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七章 不妥?!
    周安将所有花名册都找出来,而后便抱着这些花名册进屋了。

    他要看看。

    自然不是要背下来,或者说记下一部分人,那是不可能的,这可是二十多本呢……他只是要进行最基础的核算,记一下目前密侦卫在地方上,设立了多少分部,在职的探子,大约有多少。

    他需要这个数据。

    因为他需要去向女帝请命!

    这些天女帝一直都在关注锦衣卫的行动,周安也对此向女帝汇报,都是关于密侦卫的,而听女帝话里的意思是,她已经有撤掉密侦卫的想法。

    密侦卫真的已经没卵用,又被从上到下的清洗了一遍,已经彻底残了,还不如直接撤掉。

    周安是不能让密侦卫被撤裁的。

    他真的需要密侦卫。

    整个下午,周安都在看那二十几个册子,他也核算出了大概的数字,这二十本多花名册,内里总计足有一百多万字,其中记载了一万余名密侦卫探子的身份信息,包括他们的姓名、籍贯、所在地、上官是谁等等。

    这一万余人,散布天下四十八州、三百九十郡、一千多个县!有的探子是近几年才招的,但还有部分,是一代代传承至今的,是父传子、子传孙,世袭至今的。

    这些世袭的探子,是从密侦卫设立之初开始,一代代传承到今日的,他们一个个业务能力极强,毕竟祖祖辈辈都是干这个的,祖祖辈辈都为密侦卫服务,就算是傻子,也得学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群人基本都是无事可做,密侦卫管理层已经烂了,就不干正事,甚至不干事,上面不给他们新的任务命令,他们就只能继续潜伏伪装,如寻常百姓一般过日子。

    若真将这群人遣散了,那真是太可惜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数百锦衣卫才抬着大大小小几十个箱子,离开了密侦卫司衙门。

    自此,乌国钰案,基本就可以结案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镇抚司衙门贴了告示,对外通报了乌国钰案。

    乌国钰案可以说是牵连甚广,锦衣卫连日来所抓之人,皆与乌国钰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,到了今日,乾京城足有八百余人因乌国钰掉了脑袋,被满门抄斩的就有足足五家,而被牵连判刑、充军、流放、没入官籍者,更是多达三千人之巨!

    此案,乃是神昭女帝登基以来第一大案!

    更是八年前白玉案之后的第一大案!

    另外,镇抚司还对外公布了,“乌国钰案”查抄出贪腐赃物的总额,折合白银足足八十万两!而这其中,仅仅是乌国钰,或者说乌家,便查抄出了近五十万两!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此案虽大,但并没有人因此而被诛九族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为,周安都觉得乌国钰不配被诛九族。

    满门抄斩便够了。

    乌国钰毕竟也只是一个正三品的官而已,虽然这是锦衣卫经手的第一个案子,要办成大案,办成铁案,如此才能让外界对锦衣卫,或者说镇抚司,少一些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但,诛九族放在乌国钰身上就有些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最重的刑罚,若把乌国钰诛九族了,那之后抓了比他官更大的,贪污更甚的官,甚至可定罪谋反的官,又该如何?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锦衣卫开始了疯狂抓捕活动。

    冬月初五,抓太常寺少卿!

    冬月初七,抓群牧司牧监令。

    冬月初九,抓工部侍郎!

    冬月初十,抓工部尚书!

    冬月十三,抓都察院右都御史。

    冬月十五,抓焦国公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制衡的锦衣卫,是极为可怕的,半个月来疯狂抓人,虽然抓的主要官员就那么几个,但被他们牵连之人,足有数千之巨,因为抓的人太多,所以锦衣卫也精简了办事流程,能直接定罪的,判都不判,直接就砍了!

    而在这半月中,吴绪宽毫无动静,任凭外面锦衣卫杀的人头滚滚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锦衣卫并未碰到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锦衣卫根本就没敢抓吴绪宽手下的实权重臣。

    那太常寺少卿,是掌管礼乐衙门的首官,虽是吴绪宽的人,但重要性甚至还不如乌国钰,在吴绪宽要谋朝篡位这件事上,为吴绪宽摇旗呐喊,或许是太常寺少卿的唯一作用。

    群牧司的牧监令,是负责养马的。

    工部侍郎与工部尚书……工部是负责全国屯田、水利、土木、工程、交通运输、官办工业等,是掌管营造工程事项的衙门,工部尚书是工部首官,而工部侍郎则是副官。

    说起来,工部尚书还是蛮重要的,毕竟是六部尚书之一,而且权利极大,抓他确实是有风险。

    不过,工部的权利并不能对吴绪宽形成多大帮助,而且,抓工部尚书是有大义的,因为工部尚书太无能,就该抓他!虽说天灾人祸不是工部尚书的责任,但这些年东乾王朝各地河岸决堤、粮食减产等等问题,工部都没有做好补救措施,很多事上他们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工部尚书算是吴绪宽身边的实权重臣,但比起其他能对吴绪宽夺权形成直接帮助的重臣,他又显得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女帝点头,让锦衣卫抓了他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很危险的试探。

    幸好吴绪宽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锦衣卫还抓了都察院右都御史,他完全是替死鬼,因为女帝不敢动左都御史,都察院两名御史,以左为尊,左都御史才是老大,其也是吴绪宽的最重要的心腹重臣之一。

    这个真不能抓,抓了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所以右都御史被抓了,这只能算是对吴绪宽声望的打击,也没其他作用,毕竟左都御史不抓,都察院是还在吴绪宽的控制下的。

    冬月十五大朝之后,锦衣卫又抓了焦国公。

    焦国公致仕多年,虽门生无数,极有人脉,但并无实权,抓他是因为他威望高,而且一直在为吴绪宽摇旗呐喊,抓了他,实际上对吴绪宽也没形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冬月十五这天的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皇宫深处,东暖阁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大半个月来,共抄查屋宅、田产、黄金、现银等,折合白银约三百万两,另有古玩书画等值钱物件,折合约六十万两……”周安来了已经有一阵,正在向女帝汇报。

    女帝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她知道下面贪,但没想到贪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虽然东乾王朝近些年因为天灾人祸,朝廷一再减免赋税,上一年东乾全年的赋税收入,已经不足盛世时期的一半,但那也是足足三千余万两。

    她是没想到,锦衣卫才行动大半个月,就查抄出了三百多万两,足有国库年收入的一成了!而且被抄家的那些人,绝大部分,都只是小官小吏,称得上重臣的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他们都如此之贪,若去抓吏部尚书、兵部尚书,又该有多少?

    更不要说他们上面还有一个吴绪宽。

    “焦国公,如何了?”女帝沉默许久才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其全家老小皆被押在内狱,焦国公一直在喊,想要求见圣上,袁将军还在审……”周安简单说了一下情况,焦国公是今天晌午才抓的,案子还没办妥。

    女帝又问了一些关于焦国公的情况,焦国公是三朝老臣,历任过礼部尚书、内阁大学士,最终是在吏部尚书的位置上退下来的,其门生很多,影响力非常大,所以女帝才多过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而后,女帝又就锦衣卫之后抓谁不抓谁的问题上,与周安说了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”女帝说着说着,突然话音一转,像是想起了什么,看向周安道:“密侦卫之事,朕与康公商讨过,此司既已糜烂,又无大用,却开支甚巨,还是撤了吧……你替朕转告袁胜师,让锦衣卫加快追缉密侦卫逃犯之事,趁早结案……”

    密侦卫的事,一直拖到今天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周安故意拖的,而是密侦卫的事处理起来确实是麻烦,这无关于乌国钰,主要是因为,密侦卫是一个很特殊的特务组织,不是那种所有办事人都在一起办公的衙门。

    密侦卫的吏役,是散布天下的,先前锦衣卫抓了密侦卫很多人,多是管理层,但也跑掉了不少,这还只是在乾京城的吏役,不算外面的。

    若真较真的来办密侦卫,那是得派人到全国各地去抓人的。

    女帝倒是没想这么做,犯不上,也耗不起,但至少从乾京城出逃的那些,该抓是得抓的。

    就为了抓这些人,密侦卫的事一直悬而未决,因管理层被抓而空出来的那些位置,也都还没调人补上。

    女帝显然是没耐心了。

    虽说,密侦卫不运作也不影响什么,可是还得花钱啊!密侦卫的开销非常巨大,若将供养密侦卫一万余探子的钱拿出来,去供养军队,足足能多养三万兵!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以为,此事不妥,请圣上三思!”周安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侧卧在暖榻上的女帝顿时蹙眉。

    屋内其他小宫女、小太监都吓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谁都听得出来,女帝只是告诉周安去如何办事,不是在与周安商议,周安竟然敢对女帝说不妥?不妥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