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七章 臭不要脸
    周安说的轻描淡写,袁胜师恍惚了一下,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听错。

    袁胜师无言看着周安,好一阵才开口:“周公公,你若是不想说,便可不说,不必诓骗于我?”袁胜师显然是无法相信周安,他要是能相信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不相信是对的,周安的剑法,还真不是他自创的。

    但那剑法,在这个世界是原本不存在的,是周安带过来的,周安说自己自创,也无人可戳穿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咱家何时诓骗过您?”周安却道,“就是咱家创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何创得?”袁胜师问,这话说的直接了。

    “咱家为何创不得?无论是内功心法,还是剑术刀法,都不是无中生有,皆是由人所创,这剑法可以是任何人创的,为何就不能是咱家?因为咱家还年少吗?”周安却是不急不气,慢条斯理的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并非轻视公公,只是,此等精妙绝伦之剑法,非常人可创。”袁胜师还是说的很直接,在剑法这件事上,他是出奇的较真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您得相信,这世上是存在不世之才的。”周安却是连道。

    “早在千年前,逍遥客便留下了弱冠之龄成天人的传说,还有五百余年前的前朝中期,伏易子而立之年,便著成奇经十二篇。”

    “咱也可以不说这些传说中的神人,就说咱东乾立国之后出现的绝才之辈,鸿儒周白礼一生未涉武学,却在八十高龄时以毕生感悟,创出绝品内功心法《凡心经》,大宗师许三通虽然四十岁时便走火入魔暴毙而亡,但其二十岁入天罡,一生创了功法武技千余部,虽多是粗浅之技,但也不乏绝世功法,其已是传奇,还有那赵白牛、红衣客、穆子高、陈游等,哪一个不是有绝世之才?”

    “穆将军您也该明白,创造武学之事,并非年长者才可为,也并非只要钻研便可成,很多时候,灵光一闪,要比几十个春秋的反复琢磨,更有用,咱家自认是还比不上那些传说中的人物,但只是创一门剑法而已,真的很难吗?”

    周安用自己平缓的腔调、完美的演技,向袁胜师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——臭!不!要!脸!

    真是一点都不心虚!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自吹自擂的!

    袁胜师看着周安,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,他词穷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槽点太多,他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周围不少人,也都听到了周安的话,他们一个个都不敢说话,甚至都不敢看周安,生怕自己眼神有什么不对,让周安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周安却是突然叹了口气,而后自顾自的淡笑摇头。

    完全是一副你们爱信不信,不信就算了的神态,颇有“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啪哒哒……啪哒哒……

    东厂衙门大门外突然传来了激烈的马蹄声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周安回身看去。

    又听门外“吁”了一声,很快,便有一壮硕身影提着极长的兵器快步进门,是回家取兵器的徐开泰回来了,一炷香的时间,也差不多到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卑职回来了。”徐开泰见周安就在门口附近,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安却是没说什么,直接转身向院子中走去。

    徐开泰也拎着兵器快步跟上周安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院子周围聚着的人,要比之前少了一些,主要是少了一些太监,他们是去整理锦衣卫刚刚送来的档案去了。

    周安刚刚从院中走过,手便在腰间一抹,抽出无血剑,紧接着回身站定,看向徐开泰。

    徐开泰也停在了距离周安几丈外,手臂一展,将手中兵器立着重杵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兵器,赫然是军中武将最常用的兵器——马槊!

    马槊,实际上就是一种更加精良的重装长矛,这兵器要比一般的长矛、长枪更长,也更重,在军伍中,这是适合重装骑兵,或者说披甲骑兵所使用的武器。

    这种兵器,一般的军士是用不来的,因为太长太重,根本就无法运用自如,也不适合持久作战,所以在军伍中,除了重骑兵外,会用马槊的人,基本皆是实力不俗的武将。

    徐开泰是军伍出身,所以他用马槊,并不让周安意外。

    那是一杆亮银色的马槊,看得出来,那马槊是特制的。

    一般的马槊便又长又重,但最长也就在八尺左右,而徐开泰的马槊,则应该有九尺,立在他身边,要比他高很多,如此长的兵器在军伍之外是极为罕见的,但周安见过比这还长的,就是云景公主那把丈长斩马刀。

    那斩马刀,自然也是特制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其实无论是斩马刀,还是马槊,都是军伍中常见的兵器,军伍之外,则就少见了,徐开泰的马槊是特制加长的,云景公主的斩马刀也是。

    斩马刀并非只有一种刀形,这实际上是一个统称,在军伍中凡是能一刀下去,可将骑兵连人带马一同砍翻的长刀,都可叫斩马刀,斩马刀的刀刃很长,刀柄也很长,如此才能双手握持,便于发力,而当刀柄的长度超过刀刃,便可称长柄刀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那把就是长柄斩马刀,刃长四尺,柄长则在六尺。

    如此长度的兵器,实际上已经不适合步战使用,得是骑在马上,才能自如的挥舞。

    然而,云景公主就是喜欢大的。

    从小就喜欢,她是公主,她想练什么兵器,就可以练什么兵器,也没人敢拦着。

    再说徐开泰这把特制加长的马槊,其实也是适合骑兵马战的兵器,但也并非不能用于步战,这得看使槊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练得好的在马上地上并无区别,甚至,在地上更强,境界越高越是如此,因为骑马交战,人的行动能力,是会受制于马的,在地面上则不会,轻功身法,尽可使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可需先包扎一下伤口?别等之后你输给了咱家,再说咱家欺负了你。”周安望着徐开泰道,徐开泰胸腹处有伤,不过已经止血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!这种皮肉之伤,并不会影响卑职实力。”徐开泰却道,他真不在乎自己胸腹部的伤势,也是真不需要在乎,毕竟是外修的中品地煞境强者,气血远比常人充盈,伤势不重,流血不多,完全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“好,那便请吧!”周安略微抬手道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徐开泰紧握着马槊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周安本也在看他,却不由自主的,下意识的瞥了远处场边的袁胜师。

    他是突然想到,自己或许可以多表现一些,甚至多展现几种精妙的剑法,给袁胜师看看。

    周安自然不是想要炫耀什么,他只是想要证明一下自己,真的是一个天才!自己真的创造了精妙绝伦的剑法,而且不止一种。

    如此做的意义,自然是他要给自己创造,“收服”袁胜师的契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