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九十九章 太公爷身体有恙(求首订)
    女帝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这事儿很大,大的她无法轻易决断。

    不是说以密侦卫为基础建设新衙门是多大事,新衙门依旧是一个特务机构,而密侦卫本来也是一个特务机构,所谓建设新衙门,只是将密侦卫扩充一下,改一下内部的结构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建设新衙门这件事上,是没有任何阻力了,不算什么大事,女帝也没压力。

    真正的问题在于,新衙门要与锦衣卫合作,这要牵扯的事就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,周安竟主动请命,想要负责新衙门之事,这就……

    周安之前请命,入镇抚司衙门,虽是开了先河,但周安并无实权,他对镇抚司只有监察之权,并无号令之权,他参与锦衣卫办案,也是与袁胜师商量着来,周安一人,是无法让锦衣卫进行任何行动的。

    可这次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新衙门将是一个不受任何权力部门制衡,仅对女帝负责的司法机关,虽然将缉捕权全都交给锦衣卫,新衙门将失去密侦卫原本就有的缉捕权,但,其仅具备的调查权,就已经够吓人了。

    新衙门既然是要与锦衣卫合作,那必然是要与锦衣卫平起平坐,也就是说,新衙门在理论上可以调查除了女帝外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其实,这说到底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新衙门权利再大,都不如锦衣卫,毕竟缉拿的权利在锦衣卫手中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,周安的请命。

    周安把一切构想的都很好,说的也非常有道理,如果周安没有最后请命,而是只说建设新衙门的事,女帝说不定已经点头了。

    女帝现在的迟疑,犹豫,皆是因为周安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宦官。

    假如女帝让周安负责此事,那么可就是真的开了“宦官干政”的先河了,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干政!女帝并非不信任周安,她只是在考虑将来,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,是好是坏,真是不可控的。

    如果只考虑现今的话,女帝反而觉得,新衙门给周安负责,反而是非常合适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是她的心腹,对她有绝对的忠诚,在周安是否够忠心这件事上,女帝是有绝对的把握的。

    “此事,容朕好好想想。”女帝终于开口,又对周安抬手,“小安子,你且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未再多言,领命退去。

    周安离开东暖阁没多久之后,得到消息的康隆基便匆匆来到东暖阁。

    他之前不在,女帝也无法征求康隆基的意见,如此重大之事,女帝也没敢直接就定下的,她知道自己还年轻,还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,所以凡事此类重大之事,得要先过问康隆基。

    康隆基到了,女帝将情况说了。

    而康隆基对此,却没说行或不行,他又让女帝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康隆基的表态的。

    他每次让女帝自己做决定,都代表了,他没意见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女帝现在所顾虑之事,康隆基并不顾虑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夜,乾武宫寝宫门外。

    周安宛若幽灵,脚步无声,闪转腾挪,剑光纵横。

    冬夜里气温极低,今日又是周安为女帝值夜,他本是可以不干这熬人的活的,但他自己愿意,自然也不会有人不让他干。

    周安已习惯在为女帝值夜时,在寝宫外舞剑。

    尤其是入冬之后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为太冷,呆着不动会越来越冷,动一动反而舒坦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三更天。

    皇宫大内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周安还在练剑,最近一个月来,周安一直都是很忙很忙,白天基本没时间修炼,只能晚上找时间,他也算得上勤勉,只要有时间就练这练那的,不曾懈怠。

    哒哒哒。

    脚步声突然响起,很急促。

    周安瞬时间停下,扭头向院子一侧的拱门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是一个小太监匆匆而来,一副非常急的样子,他见了周安,便更是一副大事不好的模样,连忙招手道:“周公公,不好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周安迅速跨到这小太监身边,示意他小声一些,却又急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太公爷……”小太监急言道,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周安听了脸色巨变,回身匆匆跑到了寝宫门前,顾不得是否打扰女帝安寝,抬手直接砸门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“何事?”寝宫内传出了女帝贴身婢女寇冬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太公爷身体有恙……”周安就说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寝宫内的灯迅速亮了起来,女帝的声音也从里面传出来:“严重吗?”同时隐约还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,是女帝在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摔了一跤,具体还不清楚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摔了一跤而已,正常来说,是谁摔了一跤,都不至于大半夜的来惊扰女帝,就算是云景公主,也犯不上。

    但康隆基不同。

    他可是天罡境大宗师!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摔跤?

    他既然已经到了会突然摔跤的地步,那他的身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就盏茶的功夫后,乾武宫旁的乾礼宫便灯火通明,女帝带人浩浩荡荡而来,来看望康隆基。

    然而,实际上康隆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也不是他让人向女帝报信的,是他侍奉他的亲信小太监慌了神,才去说的。

    康隆基不过是起夜如厕之后,回房间过门槛的时没站稳,一下子摔了,就摔了那一下,自然是没摔坏,连太医都不用请的。

    但此事,在女帝心中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乾利宫,宁仪苑。

    屋内,仅穿着素白睡袍的康隆基坐在桌边,女帝就坐在一旁,纤瘦的手紧握着康隆基满是老人斑的枯手,康隆基只是摔倒了一次,女帝却是有些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康公,朕不能没有你,东乾江山还要靠你来守护,你可不能……”女帝搭在康隆基手上的手,有些用力。

    “圣上无需多虑,老奴身体并无大碍,您且宽心……”康隆基这话说的,一旁的周安都听得出来,这是在安慰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一抿嘴角,突然横眼看向周围,道:“你们出去,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包括周安、寇冬儿等在内,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,并从外面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屋内仅剩下康隆基与女帝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女帝是要单独询问康隆基的身体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