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八章 化腐朽为神奇的一剑
    徐开泰望着周安,将手握着的亮银马槊缓缓提起一些,紧接着便横于身前,改双手握持,而后便猛的动了!

    他以惊雷之势狂奔向周安,跨步前窜,亮银马槊便横扫而出,划空之声极为刺耳。

    铛!铛铛铛!!

    搏杀再起!

    这一次的周安,似乎也是拿出了真本事,剑光比之前要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依旧是徐开泰占了先手,周安让他的,所以双方乍一交手,周安便被迫的步步后退,一躲再躲,徐开泰使槊的本事,要比使刀的本事强了不是一点半点,那又重又长的马槊,在他手上好似轻若无物,招式大开大合,刚猛异常。

    两人越打越急。

    周安逐步转守为攻,但已没了先前的那种优势尽现,只能说是与徐开泰旗鼓相当,徐开泰的兵器太占优势,但俗话说的好,一寸长一寸强,一寸短一寸险,又非军伍对阵厮杀,那讲究的是排兵布阵,不同兵种确实是会相互克制。

    而两人捉对厮杀,不与他们配合,自己最善用的兵器,便是最强的兵器,并无优劣之分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得看个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就如同,徐开泰攻势虽然凶猛,看似更具优势,但兵器太重,持久定是不如周安。

    而马槊过长,用起来变化就会少了一些,这是他的劣势,反过来说,这也是周安的优势。

    两人激战片刻,徐开泰是已拿出中品地煞境武者该有的本事,而其在军伍中磨练过,所以甚至可以说,他的攻杀本事,要比一般中品地煞境更强。

    周安也是没落下风,闪转腾挪,对徐开泰过于刚猛的招式攻击是能躲则躲,时不时抽冷子的会以刁钻之击逼得徐开泰退步回防。

    两人都很快!

    快的皆留下了残影。

    尤其是徐开泰的马槊,时而以一化万,漫天槊影向周安轰砸而去,周安在这种攻击中,就好似狂风怒浪中的一叶扁舟,似随时都可能倾覆。

    周围许多人都已经看呆了,这种对战场面,可是极为少见。

    徐开泰又要比之前厉害了不止一分。

    剑光、槊影、碰撞的火花、腾跃的身影,构成了一副处处皆凶险的画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胜师看周安与徐开泰厮杀,也是惊了,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那就是周安此次似乎比先前第一次击败袁胜师时,更强,剑法依旧那般精妙,周安这次施展的却是已趋于完美。

    徐开泰也是强,不过袁胜师并未将徐开泰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因为徐开泰用的不是剑。

    其实力与袁胜师相比,又是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几个徐开泰绑在一起,都不是袁胜师的对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与徐开泰厮杀了盏茶的功夫,依旧是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却见!

    周安突然变招,飘渺的剑法竟突然变得刚猛了许多,与徐开泰拆招十余个回合,袁胜师便已经看出来,周安竟是用了另一种剑法,此剑法与先前的飘渺剑法没任何关联,走的完全是迅捷刚猛的路子,出剑更快,少了一些变化,对了几分威势。

    类似的剑法,袁胜师不能说没见识过。

    但袁胜师可以肯定,这剑法他没见过,只知有类似剑法存在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周安剑势再变。

    这次出剑更快,剑势变得极度刁钻狠辣,这是纯粹的攻杀之剑,每一招皆以杀人为目的,一般只有刺客,才会修这种剑法,这种剑法的优势在于,攻势猛,但守式少,用起来很是凶险。

    周安开始了频繁的换用剑法。

    也就小半个时辰的时间,他竟连用了十二种不同的剑法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剑法多数,是能找到相似剑法的,但其中有四种,是袁胜师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!他已经惊呆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掌握多种剑法并不离奇,数量并不能代表什么,就如袁胜师,他半辈子收集了足足数千种剑法秘籍,既有粗浅之技,也有绝世剑技,但他真正练过的,算是掌握的,也就百种罢了。

    剑法是相通的,所以掌握几种,和掌握百种,区别并不大。

    而且掌握,也不等于是精通。

    所以袁胜师才如此心惊。

    周安所施展的十多种剑法,都算得上是精通了,只是精通的程度不同,当然,最骇人的还是,这些剑法他都没见识过!都是闻所未闻的剑技!虽然有些剑法,是有相似剑技存在的,但终究是不同。

    这些剑法又都属不同路数,并非靠一种剑法摸索开创出的旁支剑技。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难道真如他所说,他乃不世之才?他还未至弱冠之龄,便已有了这种开创精绝剑法的本事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开泰压力越来越大,其实他直到此刻,都未见劣势。

    但他很清楚,自己持马槊与周安激战,体力消耗会更大,时间越长,情况便对他越是不利,而且,周安接连使用不同剑法与他厮杀,无论是用什么剑法,都能与他打的旗鼓相当,这让徐开泰心里已经有了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那就是,周安是在克制自己的剑法实力,必然是有某种剑法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,不然的话,一个人怎么可能将十多种的剑法实力都控制在同一水平线?总该有最擅长的吧?最擅长的应该更强才对吧?

    徐开泰已经怀疑周安依旧未出全力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不想去信。

    还有些憋屈,若真如此,你这不是耍人吗?

    徐开泰受不了了,他知道不管如何,自己都不能再拖下去。

    他招式猛变,却听得“炸裂”之声爆响,那亮银马槊上爆起劲气,攻势更加刚猛,划空之声更加震耳,他自然是没换武技,只是换了一个打法,弃守全攻,或者说以攻为守,顿时将周安逼入极为凶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的处境,也是变得极为凶险。

    这是以命搏命的打法!

    军伍出身的徐开泰,是有这份胆气的!

    他要再逼一逼周安。

    就算最终落得一个双双负伤的结果,他输了也不丢人,而且,万一赢了呢?

    周安被徐开泰逼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但也知道时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徐开泰已经沦为他向袁胜师演示剑法的活靶子,是时候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猛的跨步,躲过一击后剑式再变,这给徐开泰创造了机会,徐开泰低喝一声,槊影好似九天银河下落,以极度凶残之势向周安砸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极为可怖,力大骇人,那精钢所铸的槊杆,竟被徐开泰甩的出了弧度。

    周安在此刻,却挥出了看似毫无章法的一剑,这是似慢实快的一剑,也是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剑,但在剑槊相交的刹那,周安手腕一抖,剑身一弹一划,竟不可思议的将徐开泰那无比大力的马槊,弹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徐开泰出力太猛,收手不及,以至空门大露。

    周安顺势欺进,横剑一划,徐开泰后仰,剑尖在其喉咙前划过,周安却是在同时,以左手硬抓向徐开泰的马槊,抓住槊杆手臂便如蛇一般盘绕了上去,猛的一震一扯。

    缠丝劲!周安要夺槊!

    交战中被夺兵器可是奇耻大辱,徐开泰自是不放手,周安却是猛的跃起,身体后仰,两腿前探……

    一切说来复杂,实际发生在极短时间内。

    周安荡开马槊、探身挥剑、握槊强夺,腾身出腿,一气呵成!

    本就在后仰刚避开周安一剑的徐开泰已躲闪不开,被周安双脚踹在了胸口,整个人都飞了起来,再也拿捏不住自己的马槊,他直接飞了出去,马槊却留在了周安手上。

    周安双脚踏在徐开泰胸口,借力空翻向上,蹿高数丈,临空翻折,将夺来的马槊舞了一个花,而后猛的向徐开泰甩去!

    徐开泰被踹飞了七八丈,重摔于地!

    马槊又被周安甩的激射向他!

    哧轰隆!!

    一声轰鸣!

    徐开泰才摔躺在地,马槊便落在他脑袋一旁,仅隔着半寸扎立于地面,碎了铺装石板,激起了一片沙尘。

    周安从空中飘然而落,无声落地,他望着徐开泰,收剑于腰。

    打完收工!

    远处袁胜师已是一脸痴呆的看着周安,惊呆之色全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周安赢了,他并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因为他之前就看出来了,周安是要强于徐开泰的。

    但周安荡开徐开泰最后一击的那一剑,却是打破了他对剑的认知!

    那是化腐朽为神奇的一剑!

    怎么可能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