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章 您觉得小安子如何?
    宁仪苑的正院中,周安等人从屋里出来,关上门之后,便都走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能偷听女帝与康隆基谈话,所以得站远一点。

    周安无言望着那道门,脸色很是忧虑。

    他是真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康隆基有事!

    这一下来的太突然,康隆基怎么突然就走路都会摔跤了?还能是上厕所腿蹲麻了不成?也不知道康隆基身体情况恶化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周安是怕,若康隆基突然就不行了,若说的极端一点,他过几天就死了,那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要是被吴绪宽知道了,康隆基身体出了这么大问题,或是康隆基已死,死讯没瞒住,那么吴绪宽八成是要直接起兵造反的!

    吴绪宽直接武力造反的最大阻碍,其实就是康隆基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康隆基的存在,使得吴绪宽没有把握在造反时,活捉女帝,若不能活捉女帝,女帝无论是死了,还是逃了,都会给吴绪宽造成不可想象的麻烦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帝能逃掉,这是吴绪宽不敢动手的根本原因,女帝跑了,跑到其他地方振臂一呼,全天下都会讨伐他吴绪宽,吴绪宽他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而康隆基,是女帝能在大难来临时,逃出生天的保证。

    可康隆基要是不行了,死了。

    那女帝还怎么跑?

    吴绪宽造反,他要活捉女帝,又有谁拦得住吴绪宽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“康爷爷,您跟我说实话,您的身体,究竟还能撑多久?”女帝看着康隆基的眼睛道,四下无人,女帝对康隆基的称呼,也从康公,变成了康爷爷,她对康隆基,也不自称朕了。

    两人私下里的关系,实际上就是爷爷与孙女,差不太多的。

    像是云景公主对康隆基,可是一直都不改口,一直都叫康爷爷。

    而女帝,是因为登基做了皇帝,她的一言一行,都要符合皇帝的威仪,所以才不能乱叫人。

    “长则半年,短则两三月……”康隆基与女帝说了实话,作为天罡境大宗师,他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的,他完全是因为年老,而身体开始衰败,这是不可逆的。

    “短则两三月?”女帝一惊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康隆基是很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的。

    女帝对吴绪宽的反击也才刚刚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想要在短短两三个月时间里,彻底击垮奸党之势,铲除吴绪宽,根本就来不及,甚至可以说,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,本来现在吴绪宽就是占据巨大优势,女帝需要的是一个大逆转。

    这不是短时间能办成的。

    “康爷爷,您觉得,云昭还有可能,保全这江山吗?”此刻的女帝,竟然生出了极为悲观的想法,她自称云昭,这是当初她还是公主时的封号,就像是云景公主会自称云景一样。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!”康隆基安抚女帝,又道:“圣上,您万不可泄了心气,吴绪宽势再大,这天下民心可还向着您呢……老奴是陪不了您多久了,但您身边并非无人可用,知人善任,您,还有很多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红了眼圈,满脸苦意。

    她突然起身,很难平静的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压力,已如海啸一般朝她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之前康隆基为她分担了太多压力,而现在,康隆基虽然还没死,但女帝已经知道,康隆基怕是无法活到铲除吴绪宽的那一天了,如此,女帝只要想想将来,便知道,将来会有多难。

    女帝一直在踱步。

    许久。

    “康爷爷,您觉得,小安子如何?”女帝回身看向康隆基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年纪轻轻却一身本事,虽很癫狂,狂妄大胆,但也有心细如发的一面,办事很稳妥,有些举止看似过火,实际上回头来看,都有深意,他很有能力!”康隆基给了周安很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忠否?善否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要知道,人心是会变的,哪怕是老奴,也曾变过心,老奴愧对世宗皇帝,但,老奴无愧于心……您现在问老奴小安子是否忠义良善,老奴可以告诉您,他是忠是善,但将来事,谁又说得准,您是皇帝,您应该去尝试,把握人心……”

    康隆基的话,虽算不上警世格言,却也发人深省。

    康隆基是以自己人生经历来告诉女帝,人心是会变的,此时的忠义良善,并不代表未来,小安子将来会如何,还得女帝自己去把握。

    说起康隆基,都知道他侍奉了四代帝王,并获得了四代帝王的信任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康隆基也有过背叛。

    事关神都女帝登基为帝,康隆基是违背了世宗皇帝生前所托,在其驾崩后,没有护太子上位登基,而是支持当时的孝敦皇后,助其登基为神都女帝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院子里足足几十号人,等了近半个时辰,女帝才打开那屋门。

    康隆基想要将女帝送到屋外,女帝没让。

    “圣上起驾回宫!”周安尖声唱报,便随着众人一同,簇拥着女帝离开了乾礼宫,一路上女帝非常沉默,不过从她脸色上还是能看出,康隆基的情况真的很不好。

    一路上陪着女帝回了乾武宫寝宫院子里。

    其他人皆散去。

    最终陪在女帝身边的,是周安与寇冬儿。

    女帝与寇冬儿进了寝宫,而周安则留在了外面,继续给女帝值夜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便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寝宫内的灯火早就熄了,女帝已再次安寝多时。

    周安还是如幽灵似的,在院子里上蹿下跳,左摇右闪,康隆基身体情况的迅速恶化,其实也给他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,可惜练功并非一蹴而就之事,周安也没本事在短时间里跨入天罡境。

    他只能更勤奋一些,尽量让自己更强一些,为将来康隆基逝世后可能出现的浩劫,而尽可能的多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康爷爷——”寝宫内突然传来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是女帝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安停下舞剑,只是看向寝宫的大门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女帝又做恶梦了。

    寝宫内很快便又亮起了烛光,还有寇冬儿小声安抚女帝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可在外面?”女帝的声音从寝宫内传出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呢。”周安回道,快步到了门前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安应声,轻轻推开门,迈步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第二次深夜时入女帝寝宫叙话,却不知道女帝这次,想说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