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八百里加急
    冬月二十七这天下午,关于康隆基身体有恙的消息,便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而几乎在同时,东乾内廷也开始着手秘密采购大量名贵药材之事,虽是秘密,但这种事根本就瞒不住人,毕竟内廷要在民间收药,这要涉及到太多人,也涉及到太多钱,不可能瞒住,其实也没打算瞒住。

    所谓秘密收药,只是装作很秘密的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消息便算是彻底传开了,各种流言蜚语也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甚至连周安被任命为天策军监军,也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在传言中,周安之所以被任命为天策军监军,其源头因素,便是在出在康隆基身体有恙上,正因为康隆基要不行了,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季,女帝是慌了,她在为康隆基死后做准备,为了能更好的控制军队,将权利都握在手里,所以才任命周安为天策军监军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按周安设想的那样发展。

    而这几日来,周安也没闲着,忙的脚打后脑勺。

    他是在每天上午时,在重重护卫下去东厂衙门办差,他已经在人东厂番子们着手进行一些秘密监视、调查活动,只是还未发动事端。

    而只要到了晌午,周安必然返回宫内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要炼丹,还要培养炼丹师,教他们炼制破断丹。

    为此,女帝秘密召了一大批炼丹师入宫,这些炼丹师入宫后,便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,可以让外界知道,女帝在让炼丹师炼丹,但决不能让人知道,炼的是什么丹。

    各种流言蜚语都指向康隆基,也是刻意放出流言,刻意引导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这些炼丹师,也不知道周安教他们炼的,究竟是什么丹。

    他们从入宫后,连睡觉、厕所都是有人盯着的,炼成一炉丹后,丹药马上就会被收走,他们自然是不可能知道,自己炼出丹药的效用。

    破断丹是绝不能从宫内流传出去的,一颗都不行。

    转眼,时间到了腊月初一。

    这日晌午。

    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圣上愿意,奴才今日就可发动,吴绪宽现在已经收敛,他在等太公爷逝世,所以他一定会让步,只要能逼得他们重新上朝,圣上便可重掌朝政,虽然要与吴绪宽扯皮,但也要比现在的局面,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周安已经从东厂回来有一阵了,正躬身站在女帝身边,向女帝汇报近几日安排之事。

    东厂与锦衣卫现在要做的,并不是单纯的抓贪腐,打击奸党之势,虽然锦衣卫这几天也没闲着,抓了不少人,但都是小官小吏。

    重臣轻易不能抓,动了吴绪宽的实权心腹,吴绪宽会炸的。

    女帝现在对抗吴绪宽是越来越有底气,正因如此,她也变得谨慎了许多,不愿与吴绪宽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所以,在抓人这件事上,就得变通着来。

    吴绪宽手下那些心腹重臣,终究是要动一动的。

    若全都以贪腐之罪抓人,那就没有回旋余地了,要么给人家定罪,抄家砍头,要么就放了人家,说抓错了……前者太过火,吴绪宽可能炸,后者则可能让女帝背上昏君污名。

    所以,能否以其他名义抓人,抓了人是否有回旋余地,便是关键。

    而目前还有一件事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那就是满朝重臣,十之八九不上朝。

    这事儿时间短还成,时间长了可是会有大问题的,时间越长,女帝与朝堂的沟通便越少,就会越来越让朝廷与女帝离心离德,他们也会越来越不在乎女帝,甚至会造成下面只知吴绪宽,而不知她神昭女帝的局面。

    而且!多少军国大事都无法商议,也会变得不好办,政令不通等等问题,这不仅仅对女帝极为不利,对这天下更是不利。

    因此,必须得逼他们重新上朝。

    这事是由东厂负责办的。

    周安全权负责,而他是已将抓人,逼他们上朝这两件事合为一件事来办,且布局多日,就等发动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小安子,你办事朕放心,既然你说行了,那便在今夜……”女帝思量着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领命。

    “丹药之事,进行的如何了?”女帝又问起了破断丹之事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,近几日那些炼丹师进步不小,已经能达到炼两炉,废一炉成一炉的地步,不过他们炼成的丹药成色,还有待提高。”周安恭敬连道,“目前储备的破断丹,刚刚百余颗,炼丹所需的名贵药材,内府中的已经耗尽,需向民间采购,奴才已差人去办……圣上,这事急不来的,还需很长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女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理解,破断丹养兵之事,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。

    炼丹师的数量,与炼丹的成品率是一方面,最大的掣肘,还是在炼丹的原料上面。

    破断丹丹方中几味主药,皆是名贵药材,内府里虽然存的不少,但很快便用完了,这就需要向民间采买,这是需要时间的,而且这东西不是说你要买多少,人家就有多少,需要去联络,需要沟通,甚至需要调查搜寻,才可能买得到,越往后越是如此,越往后采买所需时间便越长。

    而正因为内廷要大量采买几种名贵药材,这几种药材的价格,必然会上涨,这也会促使每炉丹的成本提高。

    这事真的急不来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可吃午膳了?”女帝问道,她同时抬手,闭着眼睛,揉了揉自己的额侧。

    “还没呢。”周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等女帝放下手,一旁的周安便主动伸手,帮女帝按头。

    女帝依旧有头疼的毛病,上次吃了超品九转大还丹,也没好多少,不是丹药效果不行,而是女帝现在头疼并非身体原因,她是忧思过度,这是心病引起的。

    女帝依旧闭着眼睛,周安给她按头,她便向后靠了靠,似乎舒坦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朕已经叫人备了午膳,你既没吃呢,便留下一同用膳吧,等过些时候,云景也会过来……”女帝闭着眼睛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殿内归于安静。

    周安在给女帝按头,女帝不说话,周安也没说,自然就没人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后。

    啪哒哒……啪哒哒……

    马蹄声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开始还很远,但越来越近,似乎是直奔着乾元殿来了。

    女帝猛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马蹄声?

    皇宫大内是禁止策马狂奔的,何人敢如此做?云景公主虽然调皮了一些,但她也只敢在自己的宫苑里骑马,可不敢骑到乾武宫来。

    乾武宫守卫森严,又有谁能将马骑进来?

    “何人策马?去给朕看看!!”女帝豁然起身,叱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门外传来应喝声。

    “报!!!”外面已经传来嘶喊声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八百里加急!御赐金牌!阻者死!逆者亡!都闪开!报!!!”

    马蹄声几息之后便到了乾元殿大门外,竟没被拦住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乾元殿大门被猛的打开了,门外已经站了一群武功甚高的老太监,他们平常都跟着女帝,女帝若在东暖阁,他们便在东暖阁旁的厢房里守着,若是在乾元殿,他们便守在乾元殿偏殿里。

    而一旦有乱事,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出现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出现了,却没阻拦来人,只是守在门两侧,还打开了乾元殿的门。

    门外来人身穿军甲,背后背着八杆龙旗,满身尘沙,脸色僵红,嘴唇干裂,似乎是从极远的地方赶来的。

    他一直策马狂奔到大殿门外,翻身跳下马,一个滚地轱辘便跪在了大殿门口,嗓音极为嘶哑气喘如牛的嘶喊道:“八百里加急,禀圣上,边关告急!北戎国额图鲁部起兵六万,夜破岐山关,一连攻破北疆三州十八郡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急急的说完话,便一口血喷了出来,一头栽倒,却又撑着爬起来,从怀里掏出一信笺,手抬着很是吃力的颤抖着向前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