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四章 混不吝
    冬月二十一的这天晌午。

    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巨大的庭院中,周安对新设立的东厂,进行了第一次检阅训话。上午才宣布设立东厂,到了中午,人基本上便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一共一百多人,大部分是新任的密侦卫管理层,小部分,也就是二三十人,是周安从内廷带出来的太监。

    东厂的内部编制结构,是周安一手创建的,他将东厂严格区分了文职与武职两部分,他从内廷带过来的太监,皆是文职,担任的是掌班、领班、司房等职务,负责的是情报审阅、整理汇报、替周安传话等等事。

    还有最底层负责整理文书、情报的办事人。

    而武职,基本上就是密侦卫那些人,周安沿用了锦衣卫指挥使、千户、百户、总旗的编制,但基层编制进行了变更,相当于小队长的小旗,改为役长,而基层办事人,也就是那些探子,则称为番役。

    人都聚在东厂衙门的中院里,来的人中职务最低的是从七品的役长,当然并非全部,这只是密侦卫在乾京城的管理层而已,地方上的不可能召集来,甚至连密侦卫改制的事,都还没向地方传达呢。

    周安在几个老太监的簇拥下,对这些人进行了一番训话。

    说的无非就是让他们为圣上好好办事,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之类的话,警告一番,鼓励一番,其实都是废话。

    但这些废话,很多时候,又是必须得说的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是开会,开会的目的,除了解决一些问题,还有就是,向下面灌输管理者的想法,或者说意志。

    一次次的说,不断的督促鞭策,就跟洗脑似的。

    对东厂,周安非常上心,所以很多事做起来,也马虎不得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那里,足足讲了半个时辰,还提起了乌国钰案,告诉他们切勿重蹈覆辙,说了些“咱家眼里可揉不得沙子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现在的周安可谓是凶名赫赫。

    他虽年少,在场的除了几个小太监,就没比他年纪更小的,但没人敢轻视于他,大部分都表现出了恭谨的姿态,但也有一些,站在那身体挺直,满脸不卑不亢之色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就没怎么认真听周安说。

    周安太监这个身份,确实是对他的“威严”有所影响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就算是康隆基,平民百姓议论起他,很多也会以“阉人”这个词,来称呼康隆基,这可以说是一种歧视了,不管你有没有能力,不管你身份地位怎样,你下面没有了,你就会被歧视。

    晌午已经过了,周安才将该说的话都说完。

    天气很冷,周安说了半个时辰,他们便站在听了半个时辰,都挺遭罪的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,咱家都已经说了,你们回去也都好好琢磨琢磨咱家的话……”周安最后说着,又目光一扫,看向了人群中一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召集来的这群人,自然是又高又矮,但周安此刻看这人,是太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身高在一米九以上,虽然比不得高宏,但也只是比高宏矮上半头而已,身高远高于常人,而且称得上是虎背熊腰,双臂极粗,看起来就是一员猛将。

    而此人,是从始至终,就没怎么认真听周安说。

    一直都是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徐开泰!”周安看着这人,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人顿时清醒了,看向周安保全正色道:“卑职在!”

    “咱家刚刚说的,你可都记住了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!”徐开泰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与咱家说说,咱家刚刚都说了什么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徐开泰说不出来,有些难堪,却又话音一转道:“卑职愚笨,大人您的话,卑职都记在心里,若让卑职说,卑职不太会讲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跟放屁似的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听,那说不出来的理由也不是一般的蹩脚。

    “敢情你的意思是,咱家说的不是人话,是吗?”周安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并非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“卑职……卑职……脑子笨,没记住,请大人恕罪。”徐开泰这话说完,竟然露出了一种很无所谓的眼神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觉出来了,周安似乎是在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而这徐开泰,虽然与周安说话时表现的很恭敬,但似乎并不畏惧周安,完全不怵。

    这徐开泰可并非一般人。

    他乃是周安前几天新任命的密侦卫指挥同知,也就是密侦卫里仅次于指挥使的二号人物,而且他原本并非就职于密侦卫,而是在兵部当差,是周安通过女帝下令,将他调过来的。

    徐开泰可以说是周安一手提拔上来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情况很诡异。

    周安似乎有些不待见徐开泰。

    徐开泰,似乎也没太将周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知道,周安只是要找一个人来立威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徐开泰,性格也确实是有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开泰,现年三十九岁,实力比唐鸿飞还强,达到中品地煞境,但他性子火爆,是个十足的大老粗,因为得罪人才被调入兵部,担任员外郎,主管车驾司。

    车架司是负责厩牧、驿传工作的部门,可以说是一个没什么权利的清水衙门。

    徐开泰的背景比唐鸿飞要大的多,因为他是已经八十八高龄的老元帅李广山的门生,吴绪宽曾担任过中州军大元帅,而在其之前的中州军大元帅,便是李广山。

    李广山乃曾是天罡境强者,但他六十多岁便致仕了,原因是断了腿,落下了残疾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李广山虽然退了,而且退了已经有二十多年,但他还活着,影响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徐开泰是李广山的门生,甚至在功夫上,得了李广山的真传,说是李广山的义子也不为过,这使得他哪怕得罪人了,也没有被贬职,更没人去残害他,只是将他调任到清水衙门当差罢了。

    与唐鸿飞一样,徐开泰也是不得志的那种人,也是一个干净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才将他从兵部调过来,担任密侦卫的指挥同知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比起资历,武道实力,徐开泰都比唐飞鸿更好,但周安依旧是让唐鸿飞担任指挥使,徐开泰只能次之,任指挥同知。

    这与徐开泰的性格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他性子太直,脾气火爆,不够圆滑,做什么都直来直去的,不懂变通,说白了就是脑子不如唐鸿飞好,他可以是一个非常好的执行者,但绝不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。

    徐开泰可以说,是一个“混不吝”,所以,他只能是指挥同知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样的人,也是满身优点的。

    比如,一旦能获得他这种人的忠诚,他就能忠一辈子,变心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他不记仇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要拿他立威的原因之一,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,那就是,他是目前东厂武官中最强的!中品地煞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恕罪?你凭何让咱家给你恕罪?”周安尖声道。

    这找茬找的就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徐开泰脸色一变,紧接着便将自己“混不吝”的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,他看着周安直接道:“卑职仅是没记住大人的话,大人既不肯恕罪,那想如何惩戒卑职?”

    这话让他说的,他是真不怕得罪周安,完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咱家也不重罚你,就打你二十板子,等散了后,你自己去领吧。”周安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。”徐开泰也没与周安争辩,还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其实他是真不在乎二十大板,他是外修地煞强者,二十板子落在他身上,跟挠痒痒似的,周安因为这种小事,打他二十大板,折辱的意味似乎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周安却好似不太像就此放过徐开泰。

    他看着徐开泰,沉默一下,才道:“等等,这样吧……咱家知你实力甚强,如此才心高气傲,不将咱家放在眼里,咱家就给你个机会,你与咱家搏杀一场,若你败了,那板子就照领,若你胜了咱家,板子就免了,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