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二章 东缉事厂
    女帝同意了。

    对此,周安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女帝在最初时没拒绝,这就说明了,她是可能同意的,而就算她最终拒绝了,周安也能为自己创造第二次、第三次请命的机会,所以同意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周安是没想到,女帝是在这种时机情况下,轻描淡写的同意了自己的请命。

    这……难道是因为按摩,真的给女帝按舒服了?

    这也行?

    应该不是。

    周安观瞧了一下,枕着自己腿闭着眼睛,昏昏欲睡的女帝,他很难在女帝的侧脸的看出什么,太平静,不过,这也说明,女帝此刻内心没有什么犹豫,挣扎。

    她很平和。

    这件事她肯定与康隆基商议过,所以说能推断出,她应该是在之前就做了决定,她只是随便找了一个时机,告诉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周安明白,就算今夜自己没进女帝寝宫,那估计明日一早,她也会在自己请安时,跟自己谈起这事。

    而周安能够想象,女帝能准允自己提领设立新衙门,与康隆基今夜突然摔倒,很可能存在有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康隆基健康情况的突然恶化,给女帝带来了极大的危机感,这也让她明白,此时真的要计较将来的事吗?“宦官干政”就算会产生恶果,那也得是很以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而女帝现在甚至都不知道,自己还有没有以后。

    将来这江山究竟是谁的,都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还是要看当下,只看当下的局面,吴绪宽依旧是具备大优势,女帝这边劣势太大,已经如此局面了,自然是能用什么手段,便上什么手段,至于是否会遗祸将来,那大可等到了将来再说。

    女帝现在最需要做的,是要确保自己还有将来。

    不然,瞻前顾后,一切都会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周安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小激动的,只是没表现出来,他依旧在给女帝按头,而女帝的呼吸越来越均匀,似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安下手的力道越来越轻,渐渐停手了。

    女帝果然没动静,真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安,尴尬了。

    这咋办?自己总不能在龙床上跪一夜吧?就让女帝这么枕着,这也太受罪了!但女帝是好不容易又睡去的,周安若将其吵醒,怕是会惹女帝不悦。

    周安不是多畏惧女帝,而是要确保自己在女帝面前,尽可能的少“犯错误”。

    女帝侧卧着,睡得很香甜。

    周安向目光投向一旁的寇冬儿,穿着亵衣的寇冬儿神色淡漠,一点表情都没有,她知道周安在向自己求助,望了周安一眼,而后动作很轻的拿起了龙床上的被子,拉起一些,凑过去盖在女帝身上。

    女帝才入睡,睡得很浅,一下子便醒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朕睡着了……”女帝声音有些迷糊,但她马上便感觉到,好像哪里不对,扭头望了一眼,看到了周安,这才想起了自己之前是怎么睡着的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辛苦你了,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奴才该做的,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周安下了龙床,提起鞋子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外面,周安又轻轻关上门。

    寝宫内的烛光很快便都熄了,一切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周安却无困意,虽然他是不能睡的,但找个地方打瞌睡休息休息还是可以的,他只是不想睡,又开始在院子里舞剑,一直到天明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天色大亮后,女帝已经去上早朝,而周安则回了乾礼宫补觉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晌午,周安便精神百倍的起来,他也没吃午饭,先去探望了就住在隔壁的康隆基,但康隆基并不在宁仪苑,周安没见到人,便又去了乾武宫见女帝。

    乾元殿。

    周安到时,不仅仅康隆基在,连神策军都指挥使高宏、锦衣卫指挥使袁胜师也都在,刚好,周安到了,女帝便提起了再添设新衙门的事。

    这事她已经准了,但具体细节,还需要商讨。

    尤其是,周安需要人手,既然是要以宦官为掌权者,设立新衙门,那么周安就不能孤身一人,周安身边的办事人,亲随者,必须也得是太监,不然的话麻烦会很多,毕竟正常男性是不得擅入内廷的。

    所以,内廷必须要向周安拨调一些人,不用太多,但也不能太少。

    又是一次闭门会议。

    但这次商议的时间并不算长,也就一个时辰的事,因为这次添设的新衙门,在朝廷上下是不会引起太大抵触的,锦衣卫形成的高压威慑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这新衙门的职能,与原本密侦卫的职能非常相似,基本就是照搬过来,稍微改改罢了,其带来的威胁感,也是远不如锦衣卫的。

    因此这次设立新衙门的阻力会小很多,所以也不用顾忌太多。

    接下来多日,乾京城可以说是“风平浪静”。

    之前锦衣卫疯了一般的抓人,这几天却又突然消停了,竟然连续五日都没抓人,乾京城内也因此出现了许多与锦衣卫相关的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都说,锦衣卫是被之前的案件所累,因为抓了太多无法定罪的官犯,并有栽赃陷害、滥杀无辜之举,引起女帝不满,这使得锦衣卫不得不暂时停止抓捕行动,要将之前的案子都处理好,才能再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这流言也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,倒是让朝廷上下与吴绪宽有勾结之辈,以及一些品行不端之辈,全都暂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冬月二十一。

    乾京城下起了小雪。

    算起来,这是入冬以来乾京城的第三场雪,前两场雪下的都很大,而且都是持续几日,中间间隔时间很短,之后却是足有大半个月没下雪,一直到今天,才又下起小雪。

    都说瑞雪兆丰年,而今年乾京城,或者说整个东乾王朝的北方,下雪下的都少了,这不是什么好兆头,冬季少雪,若明年春季又少雨,那整个北方,怕是又会迎来大旱。

    就在这天,早朝之后没多久,皇宫大内便传出了消息。

    女帝下旨,将以密侦卫为基础改设一新衙门,此新衙门依旧负责监察天下,且具备更高级别的调查、刺探、监视之权,但撤其抓捕之权,与新衙门相关的抓捕之事,都将由镇抚司锦衣卫负责。

    这将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情报特务机构。

    衙门地址位于东乾皇宫以东,与皇宫仅隔着一条护城河与一条大街。

    皇宫东边的那条大街名为东胜大街,皇宫位于东胜大街西边,而新衙门便在东胜大街街口的东边,是在东胜门旁边。

    此衙门官署名已经确认为东缉事厂!

    简称东厂!

    东厂首任首官将有内廷司礼监秉笔太监周安担任,其在东缉事厂的正式官衔名为“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”,简称“提督东厂”。

    而因为周安是宦官,是公公的关系,所以,还可称其为厂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