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女帝的牢骚
    乾礼宫宁盛苑。

    这处宫苑本来是没人住的,其规模也不如周安住的宁安苑,更不如康隆基住的宁仪苑,但近些日子,宁盛苑里却是住满了人。

    女帝召入宫的炼丹师,便都安排住在这里,这里也成了皇家炼丹之地。

    宁盛苑守卫森严。

    晌午刚过去没多久,宁盛苑正殿内,十余个丹炉摆放在各处,香气浓郁,周安正随着众丹师一同炼丹,无论出了什么事,炼制破断丹之事,是不能停下的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大殿门轻轻的开了。

    小亭子脚步匆匆的进门,到了盘坐在丹炉前的周安背后,躬身小声道:“公公,圣上叫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周安睁开双眼,回头望了一下小亭子,便起身,同时问道:“圣上还叫了谁?”

    “没谁,就找了您。”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东暖阁,周安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女帝侧卧在暖榻上,殿内除了几个小太监、小宫女,再无其他人。周安来事,一个小宫女正跪坐在暖榻上,给女帝按头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找奴才……”周安走到榻前,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朕头疼的厉害,你给朕按按。”女帝闭着眼睛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安应声,便上前。

    那小宫女直接退开了,恭敬站到了一边,周安则脱了鞋上了暖榻,跪坐在一旁,抬手挪了挪女帝的头,让女帝的头靠在自己腿上,才开始给女帝按头。

    安静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今晚你便动手吧。”女帝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圣上,北疆的事刚了,不再等等嘛……”周安轻声回道,就不到一个时辰前,刚到晌午时,女帝在乾元殿收到边疆战报,周安当时就在,所以他知道,北戎敌军已经退走了。

    这事,应该是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些关乎赏罚、重建北疆军团等等事都没办,所以周安才问她,是否缓一缓。

    这阵子吴绪宽可是很老实,虽然早朝依旧没几个人来,但吴绪宽与满朝重臣,几乎每天都要入宫议事,无论时间多晚,虽然也没商议出什么结果,但他们的态度还是有的,至少……他们就算不上朝,也得来给女帝出谋划策,在军国大事面前,他们还是“团结”在女帝周围的。

    而按照周安所想,他是想要再等等,等北疆的事彻底处理干净了,再看看吴绪宽的情况,而后再考虑动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周安自然不是怕什么,他只是在权衡利弊,需要更好的时机而已。

    “等什么等,一群尸位素餐的无能之辈,朕还有什么可等的?”女帝却是有些动怒,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是奴才多话了。”周安连忙道,便没在言语。

    “满朝文武,有一个算一个,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,一个个不顾江山安危,吵吵吵,天天吵,要是能吵出一个结果也行,结果呢?牙都被戎敌打掉了,人家都抢完东西跑了,他们还是在吵,一群狗屁……”女帝枕着周安的腿,闭着眼睛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涵养非常好的,“狗屁”这种粗鲁之语,周安还是第一次听她说。

    周安也能理解女帝的压抑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了,女帝为什么突然叫他来。

    自然不是因为头疼,来让周安给她按头,她只是想找人说说话,想找人发泄,想要倾诉,而作为皇帝,她是孤独的!

    她甚至找不到能对其说这些话的人,康隆基肯定不行,女帝是不会在康隆基面前说脏话的,云景公主更不行,女帝一直都不想把自己的任何压力,转嫁给云景公主,她不像让云景公主牵扯这些糟烂事,只想让她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她把周安叫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有对周安说这些话,她心里才没任何负担,没任何压力,也没任何忌讳。

    其实这可以说是一种极端的信任,甚至是恩宠。

    就是,挺让人受罪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吴绪宽他是个什么东西,自以为文武双全,自以为这东乾离了他就得亡国,还有谁比他更贪?自以为是治世之能臣,实际上呢,他是奸贼,是大奸贼!”

    “……二十万北疆军,二十万啊,要再算上地方军足有三十万兵力!怎么就输了?都是人!都是人!戎敌是有三头六臂吗?怎么就被人家以少胜多?一群饭桶!”

    周安一直在给女帝按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女帝在发脾气,在牢骚。

    周安听着便是了,反正也不是冲他的。

    周安很淡定。

    东暖阁里其他小太监、小宫女,却都吓的不轻,一个个都已经跪在地上,垂着头不敢动。

    女帝足足与周安牢骚了小半个时辰,之后便说的越来越少,每隔一段时间才说一句话,最后更是不说了,呼吸也渐渐均匀。

    她与周安牢骚完,便枕着周安的腿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东暖阁内变得无声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周安依旧在给女帝按摩头部,他的腿被女帝枕的时间过长,气血不通,已经有些酸麻了,周安也是没说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他能够想象,女帝是承受了怎样的压力。

    内忧,外患,这一切杂糅在一起,让她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发泄完了便睡去,睡了也好,那就让她睡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渐渐的,时间便到了黄昏时分,曾有老太监悄悄进了东暖阁,似乎是想要禀告什么,见女帝睡了,周安也在,便没再言语,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外面突然又有了一些响动。

    是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参见殿下……”周安隐约听到了老太监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冬暖阁外殿的门便开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近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珠帘被撩开了。

    “参见殿下……”东暖阁里的奴才婢女皆恭敬道,但很小声。

    是身着凤冠霞帔贵气十足的云景公主来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进来便注意到了女帝在熟睡,还是枕在周安腿上。

    周安对云景公主比划了手势,示意别出声,别惊扰了女帝休息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平时还是很怕这个姐姐的,自是不敢惊扰,她放轻了脚步,悄悄的走到了暖塌前,探头探脑的歪着身子,想要看女帝熟睡的脸,又对周安打眼色,比划口型,似乎问什么。

    她又调皮。

    周安则是对云景公主摇头,打眼色,让她别乱来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嘟嘴,露出一副“你管我?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周安很无奈,但他还是瞪了云景公主一眼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马上露出凶巴巴的表情,伸手扯周安耳朵,周安则马上露出“姑奶奶我错了”的表情,云景公主却不放过周安,探着身子,双手扯周安耳朵,又捏周安的脸,将周安很俊秀的脸颊,直接拉成了大饼脸……

    周安挺着身子,生怕自己身体有些晃动,他不断对云景公主眨眼,一副很可怜的求饶眼神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女帝冷峻的声音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周安与云景公主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女帝醒了。

    她侧枕着周安的腿,目光向上,眼珠时左时右动着,目光在周安与云景公主脸上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连忙收回捏着周安脸的手,一副怕怕的模样,向一旁挪了几步,规矩的站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