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该说的话
    听周安言,女帝瞳孔猛的一缩,瞪目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无责怪,也无怀疑,她只是没懂周安所说之事的用意,更不理解,周安怎么敢当着康隆基的面,说出这种话来?

    先不说将康隆基身体有恙之事说出去的其他后果,就说对康隆基而言,这绝不是好事!

    康隆基身为天罡境大宗师,实力绝强,是目前东乾皇族以及东乾江山稳定的定海神针!而他年纪太大了,谁都明白,康隆基一旦身体出问题,就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外面知道了这件事,那么康隆基这个人,就很可能被针对行事,之前没人敢这么做,吴绪宽都不敢,因为康隆基太强,但现在康隆基要不行了,吴绪宽自然敢做。

    他甚至敢派人刺杀康隆基,不求杀死康隆基,只求试一试康隆基实力减退了多少,或是对康隆基造成一些伤害,加快他的死亡速度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大殿内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女帝看着周安沉吟,却又回头,望了一眼康隆基。

    康隆基神色淡漠,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!”女帝又望向周安,问道:“你这话,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“禀圣上,奴才知道,太公爷身体有恙之事,本该尽力隐瞒,因太公爷是镇国重器,少了太公爷,那吴绪宽必然更加猖狂,定会进一步逼迫圣上……反过来说,太公爷对吴绪宽来说,是一种牵制,奴才说一句不敬的话,吴绪宽希望太公爷死!”

    周安说到这,抬头望向女帝双眼:“而假若太公爷身体有恙之事传出去,吴绪宽若知道,他必然欣喜若狂,他甚至会为此改变自己原本的计划,会等太公爷逝世!吴绪宽是在神都皇帝重病初期时,才露出反意的,到如今也有四五年了,他四五年都等了,肯定不在乎再等几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消息传出去,可以达到拖延的效果,足以拖住吴绪宽,让其放缓自己的计划,吴绪宽肯定会等待,等待太公爷离世后再行事,这对他来说也是危险性最低的,也是最好的计划!”

    “而且,吴绪宽肯定害怕,害怕太公爷在逝世前找他拼命,他也因此会变得更谨慎,甚至可以说,他会变得更加隐忍!会暂时收起自己的獠牙,哪怕圣上在此期间进一步蚕食吴绪宽之势,吴绪宽也都可能忍了!”

    “奴才之所以如此建议,便是因此。”周安说着,声音缓了缓,才道,“而这,只是其一,还有其二!”

    “对外透露太公爷身体有恙,不仅仅能拖住吴绪宽,还可制造假象,隐瞒关于破断丹之事。”周安又连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炼制破断丹,目前来说,成功率还不高,奴才需要不断的炼制,越发纯熟,才能进行大批量炼丹,这其中花费,可谓极大,而炼制破断丹所用的多种名贵药材,内府中所存的并不多,必然是需要向外采购……而且是大量采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奴才炼丹之事,是瞒不住的,只要大量采购名贵药材,以吴绪宽的人脉眼线,必然能查到些什么,但绝不能让吴绪宽查到天策军与破断丹之内幕……因此,就需要转移吴绪宽的调查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透露太公爷之事,便可达到转移其追查方向的目的,放出消息,吴绪宽知道太公爷命不久矣,他再知道奴才炼丹之事,必然是会以为,奴才炼丹,是为了救太公爷!是想要为太公爷续命,这会使得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,如此,便可将破断丹之事,彻底隐瞒不被人知。”

    周安看着女帝,最后道:“圣上您现在非常需要时间,就算奴才将丹方交给他人,与一众炼丹师一同炼丹,想要炼制出几千颗丹,也需要花费极长的时间,甚至能否在短时间里采购到足够的名贵药材,都不一定……而放出太公爷身体有恙的消息,也是在为圣上争取足够的时间,此为上上策!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!

    这确实是上上策。

    但,这涉及到了康隆基的安危。

    大殿内又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周安垂着头,等女帝答复。

    说真的,周安今天能说出这话,不是为了自己,而真是为了东乾江山,如果他为了自己,定是不可能说出这种会让康隆基可能心有芥蒂的话。

    他不说,就不会犯错,这是他第一次在女帝面前主动“犯错”。

    女帝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她也没回头去看康隆基,因为她不想去逼康隆基,康隆基将自己一生都奉献给了朝廷,女帝她能顺利登基,也是靠康隆基全力扶持,是康隆基护着女帝走到今天,康隆基对女帝来说不是奴才,而是一个智者,一个长者,一个可以依靠,一个守护神!

    也是一个绝不能让他心寒的人。

    康隆基一直在教导女帝,不可感情用事。

    女帝也一直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

    这事关乎康隆基安危,女帝又怎么可能完全理性?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站在后面的康隆基突然开口了,他很平静,“老奴觉得,小安子说的在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康公……”女帝猛然回身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吧。”康隆基看着女帝道,他从未当众代替过女帝发号施令,虽然他以前也会替女帝决定一些大事,但那是女帝也点头的事,而最终说出决定的,肯定是女帝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可能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女帝抿嘴,无言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吧。”康隆基又淡淡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“奴才告退!”

    周安、高宏等人皆躬身领命,一个个全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人便都出去了,大殿内除了一些小太监小宫女,就仅剩下康隆基与女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元殿外,周安扶栏而望,凛冽的寒风打在他脸上,他满脸惆怅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今天说这些究竟对不对。

    从大义上来说,他无错。

    但总感觉,有些对不起康隆基,今日之后,身体已经不行了的康隆基,就有了被刺杀的风险,虽然这情况出现的概率很低,但如果康隆基真因此出了什么意外,周安不知自己该如何赎罪。

    对康隆基,周安是极为敬重的,他也感激康隆基的提携之恩,他明白,若无康隆基认可,自己是不可能有今日之权势的,根本就不可能在今时今日,就走到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而明里暗里,康隆基都已经视他为接班人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唉!”周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直大手按在了周安肩膀上,周安扭头一看,是高宏。

    高宏看着周安,捏了捏周安肩膀,又轻轻拍了两下,好似安抚,却没说什么,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周安无言,又望向栏外。

    等了约盏茶的功夫,乾元殿的大门便又开了。

    周安回身看去,见是康隆基出来了,马上快步过去,唤道:“太公爷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