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六章 血洗密侦卫
    锦衣卫第一次出手,称得上稳准狠。

    吴绪宽也似乎只剩下两种选择,要么直接起兵造反,要么就憋着别说话,没有第三条路可选,毕竟乌国钰案,是铁证如山,若是想要给他翻案,怕是会翻案不成,还惹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而毫无疑问的是,吴绪宽不会因此起兵造反,乌国钰他不配让吴绪宽如此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吴绪宽也没因此伤筋动骨,甚至可以说没什么损失,就是脸上不好看,且会人心惶惶罢了,那密侦卫本来就已经没什么卵用,对吴绪宽夺江山之事,是没多大帮助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不如西城禁军指挥使李虎彪来的有用些。

    十月二十八这一天,锦衣卫在下午时便全体出动,开始了大肆抓捕行动,昨夜乌国钰已经伏法,而今日所抓之人,皆是与密侦卫有关之人。

    如乌国钰的在密侦卫的副手,也就是密侦卫的指挥同知,以及下面的千户、百户、总旗,甚至连最下面的探子、线人,都有被抓的。

    针对同一部门的这种规模的抓捕行动,在东乾历史上几乎没有过,因为你就算知道这衙门上下全都是贪腐之辈,也不可能一起都抓了,得一步一步来,一步一步抓,不然这衙门就废了,连个管事的人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现在朝廷里皆是贪腐之辈,就算没有他吴绪宽存在,女帝也不可能让人一次性将人都抓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做的后果,是整个朝廷都停止运转。

    但这次,锦衣卫做的就是如此过火。

    可以说,是“血洗”了整个密侦卫,基本是将这衙门给废了。

    周安会看人记忆的法门,又因他已获得了女帝的全部信任,所以这事儿基本上是,周安让抓谁就抓谁,甚至都不用报禀女帝,周安只需要与袁胜师说,袁胜师基本也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而如此大动干戈的抓捕行动,也是周安一手策划的。

    若是针对其他衙门,或许还真不能这么干,但密侦卫不同,这本就是一个半残废的特务机构,就算直接将密侦卫撤了,所有人员遣散,也不会影响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抓他多少人,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从十月二十八的下午开始,抓捕行动足足持续了数日。

    要抓的人太多,要审的人也太多,还要抄没家产,追踪畏罪潜逃者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时间便到了冬月初三。

    也就是十一月初三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。

    乾京城中城,与皇宫仅隔了两条街的屯溪大街。

    密侦卫司衙门,便坐落在这大街上。

    前些日锦衣卫便来过,今日又来了,将整个密侦卫司皆被包围了,锦衣卫们一拥而入……目前的密侦卫司衙门,管事的基本都被抓了,剩下的都是一些底层的办事人员,他们见锦衣卫又来,也是慌的不行,却不知道,锦衣卫今日又要抓谁。

    然而,锦衣卫今日不是来抓人的。

    而是来挖东西!

    周安从看了乌国钰记忆那天起,就知道密侦卫司衙门里,也被他埋了贪墨以及巧取豪夺来的赃物,但他没马上让人来密侦卫司衙门挖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知道,这里不仅仅藏了赃物,还有其他罪证,足以牵连很多人的证据。

    周安是担心,先挖了这里的东西,会在密侦卫内部引出乱子,致使一些人望风而逃,这会给锦衣卫之后的抓人行动造成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等到今天,等该抓的人都抓的差不多了,这才来带人挖东西。

    锦衣卫先在密侦卫司衙门的正堂地砖下,起出了几个箱子。

    之后又在衙门后院的小园子里,挖出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还有密侦卫司衙门的马棚里、兵器库房里,都找到了藏匿的赃物。

    甚至在乌国钰的办公书房里,也有赃物。

    锦衣卫将密侦卫司衙门,翻了一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这乌国钰也是心大,他藏在密侦卫司衙门里的东西,比藏在自己家里的还多。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这也是他聪明的地方,藏在这里,甚至比藏在他家里都安全,因为他若因为其他事被抓,肯定是会被抄家的,但不管怎么样,也不会查抄这衙门才对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藏在衙门里,就算被发现了,乌国钰也可以说不是自己的,毕竟这衙门这么大,办公的人多了,谁都能藏。

    晌午刚过。

    密侦卫司衙门,前院的大堂门口。

    院子里很干净,虽然前些天下了很久的雪,不过这几日没下,雪都被清扫干净了。

    已经挖出来的箱子,都被搬了过来,摆在了门口处,有些箱子是已经打开了,装的不仅仅是金银,还有前朝瓷器、古董书画,珠宝首饰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锦衣卫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周安也正在细细的翻找。

    他在找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,这些东西关乎周安能否顺利让密侦卫重新运作起来,他虽然看了乌国钰的记忆,但知魂术看的本就不是详细记忆,只看重要的记忆,而且很可能只是看了一个片段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情况是,周安知道那些东西在密侦卫司衙门里,但具体藏哪里了,并没有在乌国钰的记忆中体现,周安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至于密侦卫其他人……这些天抓了不少,审了不少,也杀了不少,周安看了不少人的记忆,但他们,都不知道这至关重要的东西,在何处。

    这东西,在密侦卫建立之初便定下了规矩,只能由密侦卫指挥使把持。

    七八个锦衣卫,又抬了一些箱子过来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这些箱子的样式,不像是从地下挖出来的,便抬头问:“哪里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回公公,是在书房的暗格里,还有些零散的东西,我们是找了其他箱子,给装过来的。”一黑脸锦衣卫连忙回周安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!”周安点了点头,抬手示意他们去忙吧,便走过去,将几个箱子打开,看了看。

    一些字画、玉器,还有一些书。

    周安随手拿起一本书,翻开了几眼,便丢了回去,又拿起一本,再翻……

    袁胜师本在一旁不远处翻翻找找,随便看看,见有新箱子搬过来,他也凑过来,跟周安一样,他竟然也只拿书看,他似乎也是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翻了一本又一本,一个箱子里没有,他又翻另一个。

    袁胜师在另外一个箱子里又拿起了一本古籍,翻开去看,目光一下子便定住了,他被吸引了,开始认真的看,缓慢的翻。

    在一旁翻找的周安瞥向袁胜师。

    袁胜师注意到了周安的目光,也瞥了周安一眼,而后将那古籍一合,对周安一晃那古籍,是给周安看了封皮上的字,后道:“我要拿走。”

    那古籍封皮上写着几个字——剑解十三式!

    “剑法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袁胜师应了一个鼻音。

    “随便拿……”周安表现的很无所谓,虽然这些都算是赃物,但以袁胜师身份来说,他在查抄的赃物里拿武功秘籍,这事儿就算被女帝知道了,女帝都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袁胜师是剑痴,这是谁都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周安虽对锦衣卫有监察之权,但他可不是那种刻板的人,而且,他还想着与袁胜师打好关系呢。

    说真的,周安若有机会,巴不得送袁胜师几本剑法秘籍。

    拉拢拉拢,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刚刚咱家翻的那箱子,里面也有几本剑法秘籍,虽都是粗糙之技,恐怕入不得袁将军的眼,但,袁将军若是喜欢,尽管都拿去便是了。”周安又指之前翻过的那箱子道。

    袁胜师也不言语,便去那箱子里翻。

    感觉的出来,袁胜师不是在找什么了不得的惊世剑法秘籍,他只是在收集一些特殊的,他没见过的剑法秘籍罢了,或许他是想从那些秘籍中获取灵感,寻求突破。

    他是修剑的,他的剑法能否再有所进境,关乎了他能否入天罡。

    周安又开始翻身前的箱子。

    一直翻找到最底。

    他在下面翻出了几本封皮上没字的书,他打开其中一本,仅看了一页,便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找到了!

    就是这个!

    密侦卫安插于天下所有探子的花名册!

    周安马上将同样样式,封皮上皆无字的书,全都从箱子下面翻找了上来,足足二十多本,他又迅速翻开了几本,都只看了第一页。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就是这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