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五章 满门抄斩!
    乌国钰夺刀自杀的举动,让周安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是没想到,乌国钰到了这一步,还有这份胆气!这份决绝!

    周安是绝不能让乌国钰就这样死的,其实他不求乌国钰真的招认什么,也不求他能指证谁,周安只是想看他的记忆而已,周安要通过乌国钰的记忆,了解密侦卫现今的情况,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,谁跟乌国钰沆瀣一气,谁看不惯乌国钰,被乌国钰打压等等……这关乎到周安能否顺利接手密侦卫,必须得看!

    乌国钰要是如此就死了,可是坏了周安的大事!

    “老爷!!”

    “爹!!”

    北房门前一片大乱,乌国钰的妻女皆哭喊了出来,但他们都被锦衣卫押着,也只能叫一叫罢了。

    乌国钰倒在台阶上。

    周安腾空跨步数丈,以轻功飞身到了门口,一把提起了乌国钰,抬手在乌国钰肩胛、胸膛上重点几下,却根本无法给乌国钰止血,这点穴法,他掌握的好不够精深,而且乌国钰是把自己脖颈上的大动脉划开了,那已经不是在流血,而是在喷血。

    “来人!封门!不要打搅咱家救治于他!”周安尖喝着,拎着乌国钰便窜入了北房中,身上劲气一抖,北房门便又被吹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锦衣卫聚于门前,小亭子以及那两个老太监也过来,却都守在门外,没进去。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周安并未救治乌国钰,乌国钰虽然自己割了脖子,但不会马上就死,至少还能坚持些许时间才会彻底断气,周安是能救乌国钰的,以生愈术,足以将乌国钰从鬼门关里拉回来。

    但那样做意义不大,乌国钰并不会招认什么,已心有死志。

    因此,周安直接对乌国钰施展了知魂术。

    就在他将死前,看了他记忆,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以救治为由,让人封门,只是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“知魂术”这一能力,尤其是不能被吴绪宽看到。

    然而周安多虑了,吴绪宽并没有要过来看看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没那个心气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乌国钰自杀死没死cd已不会影响什么,锦衣卫第一次办案,可以说已经是办成了!而且办的漂亮,毕竟在乌国钰家中院子地下挖出金银这种证据,是不容推翻的,也不容辩驳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铁案!

    屋内,周安手按着乌国钰的头,乌国钰身体剧烈的抖,却无法发出叫喊声,他已经喊不出来了,要死了。

    屋外,吴绪宽冷眼看着北边。

    他未等周安从屋内出来,也未等乌国钰是死是活的结果,便又冷哼一声,负手大步而去!他就这样走了,跟随他一同而来的人,也都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已成定局,他再留在这里,也没意义。

    吴绪宽走了,西城禁军与武骑军也浩浩荡荡的离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北房门开了,被喷了一身血的周安从内走出,他神色肃穆,出门便道:“乌国钰畏罪自杀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没救回来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根本就没救。

    “老爷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,爹啊……”

    门前哭喊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都给咱家闭嘴!”周安横眉冷喝。

    门前骤然止声。

    小亭子就在北房门口,见周安一身是血,脸上手上也都是,马上从怀里掏出了干净的白手帕,递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擦了擦手,轻轻抹了抹脸,也未在意身上的血。

    乌国钰是死了,但案子还没办完。

    锦衣卫又开始在院子里挖箱子,大箱子小箱子,最终一共挖出了近二十个,小箱子里装的值钱物件不多,但那几个大箱子,可是装满了金银。

    铁证如山!

    这案子可大了。

    而周安还知道,这在院子里挖出来的,也只是乌国钰贪腐的小部分而已,他看了乌国钰的记忆,知道乌国钰这些年究竟捞了多少,放在整个乾京城来说,他也是排的上号的巨贪了!

    虽然他自是一个三品官,但他的职务太特殊。

    密侦卫指挥使,说白了,他是东乾王朝最大的特务头子,理论上是可监察天下,见贪官就抓的,他又是吴绪宽的亲信……如此身份,使得无论是地方,还是在京城,巴结他的官员都如过江之鲫,每年地方上给他运来的孝敬,就不知多少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还要继续向上孝敬,要给吴绪宽送钱,但他哪怕只留下小部分,也是一笔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了。

    吴绪宽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,所有箱子才挖出来。

    先简单清点了一番,而后又重新打包,准备带走。

    乌国钰的全家老小,也是要押走的。

    周安却在此时,凑到袁胜师身旁,与袁胜师耳语了一阵,甚至还发生了一些争执,最终袁胜师还是点头了,同意了周安的安排。

    院中坑旁,周安与袁胜师并立,他才与袁胜师说完话。

    袁胜师看向北边,北屋门前乌国钰的全家老小,脸色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袁胜师突然抽出了自己的剑,以剑指天,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不少锦衣卫都愣了一下,紧接着皆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刀光起,鲜血泼,哭啼与惨嚎声交织,人头滚滚!

    周安望着好似人间炼狱的一幕,定了定神,垂下眼帘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他不能等!

    也不想将乌国钰全家押回镇抚司衙门再审判,看了乌国钰记忆的他知道,乌国钰之所以想要以自己的死,来向吴绪宽证明自己不是叛徒,就是为了保全他的一家老小,另外,他还有外宅,还有私生子,这些,吴绪宽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希望吴绪宽能保他全家,哪怕只保下一部分,也好。

    周安又怎能让他如愿。

    不是周安嗜杀,而是,此乃女帝与吴绪宽博弈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因为乌国钰自杀了,所以就算给他定罪,最终也只能定一个贪腐之罪,而这个罪,要看贪腐的数额,来定是否牵连其家人,而就算牵连,一般也只是将其家中男丁充军流放,或卖作奴仆,妻女则没入官籍送入教坊司,也就是官家的妓院。

    是不会满门抄斩的,更不会灭九族。

    灭九族这种刑罚,一般都是用在谋反之罪上。

    而因为乌国钰自杀了,很多事是死无对证,很难给他定谋反之罪。

    但,若是巨贪,满门抄斩也非不可,都在皇帝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这就有了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锦衣卫第一次办案,不仅仅要办成铁案,还要办的漂亮,办出威势,甚至于凶名!

    周安是不能给吴绪宽搞事情的机会的,如吴绪宽真有了保全乌国钰家人的想法,他无论是明里进言,还是暗地里派人直接将人劫走,护送出乾京城,只要他成了,对女帝来说,都是一种打击。

    这会让追随吴绪宽的那些人,都会产生哪怕自己死了,吴绪宽也会保全自己一家老小的心理,让他们有了这种心理,是不利于镇抚司之后办案的。

    所以,先杀!

    杀了干净!

    锦衣卫就是这么不讲道理,有本事就去找女帝告状,反正也没杀错人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乌国钰案轰动乾京。

    据传,昨日夜间,刚刚成立的镇抚司衙门,遣数百锦衣卫夜闯密侦卫指挥使乌国钰府上,在其府内查抄出其贪腐来的巨额银钱。

    乌国钰贪腐事发,当场畏罪自杀,而锦衣卫在当夜,便将其满门抄斩,乌国钰全家上下七十六口,无论男女老幼无一幸免,另有数十奴仆婢女也被当场处斩,其余奴仆皆被就地遣散。

    另有坊间秘传,说内阁首辅总领军机大臣吴绪宽,昨夜曾带齐兵马,亲自到乌国钰府上,力图保下乌国钰及其全家,却是没成。

    流言蜚语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乾京城民间百姓无不拍手称快,而朝廷上下,却风声鹤唳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镇抚司锦衣卫之凶名,就此打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