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一章 小安子,轻点
    寝宫内灯火昏暗,仅龙床前点了蜡烛。

    周安进了寝宫,小心关了门,便匆匆向龙床那边走,寇冬儿已经翻身下了床,正在将更多的蜡烛点亮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周安匆匆行到龙床几丈外,躬身招呼。

    “进前说话。”已经在龙床上侧坐起的女帝道。

    ”是!”周安又向前凑了几步,在龙床一丈外停下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康公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。”女帝惆怅道。

    周安心头一震,女帝竟然直接与自己说如此私密之事,这说明自己在女帝心中的地位,已经高到了一定程度,这也代表了女帝绝对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太公爷年事已高,他虽是大宗师,但终究是抗不过生老病死,其实太公爷这辈子已圆满了,若是撒手而去,是善终,亦是喜丧……圣上不必为此过于忧愁。”周安对女帝道,他完全是站在人都有生老病死的角度,来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若离了康公守护,这江山,这朝廷,还有朕,又该……”女帝没说下去,意思倒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康隆基的重要性,不需要女帝多说,谁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少了康隆基,真的是,麻烦大了!

    “圣上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总是有办法的,您可别伤神过度,再累坏了身子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?”女帝直接问。

    “办法……现在奴才还不好说,因为还不知道吴绪宽会有何动作,但如果只做最坏的打算,假设太公爷逝世后,吴绪宽便起兵造反,那您便可提前准备离京之事,虽然此举会让您失了威仪,丢了脸面,但总比失了江山要好……”周安这话说的太大胆。

    他竟然建议女帝逃跑。

    若康隆基死后,吴绪宽便有直接发动武装政变的苗头,那女帝就直接跑,跑出乾京城,先躲远点。

    周安就是这个意思!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办法?”女帝问。

    “奴才知道,这是下下策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上策?”

    “上策,圣上您不早已定下了?设立锦衣卫,抓一批,杀一批,逐步瓦解奸党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来不及,但也未见得就一定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女帝沉默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知道,自己是有些为难小安子了,她所问的问题,连康隆基都答不出来,毕竟是没发生的事,谁知道康隆基逝世之后,吴绪宽会干什么,都不知道吴绪宽会干什么,又如何对症下药?

    不过,女帝也感觉的出,周安的想法,确实是与正常不一样。

    能对皇帝提出“不行就跑”这种计划的人,女帝还没见过第二个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女帝突然长叹一声,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站在龙床一旁的寇冬儿,马上轻手轻脚的上床,委于女帝身后,伸出双手,为女帝轻揉额侧,女帝很累,很疲惫。

    女帝一抬手,寇冬儿便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看来,女帝是常不舒服,寇冬儿也是伺候惯了。

    女帝闭上了眼睛,紧接着又手一搭床沿,顺势躺下了,枕在寇冬儿腿上。

    寝宫里,一直飘着一股香气,不是花香,而是一股很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这是安神香。

    女帝睡眠不好,所以每到夜里,寝宫内都要点安神香,而且会点很多,以至于味道非常重。

    “圣上,这安神香不宜多用,用多了反而会让人习惯于安神之效,初期对睡眠还有些好处,之后便效果不大了,还会落下白日里昏昏欲睡、精神不振,以及时而头疼的毛病。”周安小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还懂医理?”枕在寇冬儿腿上闭着眼睛的女帝道,马上又反应过来,“哦对,你曾改良过铁甲汤的方子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周安刚刚说的安神香的副作用,女帝是知道的,太医早就叮嘱过。

    但女帝没办法。

    她每到夜里就难以入睡,不用安神香便睡不着,她又不可能不睡,不然肯定会耽搁了第二日早朝。而且这安神香虽有副作用,但也就是周安刚刚说的那些,再大的就没有了,女帝每天烦心事多了,也不会在意这些小问题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也懂一些医治失眠之症的法子,可否让奴才给您……”周安又小心开口。

    “哦?”女帝睁开了眼睛,紧接着很轻的拍了拍寇冬儿的腿,寇冬儿马上拿开手,女帝便从龙床上坐了起来,看着周安道: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也是按压头部之法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你来吧。”女帝对周安示意道。

    周安快步上前,到了龙床前,挽起了袖子,抬起双手向女帝的头,却又不太敢下手,因为女帝那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女帝见周安犹犹豫豫,便问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……能否背过身去,这样奴才才好……”周安硬着头皮道,他不想让女帝觉得,自己对其有所冒犯。

    “你让朕背过去?你就不能到榻上来?”女帝却皱眉,这话说的严厉了,她是完全不懂周安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周安连忙应声,向后退了一步,退掉鞋子,这才爬上女帝的龙床,跪与女帝身后,伸手放在女帝额头两侧,开始捏按。

    女帝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周安也没之前那么小心了,放心大胆的按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之前想错了,就没摆正自己的位置,思想有问题!

    他是什么?他是太监啊!

    这不同于女帝让太医给其诊治时,太医需要隔着手帕才能给女帝把脉,因为太医是男人,与女帝有男女之防,所以才如此,但太监根本就不是男人,与女帝也不存在男女之防。

    当然,任何人不能随意接触皇帝的身体,那是因为皇帝本身就不容冒犯,女帝也是如此,但如果她同意了,又无男女之防,自然可接触。

    在这乾武宫里,不算管事太监,其余大部分小太监的作用,都是照顾女帝饮食起居的,就比如女帝洗澡时,为女帝浴桶里换水的人,便都是小太监,他们都将女帝看光光了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现在,也只是给女帝按个头而已。

    可能是周安在心理上不觉得自己是个太监,所以刚刚才想多了。

    周安的按摩手法很专业。

    按摩,无非就是刺激穴道,达到疏通活络的目的,而在周安所掌握的秘籍之中,有一本名为《千手真解》的秘籍,这本秘籍里记载的,是点穴法!

    这给人按摩舒缓精神的法门,在《千手真解》里只是附带的。

    周安逐渐加重了按在女帝头上的力道,并灌注内力,刺激女帝头部穴位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小安子……轻点。”女帝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周安马上将手上的力道减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旁寇冬儿却是对周安露出了很危险的眼神,那目光都快能杀人了,显然是周安弄疼了女帝,引起了寇冬儿的不满,或者说,她觉得周安冒犯了女帝。

    “圣上,可好些了?”周安没理寇冬儿,轻声问女帝。

    “嗯,好多了,你这手法,你冬儿强多了……”女帝道,听起来她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周安继续按。

    女帝却突然动了,向旁边挪了一下,而后顺势一躺,竟侧躺枕在了周安的腿上,周安是手上一乱,但马上又调整好了。

    女帝闭着眼睛,呼吸越来越平缓。

    周安这按摩之法,是真的有用!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”女帝突然开口,语气中已带有困倦之意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呢。”周安放低声音回话。

    “先前下午你向朕请命之事,朕准了……”女帝很平淡的道,像是同意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