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五章 搏杀就是搏杀!
    周安说白了,就是要找茬揍徐开泰。

    这是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式,作为上官,其之所以无法管好下面,自然不是因为权利不够,而是其还未在手下心中,建立起足够高大的形象。

    而在重视武道的东乾来说,只要你能表现的实力足够强大,那你的形象必然是马上会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就如同,吴绪宽有今日之权势,与他是天罡境强者也是有一定关系的,他若不是天罡境强者,当初就不可能成为大元帅,也不可能让军伍中那些武将对他心悦诚服,他也就没有今天。

    当然,想让手下的人敬你,怕你,高大的形象也只是一方面。

    但,周安缺的就是这方面。

    狠辣?心术?权势?

    这些周安都不缺,他当众怼了吴绪宽,且全身而退,已经将自己的名头打响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一阵寂静,其他人皆默不作声,不敢交头接耳的议论,更不敢乱看。刺头毕竟是少数,周安的身份地位,以及所做过的事,都已让人能够忽略他的年纪,甚至是太监的身份。

    能不畏惧周安的人,是少数。

    而能如徐开泰一般,敢以“混不吝”的态度对待周安的,也只有徐开泰一人,这家伙有背景,有实力,性子直,但又一直不得志,所以他的处世态度,是与常人不同的。

    听了周安的话,徐开泰眉头一挑,沉默了一下,便猛的跨前一步,从队列中走出道:“既然如此,那卑职便不客气了,大人想要与卑职如何搏杀?尽管划下道来。”

    徐开泰是军伍出身,所以话粗了一些,也是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好!”周安扬着下巴喝了一声,而后肩膀一抖,将身上的大氅甩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老太监在后面接住了周安的大氅,一身彩绣九蟒跑的周安则负手向前,又目光一扫,对一旁那群人喝道:“都闪开,给咱家腾出地方来。

    那一百多人马上全都散开了,都去了院子四周,离得周安远了,他们便敢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交头接耳的议论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除周安与徐开泰外,其他人便都到了院子四周墙边上,偌大的院子顿时显得很是空荡,院子中间只剩下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周安负手踱步,侧头冷眼看着徐开泰。

    “既为搏杀,那便无需点到为止,以一方认输,或者被降服为止。”周安边踱步边道,“徐同知,你尽管对咱家出手,咱家若输给你,是咱家技不如你,你若失手杀了咱家,咱家也不怪你,你尽管放手来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安这话,将周围所有人都吓到了。

    之前周安说的虽然也是搏杀,但所有人都认为,就是比试一番罢了,可听周安现在的意思却是,搏杀就是搏杀,没其他意思!是可分生死的!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说真的,换个人听了这话,都不见得敢跟周安打了。

    因为根本就不敢伤周安。

    而徐开泰嘛,他肯定是敢的!

    其实周安就是担心徐开泰会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徐开泰脾气爆,性子直,很是一根筋,但他可不傻。

    若只是比试,他是万万不敢伤周安的,不敢全力出手也是难免,可周安却是无所顾忌,如此情况下,周安就算赢了他,他怕是也不会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周安得让他心服口服!

    “那,卑职便得罪了!”虎背熊腰的徐开泰,声若洪钟的道,也是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手在自己腰间一搭一抽,便亮出了无血剑,他又另一手微抬,对徐开泰示意了一下后道:“请吧!”

    周安动了兵器,徐开泰自然也能动。

    他是带刀而来的。

    见周安亮出兵器,徐开泰也提起挂于腰间腰刀,抓住刀鞘一拉一甩,便将刀鞘直接摘了,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开泰紧盯着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也冷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突然一声炸响,来自于徐开泰脚下,他毫无征兆的突然暴起,这一动因力量过大,以至于他脚下的铺装石板地面直接炸出了大片龟裂,竟下沉了几寸

    徐开泰势如猛虎,军伍出身的他这一动手,便展露出了极重的杀伐之气,暴起前窜,竟给人一种万马奔腾之感,他两次跨步,便凶猛的冲至周安近前,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刀光便横扫向了周安的脖颈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周安举剑侧切,将徐开泰这力量极大的一刀挡开了一些,偏离了原本的挥砍路线,周安同时还后仰退步,这才彻底化解避开这一刀。

    徐开泰刀若惊雷,连斩周安,每一刀皆势大力沉,且迅捷如风,周安闪电出剑,扫、拨、掠、切,见招拆招,连退了七步,才将徐开泰的连环攻势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不是周安的剑法不如徐开泰的刀法,而是吃了兵器的亏。

    徐开泰出手太重,周安手中若有一把正常的刀剑,自然可与他硬碰硬。

    可他用的是软剑。

    但软剑也有软剑的好处。

    周安连退七步后,便找到反击的机会,刁钻一剑直袭徐开泰肋下,徐开泰被迫躲闪,周安马上便施展出精妙的身法,剑光点向徐开泰肩胛。

    徐开泰挥刀格挡,周安却剑势骤变,剑身极度弯曲,这一剑虽然被徐开泰挡住了,但剑尖却弯曲甩过去,划在了徐开泰的右肩上。

    不过,徐开泰并没有因此受伤。

    只是衣服破了。

    他身负的也是外修炼体的功夫,早已刀枪不入,寻常刀剑是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伤痕的,虽然,无血剑是神兵利器,但刚刚那甩过去的一剑,力道是太轻了些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完全转守为攻。

    自他那一剑挑破了徐开泰的衣服之后,徐开泰便再没有任何机会,完全是陷入了被动防守躲闪的境地里而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,暂时还不能分出胜败。

    但强弱,是已经谁都看得出来了。

    徐开泰虽强,但并不是周安的对手,这让在场众人都很吃惊。

    虽然周安战绩非常惊人,活捉了半步天罡的耿秋年,但那次是被周安取巧了,耿秋年不知道周安身体强悍,没想到周安敢近身用火神雷,这才被周安阴了。

    可这次不同,周安也不能用火神雷阴人,但徐开泰看起来就是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这就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难道十六岁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周安,不仅仅是地煞境?难道已中品地煞境?甚至比中品地煞境还强?!

    大多数人是看不出门道的,也无法准确判断周安究竟发挥出了怎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如唐鸿飞、以及长随周安的那几个老太监,可是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周安并未施展出比中品地煞境更强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压着徐开泰打,问题出在徐开泰身上。

    徐开泰的刀法,有问题!

    而在这一点上,看得最清楚的,自然是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与徐开泰厮杀这一阵,便察觉出来了,徐开泰的刀法确实是有问题,不是说刀法招式有问题,而是徐开泰的用法有问题,他似乎……并不擅长用刀!

    两道身影在场上纠缠厮杀,徐开泰的劣势是越来越大,甚至已经快要无法应付周安的攻势,越是如此,便破绽越多,破绽越多,便更加如此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恶性循环。

    徐开泰很难扭转。

    嗒嗒嗒……

    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突然传来,是院子西边的大门口,一群人刚进了东厂衙门的大门,袁胜师在前,跟随他来的,自然都是锦衣卫。

    周安暂时没时间接待他,还在与徐开泰厮杀。

    唐鸿飞见袁胜师来了,便匆匆走了过去,先对袁胜师见礼,而后与袁胜师耳语,说了一下情况,就是告诉袁胜师周安在与人切磋武艺。

    袁胜师听了点点头,也没打扰周安,而带人站在场边,成为了围观群众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很快,袁胜师的眼神便不对了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所使的剑法,他不仅仅没见过,甚至连相似的也没有,并且,这剑法还异常精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