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一十章 攻心
    袁胜师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周安推诿,在他意料之中,毕竟神功不外传,这在哪里都是规矩,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朝廷都如此。

    就比如,周安之前改良了《铁甲功》,之后就上交了,但周安二次改良《铁甲功》,也就是周安突破《罡身术》第四重,将展露真正《罡身术》展露之后,却没人让他上交。

    当时康隆基看望伤愈的周安,知道周安将《铁甲功》改良到了新的高度,就没再提过,让周安将功法交出来给神策军的事,之后无论是高宏,还是云静公主,都没找周安要。

    这是规矩!

    一般功夫秘籍,随便传传也就算了,在江湖上也是可随便贩卖,可当这门功夫好到第一程度之后,就不可轻易外传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一种大忌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江湖上,那些江湖门派都很重视自己门派的功法,若有外人擅自偷学了自己门派的的看家本领,那是会被整个门派追杀的!

    而周安所创十三种精绝剑法,仅就目前来看,每一种练到极致,都是能达到地煞境剑修的层次,这些能让武者成为江湖上一流,乃至超一流高手的剑法,自然都是不可轻易外传的。

    因此,周安的推诿,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可周安后面那句话就不对味了。

    周安看似无意的提到拜师,其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,你不拜师,我就不可能教你!

    袁胜师还僵着。

    他正在做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袁将军,咱家开玩笑的。”周安却突然笑着开口,竟抬手拍了一下袁胜师的肩膀,“咱家虽然有些本事,但若说教袁将军剑法,那可真是折煞咱家了,咱家真没那个本事……什么教不教的,以后只要袁将军不嫌弃咱家技艺浅薄,咱家便愿与袁将军切磋讨教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又把话说回来了。

    好似之前都是戏言。

    这让袁胜师心头一松,其实他刚刚是真的冒出了义无反顾的想法。

    袁胜师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,孜然一身,唯有剑!

    为了追寻更高的剑道境界,他真的是什么都豁得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就差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,他都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不是真的会下那种决定了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一切都在周安的算计里。

    周安是不想冒风险,他若真把话说死了,袁胜师不拜师他就不教,那他就很可能彻底失去“收服”袁胜师的机会,凡事留一线,他是不可能自己把自己憋死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想要收袁胜师为弟子这事,真的是太扯了……

    周安就没当真!

    他提了一嘴“拜师”,只是在给袁胜师灌输一种想法,来影响袁胜师将来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之后周安是肯定要以切磋讨教的名义,教袁胜师剑法的。

    为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!

    周安为了搞定袁胜师,真的是什么都舍得拿出来,所以他将来真的会如一个师父一样,将自己所掌握的剑法,包括仙家剑法,都传给袁胜师。

    他要让两人变成一种不是师徒,胜似师徒的关系。

    如此,周安在袁胜师心里将越来越高大,甚至会有敬畏。

    周安年纪小,在这件事上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学无长幼,达者为先!

    这道理,在武道上亦然。

    周安提了拜师,却又自己给否了,说白了,只是一种攻心之术!

    袁胜师对他太重要了,周安为了顺利建设东厂,连缉拿权都没要,都给了锦衣卫,而袁胜师是锦衣卫指挥使,东厂想要做大,就少不了锦衣卫的配合,而锦衣卫是否配合,就看袁胜师了!

    所以说,袁胜师对周安的态度,关乎了周安将来的大计!

    周安必须要降服他!

    降人要攻心,这就是周安正在做的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袁胜师得了周安许诺,也并未纠缠周安马上就切磋讨教什么,大家都很忙,这事儿都有时间再说。

    东厂新设,周安要做的事很多,也确实是没时间马上就与袁胜师探讨剑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。

    周安可以说是忙的脚打后脑勺,凡事都亲力亲为,他不得不如此,因为东厂的底子是密侦卫,而密侦卫是存在问题的。

    不说贪腐、渎职等顽疾,就说密侦卫最底层的探子,地方上的情况周安还不是太清楚,就说乾京城的这些,真没几个干净的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刨除密侦卫探子这身份,很多都跟地痞无赖似的,仗着有些小权利,便多行不轨之事,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,仅是敲诈小商小贩、白吃白喝不给钱,或收人钱财给人走关系之类的,但这一风气若不扭转,东厂是办不成大事的。

    这些探子,与底层的三教九流皆有很大的关系,越是龙蛇混杂的地方,他们越是熟门熟路,他们确实是能探听到非同一般的情报,但他们愿不愿意将情报向上交,还是以情报勒索他人,是说不准的。

    周安要扭转这一风气。

    但全杀了不现实,遣散重招更是一种浪费。

    周安只能是立典型,杀几个人,将一些人调任,再扩招一些人,如此种种,以形成一种高压,让他们不敢不好好办事。

    周安更立下规矩,允许下面相互检举揭发,一经确认,检举者重奖,不规矩者,杀无赦!

    而为了刺激底层探子好好办事,周安还设下了重赏机制,就是给钱,很多很多钱……为此,周安还去找女帝申请了一笔银子,足足三十万两。

    由于锦衣卫最近查贪官查的收入颇丰,女帝的小金库也是鼓鼓的,这笔钱也是批的痛快。

    这几天来,周安主要就是在忙“整风”的事。

    甚至亲自给他们“上课”,自然是思想教育课。

    因为太忙,他虽然白天偶尔会回宫,但晚上在东厂衙门里忙的太晚,他便不回去睡了,就住在东厂衙门里。

    冬月二十五日,深夜。

    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书房里,只有一盏烛台亮着。

    周安在烛光下,时而停下,时而思考,时而又写……他还在忙,此刻他是正在编写一本密码书。

    东厂是一个特务机构,情报很重要,情报的安全自然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要编写一套关于情报传递的密码书,其实关于这方面的知识,周安是掌握不多的,但没吃过猪肉,他也是见过猪跑的,而且,周安编写的密码书很简单,又能确保没学过的人一点都看不懂。

    他用到了阿拉伯数字,楷书中的一二三,与阿拉伯数字中的一二三,写法是完全不一样的,而这个世界,不存在阿拉伯数字,只有周安会。

    周安这套密码输编成后,若是不教给其他人,其他人就算是想破脑袋,也不可能看懂周安写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吱呀。

    屋门缓缓的开了。

    小亭子拎着灯笼走进屋,先去看了看小火炉,向里加了一些火炭,而后又轻手轻脚的走到桌旁,以针挑了挑烛心,让火光更亮。

    周安依旧在写,他知道是小亭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厂公,夜深了,您可别累坏了身子,早些歇了吧。”小亭子从后面,一边帮周安提了提披着的大氅,一边低声细语道。

    “去,别烦。”周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小亭子只能答应,伸手摸了摸桌上的茶壶,茶水已经凉了,他便拎起了茶壶,脚步很轻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周安停笔思考。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一声异响,让周安目光一凝,下意识屏息,仔细的听。

    他马上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哗哗哗……

    雪不正常的滑落声,让周安微微眯眼。

    声音来自外面。

    后窗外。

    是屋檐上的雪,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声震响,让周安腾身而起。

    扑哧!!

    从后窗射进来的弩箭瞬间从桌前划过,周安却是已经腾跃而起,躲开了弩箭的偷袭。

    轰哗!

    又听头顶上轰然炸响!

    却是屋顶破了,一道身影直接从周安头顶上杀下来,万千剑光将才腾跃的周安瞬间吞没。

    有刺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