膀上,凑近了阴测测的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乌国钰都要吓死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胆子小,而是周安多狠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咱家再给你一次机会,重新说……”周安轻拍乌国钰的肩膀,冷眉侧目盯着他。

    乌国钰竟露出了畏畏缩缩的神色,他不敢赌周安不敢动他,这都是没准的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朝着乌国钰这边望。

    袁胜师也在看,他皱了皱眉,觉得不妥,但也没出声。

    这周安若是真当众动了乌国钰,事态马上就会恶化的不可挽回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,既然选择了当贪官,你就该有死全家的觉悟,是吧……”周安几乎凑到乌国钰耳边,对乌国钰说这话。

    没人听到周安在跟乌国钰说什么。

    乌国钰也没回话。

    周安却突然歪头侧耳听,紧接着大叫了起来:“你说什么?你大声一点!”

    乌国钰是懵的,自己说什么了?什么也没说呀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周安又好似听清的样子,一下子站了起来,先瞥了一眼吴绪宽,又看向袁胜师道:“他招了。”

    乌国钰更懵。

    自己招什么了?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