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周安醒来后
    当夜,在周安遇刺不久后,便有大量兵马赶到了东厂衙门里。

    天策军到了,天策军指挥使苏成国也是第一时间赶到,而刺客却已经是逃之夭夭,周安重伤昏死了过去,苏成国到了不久之后,大内便也出来了一队兵马,大总管康隆基亲临东厂。

    东厂深处,庭院之中。

    十二具尸体整齐的摆放在屋门前,皆是被鬼面狐所杀的太监,这还只是直接就死了的,其他太监皆有负伤,重伤者也不少。

    而那保护周安的三个地煞境老太监,却是两死一重伤,只有最初与鬼面狐交手的中品地煞境老太监是腹部中了一剑,虽是最先失去战斗力,却是侥幸活了下来,另外两人下品地煞境的老太监,则都是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鬼面狐从发动刺杀,到最终逃离,也不超过盏茶的功夫,却给东厂衙门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伤亡,这……其实并不让人意外,真正让人意外的是,周安竟然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这事儿想想就后怕。

    就算是康隆基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虽然鬼面狐是否是天罡境,一直都是存疑的,但他确实是能在刺杀时,发挥出天罡境的实力,这一点又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这就可以看做,是一个天罡境突袭了东厂衙门,他杀死多少人,都不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天罡境是极为稀少的,就算是东乾朝廷,天罡境也是屈指可数,除了康隆基、吴绪宽之外,东乾大部分天罡境,都在军伍之中,要么名动天下的猛将,要么是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,他们都称得上是镇国利器。

    天罡境行刺杀之举,其破坏力,足以让任何人胆寒。

    康隆基看着那些尸体,目光深邃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这是在周公公屋后树上发现机关弩……”天策军指挥使苏成国走过来报告,他手中还拖着一个看起来极为精巧的机关弩,“此弩以极细的墨蚕丝相连,可在远处以牵动墨蚕丝发射弩箭……”

    康隆基接过机关弩看了看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他刚刚已经检查过现场的痕迹,对鬼面狐此次刺杀行动,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。

    这机关弩的作用,一是为了偷袭,二则是为了影响周安对来敌方向的判断,说白了就是,这机关弩能给鬼面狐,创造一次绝佳的出手机会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冬月二十六清晨,当乾京城的百姓从睡梦中醒来,要开始新一天的生活时,他们发现,整个乾京城皆被封锁,大规模的搜捕行动,已经持续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神昭女帝的跟前的头号红人,内廷司礼监秉笔太监、东缉事厂提督太监周安,昨夜遇刺了!

    消息如风一般传开,轰动了乾京城!

    鬼面狐的这次刺杀行动,更是在江湖上掀起了滔天波澜。

    鬼面狐每年只杀两个人,出道十八年来,共杀三十六人!

    周安是第三十七个!

    也是第四个没被一次刺杀就杀死的!

    更是唯一一个,天罡境之下没被鬼面狐一击既杀的!

    这为周安这个人,直接蒙上了一层魔幻的色彩。

    说起被刺杀这种事,自然是很丢脸面的事,当初云景公主遭到净土教刺杀,朝廷甚至不愿意去宣扬这件事,不管当初净土教刺杀是否成功,云景公主竟然会在宫内被人行刺,这就说明了皇宫大内的巡守力量有问题,这对皇家、对朝廷,都是一种声誉上的打击。

    可周安这事,他被人行刺,他险些被杀死,东厂为了他死了一群高手。

    但,这并不丢脸!

    因为出手的是天下第一刺客鬼面狐!

    由此,现在实力存疑的不仅仅是鬼面狐了,周安的实力也开始存疑!他究竟是有怎样的实力,才能在鬼面狐的刺杀下活下来?!

    因为此事,周安可以说是江湖名望大震!

    但,江湖人只要说起这事,更多的还是感叹,他们不看好周安的将来。

    因为鬼面狐还会再次行刺,鬼面狐刺杀一次不成,那就两次,两次不成,那就三次!不死不休!只要是被鬼面狐盯上的人,第一次被刺杀没死,那之后,就是要活在惶惶不可终日的噩梦之中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鬼面狐下次会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日,女帝休朝。

    没上早朝,因为女帝没心情,周安遇刺这件事,给了她极大的打击,她更是非常牵挂周安的安危,因为周安现在是她对抗吴绪宽的急先锋,由于康隆基不方便出宫办事,所以甚至可以说,周安是女帝抗击吴绪宽的头号人物!

    在很多方面,周安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!

    周安若是死了,再加上女帝知道康隆基可能熬不过今年冬天,那么……还有希望吗?

    而现在,周安虽然没直接死,却是被鬼面狐盯上了。

    这使女帝心中,蒙上了一层极厚的阴霾。

    上午。

    乾礼宫,宁安苑。

    “圣上驾到!”有小太监在门外唱报。

    女帝终是坐不住,亲自来看望周安了……周安是在昨夜,便被带回了宫内,而到现在,女帝来亲自看望他时,云景公主与康隆基,是都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是一大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康隆基则是守了周安一夜,实时观测周安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康公,小安子如何了?”女帝行到床榻前,看向床榻上的周安问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周安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,身上未见伤痕,但气息很弱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动用禁忌之法,强行施展飞剑之术,这才勉强抵挡了鬼面狐,幸好鬼面狐逃的快,若他再纠缠一阵,小安子怕是会当场毙命……”康隆基起身道,“现在,小安子身上的创伤都已经自愈,只是神魂不稳,气血有亏,不过也在慢慢恢复,已无性命之忧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刚倒下时,伤的是非常严重的。

    但他能够自愈,所以现在问题已经不大。

    听康隆基这么说,女帝松了口气,又问:“他何时能醒来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,随时都可能。”康隆基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“咳!咳咳咳!”床榻上的周安突然开始剧烈咳嗽,也是巧,他刚好在这一刻醒了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醒啦!”一旁云景公主很雀跃的道。

    周安咳嗽着睁开双眼,眼神有些迷茫,但很快便恢复清明,他想起了发生了什么,马上歪头,很是虚弱的,目光迅速一扫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女帝、康隆基、云景公主等人,但都无视了。

    他出奇的没第一时间起来与他们见礼,而是在扫视,似乎是找什么,很急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在找什么?与朕说来。”女帝开口道,现在周安是要什么,她都会满足。

    “剑,我的剑呢,剑!”周安开口,嗓音很低很沙哑,他竟没用咱家或奴才来自称,而是自称我,可见有多急。

    “这儿呢,这里……”云景公主插话刀,周安的剑收在形如腰带的剑鞘中,就放在床榻不远处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将那拿起,对周安示意。

    “给我,给我……”周安伸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周安这么急是要干嘛,云景公主直接上前,将腰带剑鞘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安拿到,马上抽出了无血剑。

    赤红色的剑身,纹路密布……周安拿近了看,极为仔细的看剑身,无血剑之所以叫无血剑,一是因为其快的不沾血,二是其剑身是红色的,沾血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沾不沾血,要看出剑的速度。

    周安此刻,却是在上面找血!

    当时鬼面狐逃了,周安却是第一时间归剑与鞘,而后才倒下,那一步本来能省了,但周安依旧是强撑着收剑了,就是因为,他不想有人给自己擦剑,他需要剑身上的血。

    是鬼面狐的血!

    他看到了!

    无血剑曾伤过鬼面狐,当时是无血剑突然变招,因为不合常理的突然变化,鬼面狐才措手不及,被伤了肩胛,而伤了鬼面狐那一剑,并不算得多快,只是变化突然。

    剑身上果然残留了血迹。

    周安终于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你在干嘛?”云景公主歪头问。

    “我能找到鬼面狐!”周安抬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