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八章 再次进言,再设新衙门?
    女帝看着周安,从暖塌上坐了起来,马上有小太监上前,为女帝整理身后靠垫,好让女帝能舒服的靠坐着。

    周安垂下头,不与女帝对视。

    女帝是沉默了好一阵,才道: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奴才以为,密侦卫虽然糜烂,但并非不可挽救。”周安躬身连道,“密侦卫于立国之初便已设立,虽几经改制,但从未遭到过撤裁,当前密侦卫虽层层贪腐,上行下效,但其基层吏役,多潜伏民间,隐藏身份,如寻常百姓一般,少能参与贪腐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密侦卫烂了,却是只烂在了上面,烂在了管理者,与基层吏役牵扯不大,密侦卫监察天下之布局,并未遭到破坏,只是因官僚风甚重,再加上贪腐之顽疾,以至于政令不通,管理者欺上瞒下,使得密侦卫基层吏役,犹如一盘散沙,不得命令,无事可做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前些日子,便深入查过密侦卫之情况,密侦卫安插于全国四十八州、三百九十郡、一千余县的探子,足有一万两千余人,可以说,这天下稍大一些的郡县,都安插有密侦卫的人,而这一万两千余人中,子承父业、代代相传至今者,约有八千之数!”

    “其中约有两千户,更是在密侦卫之初,其祖上便为密侦卫办事,传承至今已有十余代,一代代皆为密侦卫探子,其刺探侦缉能力极强,都是人才……圣上若将密侦卫撤裁,将所有吏役全部遣散,让这些人精通伪装、侦缉、刺探的人才,就此归于民间,奴才以为,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,请圣上三思!”

    女帝沉默看着周安,她也露出了思量的神色。

    周安说的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密侦卫的探子,有些确实是厉害,毕竟祖上就是干这个的,侦缉刺探那都是祖传的手艺了,这种人才是很难得的,他们甚至要比军伍中,那些负责打探消息的探子,能力还强。

    全遣散了,确实是可惜。

    但,这并不是保留密侦卫的理由。

    女帝对密侦卫的整体办事能力,是持怀疑态度的,这不是女帝的问题,而是,近几十年来,密侦卫都是一个没卵用的部门,这与东乾朝廷整体开始腐败有关,也与密侦卫被打压有关。

    贪腐与被打压,是成因果关系的。

    密侦卫设立之初的作用,是监察江湖,刺探江湖,但在两百多年前,密侦卫一度有了监察天下的权利,调查贪腐,也是密侦卫的职责所在。

    可近几十年,贪官越来越多,密侦卫又无乾厉宗时期的权势,让他们查谁,他们也不敢查,不能查,因为只要查某个大官,就会牵扯到太多关系,太多人脉,太多事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,贪官们联手,不能让密侦卫做大,形成打压之势,威逼利诱走关系,什么手段都用。

    这就是密侦卫近几十年来,都没什么卵用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此,女帝根本就不知道,密侦卫究竟能有多大用处,她根本就没经历过,没听说过。虽然在史书上记载了,密侦卫在乾厉宗时期,办过很多大案,整个朝廷都被密侦卫从上到下的血洗过……可史书上对那个时期密侦卫的评价,是极为负面的。

    当时的密侦卫为了邀功,为了进一步扩大权势,也确实是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,危害一时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女帝现在对密侦卫的整体印象就是,这部门做大了,会有非常大的危害,这是无法控制的,弊大于利,而这部门失势了,限制其权利,那其就没什么卵用,还特别能花钱,要比一般的司法机关更花钱。

    所以女帝想要废掉密侦卫。

    朝廷因为连年赈灾,已经国库空虚,快要入不敷出了,废掉密侦卫这个没卵用的部门,节省很大一笔开支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“密侦卫……”女帝沉默片刻,终于开口,“你的意思是不可撤,可若是不撤,又当如何?密侦卫不撤,便需重建,锦衣卫也只是抓了密侦卫司衙门的管事人,若是重建,还需将密侦卫内的其他蛇鼠之辈彻底肃清,怕是会耗费巨大,且旷日持久。”

    女帝想要废掉密侦卫最大的原因,其实还是密侦卫整体已经烂了,如果不废掉,就要将整个密侦卫清洗一遍,如此才能用,才敢用。

    可麻烦就在如何肃清的问题上。

    锦衣卫现在只是抓了密侦卫司衙门的管理层,也就是密侦卫位于乾京城总部的管理层,地方上的问题,可是都没管……女帝也是不想管了,不想追究,想直接全都遣散。

    她跟密侦卫耗不起,真要是派人去全国各地抓人,抓在地方上管事的密侦卫基层管理,那得派出去多少人?耗费多少钱财?

    吴绪宽可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盯着呢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搞事,女帝完全犯不上跟密侦卫如此较真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遣散了好,一了百了,省心省力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以为,重建密侦卫并非大问题,毕竟大鱼已经抓了,剩下的,也只是下面的小鱼小虾,所谓水至清则无鱼,而现在,圣上既愿以遣散的方式,赦免那些小鱼小虾的罪过,不予追究,那,何不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,直接对他们既往不咎,让他们重新为朝廷、为圣上效力?”周安这话说的,也是挺没办法的。

    真不能派人去全国各地抓人,耗费太大,需要的时间太长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既然你这么说,那朕问你,重建之后又当如何?密侦卫可堪大用?若维持现状,密侦卫依旧无用,若予密侦卫更大权势,怕是会复厉宗时期的劫难吧?”

    女帝对周安还是极有耐心的,能说这么多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直接跳过了密侦卫如何重建的问题,直问最终的核心问题,留下密侦卫,究竟有什么用?!

    从神都女帝时期,到现在神昭女帝在位,密侦卫一直都没卵用。

    女帝还不敢给密侦卫过大的权力,因为有前车之鉴,厉宗时期的密侦卫,可是搞得天怒人怨,为祸一时。

    “圣上,有些事奴才想要先向您禀明,不知您能否听听?”周安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说!”女帝回道。

    “事关锦衣卫,这大半月来,锦衣卫办下许多大案,逐步蚕食削弱了奸党之势,但其中,波折却很多,锦衣卫在缉拿许多官犯时,对方都事先便得到了消息,畏罪自杀者有之,畏罪潜逃者有之,更有销毁证据、负隅顽抗者,等等,这使得锦衣卫屡次陷入窘境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抓人,人却已经先跑了,或是抓了人,却无证据将其定罪,只能将其暂时扣押于内狱之中,一审再审……虽说目前还不能结案定罪的官犯,多是小官小吏,但就是因其事先有所准备,阻碍了锦衣卫调查取证,才使得锦衣卫无法将其定罪,进退两难,若再长此以往下去,内狱中所羁押无法定罪的官犯会越来越多,必会影响锦衣卫之声誉,更会影响圣上您之声誉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所以呢?”女帝沉吟着问。

    “奴才以为,锦衣卫屡陷窘境的结症,便是在调查取证的能力上,这与锦衣卫乃是新设、人脉薄弱、受满朝抵触、不与其他衙门合作等皆有关系,大半月前锦衣卫抓乌国钰时,锦衣卫便是在没证据的情况下,先抓了乌国钰,而后才找寻证据,幸好证据找到了,若那夜没找到证据,再加上吴绪宽搅局,锦衣卫怕是会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“奴才的意思是,锦衣卫的能力在于抓捕的执行力上,圣上一声号令,锦衣卫如猛虎出闸,势如雷霆,抓人杀人,皆不在话下……但锦衣卫在监视、刺探、调查取证等能力上,皆有欠缺,而密侦卫,刚好具备此类能力,能与锦衣卫形成互补!”

    女帝精神一震,她好像懂周安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将锦衣卫与密侦卫合并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圣上!”周安马上又连道,“正如圣上之前所顾虑,若将锦衣卫与密侦卫合并,其权势将无所制衡,甚至比厉宗时期的密侦卫,更有权势,如此将祸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女帝皱眉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奴才以为,可以密侦卫为基础,再设新衙门,此新衙门仅负责监视、刺探、调查取证等事务,而缉拿之权,将全归于锦衣卫,两个衙门相互合作,新衙门负责调查取证,锦衣卫负责抓人审判,如此,两个衙门既可互补,又能相互制衡,既能防止一方做大失控,还能解决锦衣卫因情报缺失,而屡陷窘境之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锦衣卫新设没多久,吏役仅数百人,最近又屡办大案,多案同时办理,已因人手不足而捉襟见肘,若以密侦卫为基础再设新衙门,与锦衣卫合作,还可让密侦卫之人,协助锦衣卫办案,执行抓捕行动,圣上也无需再抽调人手扩充锦衣卫,实乃一举多得。”

    周安完全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,说了以密侦卫为基础建设新衙门的种种好处。

    女帝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的这个思路,是她之前没想过的,她就像是被周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听起来,似乎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办法,就是感觉,好像哪里不对……

    “奴才斗胆向圣上请命!”周安突然跨前一步,撩袍跪下道:“奴才愿提领密侦卫,着手设立心里衙门之事,为圣上分忧,请圣上准允。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叩首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要权倾天下最关键的一步。

    等回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