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零九章 咱家凭何教你?
    “徐同知,你输了。”周安脆声淡淡道。

    徐开泰从地上坐起来,抹了抹嘴角上的血迹,看了看,神情有些恍惚。他何止是输了,输的太彻底,一个外修炼体的武道强者,竟然被对战中被人夺了兵器,还险些被自己的兵器所杀,能输到这种程度的,也是少见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徐开泰。

    徐开泰回手抓住了插在一旁地上的马槊,撑着站了起来,而后才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“大人剑法通神,卑职自愧不如!”徐开泰突然跨前一步,单膝跪地垂头道!

    他是一个纯粹的的人!

    此时他是再没有任何理由瞧不上周安,不敢再对周安又任何轻视,输了就是输了,输了就要认!其实,周安原本在徐开泰心里,便并非有多不堪,但也没有太多能让徐开泰看得上,或者说是敬畏的地方。

    徐开泰之前敢于不将周安放眼里,与自身负有强大的实力,关系很大。

    军伍里出来的人,要比常人更加敬畏强者,也更看不上比自己弱的人。

    “徐同知你也不错,竟能逼得咱家使出看家本事,上一次能逼得咱家如此的,还是那个叫耿秋年的妖人!请起吧!”周安道,而后便看向周围,“若无事,便都散了吧,该干嘛便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周安这么说,便领命散了,多数都是向衙门外走。

    徐开泰看着周安,还想对周安说什么,但见袁胜师已经带人走向周安,周安也向袁胜师迎去,没再看他,他便只能将话憋在心里,提起马槊转身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周公公,您刚刚使的那一剑,是什么剑法?”这是袁胜师又与周安碰头后,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没说究竟是哪一剑,但周安知道他在问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此刻袁胜师的态度已经有了明显的转变。

    他之前是以“你”来称呼周安,现在却是以您。

    “太极,袁将军您可曾听过?”周安淡笑回道。

    “太极?”袁胜师愣神,他自然是没听说过,不可能想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太极剑法,其核心奥义,便是以柔克刚,四两拨千斤!咱家先前拦的那一剑,用的便是四两拨千斤的法门,看似神奇,其实说破了,也就那么回事。”周安这话说的,却是有些自谦了。

    “以柔克刚……”袁胜师却是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他知道以柔克刚,此用劲的方式虽然罕见,但并非没有,江湖上有几种赫赫有名的功法,其中皆含以柔克刚的法门,但是,那些全都是手上功夫,不是拳法,便是掌法。

    没有兵器之技,是蕴含以柔克刚的法门的。

    这太难了!

    因为以柔克刚本就是绝难之技,非绝才者不可练,而兵器,毕竟不是身体的一部分,想要人器合一,那是传说中的境界,人运用兵器的能力,是绝不可能比得上运用自己手脚的。

    因此,想要以兵器施展出以柔克刚,极难!

    那几乎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可周安已经将不可能,变为了可能。

    眼见为实,容不得辩驳。

    “那这太极剑法,您是从何处得来?”袁胜师这话问的,竟有小心翼翼的味道,因为他知道周安可能给他什么答案,但这个答案,他不见得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自创的啊,咱家不是说过了吗?咱家自创了剑法,又没说只创了一种。”周安风轻云淡的道。

    袁胜师有心理准备,但此刻,他还是将心惊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敢问公公一声,您一共创了几种?”袁胜师缓了缓神,又问。

    “目前,刚十三种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掌握的剑法秘籍,不止十三种,但其他剑法他都还没练,甚至都没打算练,也用不出来,自然就不提了。

    “十三种……”袁胜师自语,又愣住了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先前与徐开泰对战,包括最后只用了一式的太极剑,刚好一共是用了十三种不同的剑法,刚刚好!这绝不是一个巧合,很显然,周安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,刚刚用过的十三种剑法,都是他自创的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周安彻底刷新了袁胜师心中对于天才的定义!

    传说中的那些惊世之才,毕竟是在传说中,看不见,也摸不着,只是听闻其事迹。

    而周安是看得见摸得着的。

    周安就活生生的站在他眼前!

    虽然,袁胜师依旧是很难相信,周安能独创出十三种精绝的剑法,但他又没办法让自己不相信,因为除了十三种精绝剑法是周安独创这一种解释外,袁胜师找不到第二种解释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十三种就连他也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剑法!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袁胜师也必须要认可周安的剑道天赋,因为无论那十三种剑法是不是周安所掌握,周安竟然能将那十三种剑法都掌握精通,这便是其天赋的最好证据。

    在反推过来说,周安既然有不容置疑的剑道天赋,那么就可以佐证,其确实是可能具备独创剑法的能力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能力强的有些太吓人!

    对于周安的“创造力”,袁胜师自然是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周安独创看人记忆的神魂功法,又曾改良过传承百余年的《铁甲功》,其是妖孽之才,本就没什么好质疑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之前袁胜师是不关心那些的。

    袁胜师也不练其他功夫,对周安在其他方面多厉害,他不在意,也不质疑。

    可这次,关乎剑法!

    袁胜师四岁习剑,至今已有快四十年。

    他懂剑!

    知道的越多,便越是敬畏。

    所以,周安颠覆了他的认知!

    “暂时十三种而已,咱家将来还会再创剑法,若有可能,咱家还想将其融会贯通,只是不知咱家有生之年,是否能成……”周安又道,他表现出了自己对剑道的追索之心,当然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公公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不知能否……”袁胜师突然正色。

    “且说无妨。”周安回道。

    “公公能否教我?”袁胜师问。

    “教什么?”

    “剑法!”

    “袁将军说笑了吧,你之实力,远胜咱家,咱家凭何教你?”周安看着袁胜师推诿道,声音一顿,又好似不经意的随口说了一句:“您还能拜咱家为师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