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四章 下官没招啊!!
    乌国钰招了?!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端坐在西厢房屋檐下的吴绪宽不动声色,以他心性,不可能因为周安一句话便失了神色,他不相信乌国钰会招认什么,自己没来时,他都不会招,自己现在坐在这儿,他更是不敢招!

    能不能找到乌国钰贪腐的证据,关乎的可不仅仅是乌国钰自己的生死,还关乎吴绪宽与女帝的博弈,乌国钰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,吴绪宽认为,周安是在唬人,定还有后招。

    不仅仅他如此认为,在场其他人也是如此认为,甚至连袁胜师,都持怀疑态度,

    乌国钰没有招认的道理。

    他这么想死?这么想全家死?他不怕吴绪宽了?

    “我……招什么?本官什么都没说,你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果然,乌国钰开始大叫,他真的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周安却是回身一叹,有些悲悯的看乌国钰:“唉,乌大人,您何必了,说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说什么了……我……咳咳咳……”乌国钰话没说完,又开始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管他,径直向袁胜师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院中碰头,袁胜师给了周安一个疑问的眼神,其实他是想问,周安这是什么算计?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周安身上。

    周安对袁胜师示意,等袁胜师附耳过来,他低声道:“东西,就在你我脚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袁胜师一愣,眼泛精光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却是猛的双臂一展,身上披着的大氅直接向后扬飞了出去,他里面穿的是彩绣九蟒袍,只见他又向后一个空翻,张开的双臂略微一翻,双手握拳,周身猛然掀起狂暴的气流,气势瞬间达到顶峰!

    恐怖的劲气在周安周身飞旋着,飘落的雪花不仅仅进不得他的身,反而被吹成了笼罩在乌府上空的雪龙卷。

    周安看起来瘦弱,但他外修通神,并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袁胜师明白周安要做什么,反应极快,几个闪身,便将院子中间堆的几个破箱子、杂物等,全都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他更是没忘一直在附近的兵部尚书龚长青,拉其向后躲远了。

    周安身体一个前闪,带着惊人的气势,凶猛斜冲向地面,悍然一拳,直接打穿了带面上铺装的厚石板,半个手臂没入地下,紧接着又向上一甩,劲气爆发上掀。

    轰!轰隆隆!!!

    院中地面因周安这一击,直接掀飞了起来,那一块块三尺长宽半尺厚的铺装石板,如浪潮一般汹涌而起,与飞雪、泥沙一同,向院子南端飞去。

    被掀飞的石板足飞起五六丈高,以泼洒之势向南,场面颇为震撼。

    周安又双臂一划,身体一震,迅猛一个翻身,周身带着狂暴劲气,一巴掌拍在了已被掀飞石板露出下方泥土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好似闷雷般的响动,使地面一震,又沉寂大约一息,却闻得“轰隆”一声,数不尽的泥土竟从周安落掌处炸起,形成一直径近丈的泥土柱,向上冲击。

    周安顺势后跃躲闪,在两丈外站稳了。

    地下的泥土,飞上了天空,好似泉涌,而在这些泥土沙石中,竟还有一些金属碎屑,以及……成锭的金银。

    轰鸣震动持续一阵,飞扬泼洒的泥土归于地面,一切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自己打出的大坑,又目光一扫,直接弯腰,在自己身前地上,捡起了一锭刚刚飞过来的金锭,看了看,拿在手里把玩。

    吴绪宽终于变色,再也坐不住了,在椅子上霍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快,将这里挖开!”袁胜师打破了寂静,挥手喝道。

    周围锦衣卫反应过来,迅速聚集在院中,一些人跳入了坑中,直接用手开挖……锦衣卫平均实力虽不如神策军,但也不差,一个个都是功夫了得,放在江湖上,怎么也都要算是二流高手了,其中更有地煞强者。

    虽然没准备足够多的趁手器具,但他们就算是用手挖,也是不慢了。

    而且,周安已经在地上打出了开口,他们并不需要挖太多,便能摸到箱子。

    很快,第一个箱子便从大坑里抬了出来,这箱子是破的,盖子已经碎了……是被周安之前打破的,正因为这箱子破了,所以才有金银从里面崩出来。

    周安走到这破箱子前,抬脚将箱子踹倒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金锭银锭撒了满地。

    周安回身看向乌国钰,阴柔道:“乌大人,您还有什么话说?!”

    乌国钰已经脸色煞白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真没说啊!

    可怎么,怎么就被找到了?

    在某个瞬间,乌国钰身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,是不是被周安迷惑了心智真的说了什么,他都有些怀疑自己了。

    大大小小的箱子被一个一个挖出来,全都被打开,里面不仅仅有金银,还有珠宝首饰,甚至一个箱子里,还装了足足半人高水缸大的整块白玉原石,也不知道价值几何。

    乌国钰知道,完了,自己完了!

    周安正看着乌国钰,看他的反应,小亭子脚步很轻的走到周安身后,他捡起了周安之前甩掉的大氅,已经抖干净。

    “公公,小心着凉。”小亭子将大氅披在了周安身上,帮周安收紧,而后又将小茶壶递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抱着小茶壶暖手,又向乌国钰走了几步,而后道:“乌大人啊,事已至此,您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招,我没招,我什么都没招!”乌国钰突然疯狂的叫喊起来,这话却不是对周安说的,而是对吴绪宽:“吴阁老,下官没招啊,下官真的什么都没说,吴阁老,您要相信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抬了一下眉毛,微微侧身,扭头看向了西厢房屋檐下的吴绪宽。

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乌国钰竟然还想着向吴绪宽证明自己没招,他不想让吴绪宽觉得自己是叛徒,这……

    吴绪宽老脸已经阴沉的吓人,他负手在西厢房屋檐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周安看他。

    他也看周安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周安嘴角缓缓上翘,又露出了那种,意义不明的笑容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后面传来锦衣卫的爆喝声。

    周安猛的回身,却见乌国钰竟然奋起反抗,他本是地煞境,虽病的极重,这天寒地冻的又被折腾的不轻,但突然爆发,看押他的锦衣卫被打的措手不及,竟被乌国钰夺去了刀。

    乌国钰拿到刀,猛然向后一跃,跳上了北房门前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他拿到刀却并未伤人,而是将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。

    周安暗道了一声不好,迅猛向乌国钰窜去。

    却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下官没招啊!”乌国钰悲吼一声,猛的将刀一划。

    鲜血泼洒。

    乌国钰直挺挺的倒在了门前。

    他竟然自刎了!

    这特么是以死明志吗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