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飞剑之术
    飞剑之术,乃是非内修天罡境不可掌握的一种御剑之法。

    而就算是内修天罡境,也得是惊世绝才之辈,才能领悟飞剑之术,并非所有天罡境都能掌握,正因为哪怕境界足够,也不见得能领悟飞剑之术,掌握的人太少,所以飞剑之术,被认为是一种天罡神通!

    以外延罡气操持,隔空掌剑攻杀,便是飞剑之术!

    可周安并非天罡境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周安自然也是不可能展露天罡之气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情况诡异的已经让鬼面狐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被重创而迅速大量失血的周安已经退了,但他只是人退了,剑却没退……飞剑狂攻鬼面狐!周安则是双手捏着剑诀,挥着手臂,隔空控剑!

    他一边挥手,一边吐血,额上更是青筋暴起,身体止不住的在抖。

    周安确实是在用飞剑之术。

    但与鬼面狐认知的飞剑之术极为不同。

    周安主修的剑法,乃是《太乙剑诀》,《太乙剑诀》练到极致,便可剑飞百丈而杀敌,也就是说,周安无论是否达到天罡境,只要将《太乙剑诀》彻底练成,便可隔空御剑杀敌。

    而现在,周安并未修成《太乙剑诀》,只能算是精通,连大成都算不上,所以,他还并不能以《太乙剑诀》而御剑杀敌。

    不过,周安还掌握另外一种能力。

    飞物术!

    这是《小法术》中所记载的一种极难修炼的法术,这个术,周安还在几个月前处理了孙德友之后,向女帝禀告又被康隆基质疑时,演示过一次。

    当时周安因知魂术被康隆基质疑,后通过写出改良《铁甲功》而证明自己创造天赋,之后还向康隆基演示了几种小法术,其中便有飞物术。

    当时,周安仅能以飞物术,控制毛笔颤颤巍巍的飞起来而已。

    而现在,若让周安以飞物术控制毛笔飞起来,自然是极为轻松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达到可以自如控制飞剑的地步。

    现在,周安之所以能隔空御剑攻杀鬼面狐,则是因为,他将《太乙剑诀》与飞物术结合而用的结果,周安不顾后果的动用了《太乙剑诀》隔空御剑的法门,并以飞物术加持于剑身,两相结合,才展现出了现在的飞剑之术。

    《太乙剑诀》的御剑法门,是以外延内力为主,神魂之力外放为辅,共同附着于剑,以达到操持的目的。

    而飞物术,用的则是纯粹的神魂之力。

    它们并不会相互冲突,是可以配合的。

    而周安之前并未用过这种手段,直到今时今日,此时此刻,他已半只脚迈入鬼门关,这才用了,却是因为……他现在用的非常勉强!

    他强行施展组合飞剑之法,代价极大!

    此时他神魂之力超常输出,三魂七魄因过度损耗,已经进入了一种可能自我泯灭的状态,就好像周安脑海中有一根弦,这根线紧绷到了极致,随时都可能断裂……

    而他的身体,为了使内力隔空外延,他用了《太乙剑诀》最后一章中的内力运转之法,他根本就不能用,这是在强行用,后果就是他内体内力好似惊涛骇浪一般在经脉中奔腾,速度快的已经超过了他经脉能承受的极限。

    他的经脉已经开始受损,虽然他有极限自愈,经脉会一直自我恢复,但受损的速度,明显是要超过恢复的速度的,

    这也是极致的危险。

    一旦他经脉受损的程度达到极限,那他的经脉将整体崩毁,寸寸断裂,奔腾的内力失去了经脉这个运行轨道,便会在他体内乱窜,结果就是……爆体而亡!

    周安现在已经不是在跟鬼面狐拼命,而是在与鬼面狐赌命!

    因为神魂之力消耗过大,他的三魂七魄随时可能自我泯灭。

    因为能够让内力外延控制飞剑,他的内力超限运行流转,随时都可能毁掉他的经脉,使他爆体而亡!

    他就是在赌!

    赌支援能在他自我毁灭前赶来,赌自己在自我毁灭前,鬼面狐会逃走!

    从未有人将周安逼到如此境地。

    周安之前也曾在鬼门关走过一遭,但那次是为了云景公主,是为了别人。

    这次,周安是为了自己!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僵局出现了!

    鬼面狐被拖住了,之前也是这些人,却不是鬼面狐的对手,制衡不住他,现在却能了,都是因为周安的飞剑……以飞剑与人厮杀,有一个极为可怕的优势,那就是,飞剑的后面,没有人。

    比如之前周安与鬼面狐厮杀,他以狠辣刁钻的攻杀剑法进行攻击,鬼面狐能挡住周安的剑,也能伤到握剑的周安。

    而现在,飞剑的剑招与之前一样,也是狠辣刁钻的剑法,甚至完全放弃了防御,是纯粹的攻杀之剑,鬼面狐依旧能挡住,但是……他伤不到周安,因为周安不是握着剑跟他厮杀,而是以飞剑,周安离得他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就这一点距离的差距,使得局面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鬼面狐能应付剑招,却伤不了御剑的人。

    周安也完全不需要防守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实际上这一招是非常恶心人的,就算他是鬼面狐,他是天下第一刺客,也是被打的没脾气!他能怎么办?打飞周安的剑?剑会再飞回来的!

    飞剑挡住了鬼面狐,周围其他人的围攻,更是让鬼面狐无法接近周安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他能勉强接近几步,也没卵用。

    周安向后退几步就是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接近的慢,就永远碰不到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在流血,在吐血,情况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,却依旧手捏剑诀,强行控制着飞剑……其实他真的怕,怕自己突然眼前一黑,就这么死了,但是,他没其他办法!

    轰隆隆!轰隆隆!

    大地突然出现了些许震动,东厂衙门之外,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,虽然因为太远,声音还很小,但在场的高手,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有大量兵马已经到了外面街上。

    “朋友,我会再来找你的。”鬼面狐突然说话了,是听不出男女的中性声音,说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话音才落,鬼面狐暴退,化为残影冲到房下,飞窜上房,而后便消失在了屋脊后的茫茫夜色中。

    鬼面狐逃了!

    一直与他拼杀的飞剑也在飞旋一周之后,直接归于周安腰间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周安双膝跪地,满身是血模样好似厉鬼,他双目中已经出现迷茫,他渐渐看不清月色,看不清人的面庞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周安仰头喷血,身体顺势无力的后仰,重重的摔躺下。

    世界在他眼中已经变得朦胧。

    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几息时间里,他隐约看到了一些身着铠甲的人出现在自己身边,声音似乎又变得嘈杂了许多,但又突然沉寂。

    救援的人到了,周安知道,鬼面狐因此应该不会再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他终于失去了意识,昏死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