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六章 周安的剑法
    袁胜师被周安的剑法吸引了,目光变得专注,他甚至能忽略与周安缠斗的徐开泰,眼中只剩下周安,以及周安手中的那把剑。

    周安的剑法,真的很独特很精妙,甚至称得上奇妙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有些飘渺之感的剑法。

    袁胜师在此之前,是从未见识过这种剑法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剑修,袁胜师对于剑法的理解能力,自然是极强的。他看得出来,周安的剑法实力,是不如自己的,甚至可以说,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在境界上就存在这很大差距,境界的差距会使武者的判断能力、反应能力,以至于最基础的速度、力量等,都存在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但,袁胜师也看得出来,周安因为剑法过于精妙,以至于,他是能施展出超越他本身境界的剑法实力的。

    袁胜师渐渐的看入迷了。

    场上。

    周安与徐开泰越打越急,徐开泰破绽百出,衣服接连被周安挑破,连退十余步,周安不断欺近,软剑抖动的哗哗之声也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突然,徐开泰的刀被荡开,他身前空门大露。

    周安一剑划在徐开泰的胸腹处,血花迸溅而起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周安骤然停下,收剑了。

    徐开泰又向后退了两步,也停下了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腹处,里面的软甲已经破了,皮肉也被划开了一些,这就说明,周安刚刚那一剑,是着了力道的,不然就算周安拿的是神兵利器,也不可能划开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而且,徐开泰是注意到了,周安在最后时有所收手,不然伤势不会如此之轻,非把他开膛破肚了不可,虽然以他实力境界,开膛破肚也不至于轻易就死了,但那也是重伤。

    “大人技高一筹,卑职自愧不如,甘愿受罚。”徐开泰反提着刀,对周安抱拳道。

    他认输了,没再找周安纠缠。

    但周安却知道,他是口服心不服,都写在他脸上呢,他脸上可没有一点服输的意思,虽然还是不服周安,但他却并没有说要再来,性格如此,他本也没想一定要与周安分个胜负,搏杀是周安提的。

    周安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    他很轻松便赢了这衙门里实力最强的武官,自然会让其他人,对他更加敬畏。

    但,周安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搞不定徐开泰,周安觉得这是自己的失败。

    徐开泰这个人是有大用处的,必须“降服”。

    “咱家知道,你心里不服,咱家刚刚也感觉的出来,你似乎并不擅用腰刀,咱家说的没错吧?”周安看着徐开泰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确实不善用腰刀。”徐开泰道。

    他没说自己服不服的事,但他既然承认了周安所说他不擅长用腰刀的事,服不服自然也就不用说了,肯定是不服。

    毕竟,他是在用不称手的兵器,与周安搏杀的。

    “咱家再给你一个机会,咱家要让你心服口服。”周安勾着嘴角,对徐开泰连道,“徐同知,库房便在衙门后面,里面各式兵器都有,你现在便可去挑选,咱家在这里等你,我们再战一场,规矩如之前一样!”

    周安又给了徐开泰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其实这话可以反过来说,是周安又给了自己一次立威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且他知道,徐开泰虽然表现并不好斗,但那是因为他这些年挫折太多,性子给打磨的,没之前那般锋锐了,军伍出身的徐开泰,又怎可能没有好胜之心。

    军队,是最讲胜败的地方!

    周安是一定要打服他的。

    他这也是有些没事找事了,毕竟这个刺头是他调到自己手下的,而他现在又是不允许,自己手下存在这种刺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卑职愿与大人再战。”徐开泰沉默一下才道,却话音一转,“不过,不知大人能否准允卑职回家中去取兵器?”

    周安让他去库房挑选兵器,他却想要回家拿。

    这更好!

    他家中的兵器,必然是他最善用的!

    肯定不是制式兵器,一般实力强大的高手,都有自己的专属兵器,无论是刀,还是剑,有些是流传下来的神兵利器,有些则是在尺寸、重量上特别定制的精良武器。

    徐开泰去拿自己的善用兵器,这回来要是再输给周安,他必然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“要多久?”周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卑职骑马,一来一回,只需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且去吧,咱家就等你一炷香。”

    徐开泰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则先收了无血剑,走到大门口附近,与袁胜师碰头。袁胜师这个时间来没什么太重要的事,就是来给周安送文书档案的。

    就是之前镇抚司衙门所办案件的所有档案,镇抚司那边留了一份,也必须要给东厂送一份,而且在将来,镇抚司将不会再有什么调查档案,证据档案之类的文书档案,因为那些事,都是东厂负责。

    现在是东厂新设,与镇抚司关联的权利事务,是要相互移交的。

    东西都在门外的马车上。

    袁胜师与周安说了情况,周安便叫人去外面将马车引去侧门,从侧门走,将该搬的东西,都搬入东厂衙门,整理存放。

    移交档案这事儿很简单,很快便办完了,而袁胜师之所以带这么多人来,是因为这批档案太重要,为保证安全才来的人多,甚至袁胜师都来亲自押送了。

    办完事的袁胜师,却没马上走,而是在院子里与周安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见公公剑法精妙,能否问一句,公公师承何人?”袁胜师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袁胜师第一次,主动找周安说与公事无关的话题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一个闷葫芦,这次却主动谈起来,可见他对周安的剑法是有多大兴趣。

    “师承徐瑾。”周安回道。

    “徐瑾……”袁胜师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袁胜师当然知道周安的师父是徐瑾,徐瑾也确实是会用剑,他更清楚徐瑾的剑法。袁胜师是大内八御,而且入宫十年了,他痴迷于剑,宫里用剑的高手,他可是都请教过,包括康隆基。

    徐瑾在“走火入魔”死前,袁胜师也是找过他几次的。

    因此,他非常清楚徐瑾都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这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剑法,也是师承徐瑾?”袁胜师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师承何人?”袁胜师再问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疑惑,他知道周安是入宫之后才学的功夫,而周安之前用的剑法,他真没在宫内见识过,能创造那种精妙绝伦剑法的,必然是非同一般的人物,袁胜师却不知道宫里有这种人物,所以才疑惑。

    袁胜师之所以认为此剑法是新创出来的,而并非流传下来的,是因为他了解天下剑法,若是前人所创流传下来的,此等剑法不可能籍籍无名,袁胜师也不可能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但,对于这剑法,袁胜师真的是闻所未闻,也没见识过。

    因此,他觉得这剑法是近代剑修创出来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所以袁胜师才来问周安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想知道,周安的剑法,是师承何人?这剑法,究竟是何人所创?他是一定要去拜访的,能创造此等剑法的人,其在剑道的造诣必然是可称宗师,袁胜师必然要去请教。

    袁胜师做梦都想突破天罡境。

    而以剑破境,是袁胜师唯一的机会,所以他才执着于剑,只要看到了未见识过的精妙剑法,他便会锲而不舍的去追寻,他希望自己能从不同的剑法中,体悟出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剑法……并非师承何人。”周安看着袁胜师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师承?那是……”袁胜师一愣,难得还能是在大街上捡了剑法秘籍?

    “是我自创的啊!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袁胜师神情凝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