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恩宠至极
    女帝脸色很是不悦,她目光来回扫视着,看了看耳朵和脸都被扯红的周安,再看看站在一旁,想要把自己装成空气的云景公主,她缓缓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云景!别忘了你的身份!”女帝突然厉喝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吓的身体一抖,低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周安也是心头一抖,其实这也不叫什么事情,但如果被女帝认为,公主与太监过于亲近,那可就是大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公主!你忘了吗?公主没有公主的样子,以前这般也就算了,现在你都到了该招婿的年纪了,还如此不知轻重,天天就知道胡闹,以欺负小安子为乐,多少次了,朕对你一再纵容,你还越发放肆了!今天朕在这儿呢,当着朕的面,你还敢如此无礼,成何体统?!你眼里还有没朕?”女帝很认真很严肃的训斥了云景公主。

    周安都听愣了。

    这话……女帝刚开始发怒时,周安以为女帝是发现了自己与云景公主关系太近,所以才怒,但听她后面说的,却不是。

    她怒,只是因为云景公主不知礼仪,极为胡闹,欺负了周安。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周安不仅仅是心头一松,还有些美滋滋呢。

    这受宠就是好,好的连被公主欺负了,女帝都给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可谓是恩宠至极了!

    其实女帝说的还真没错,刚刚女帝就在这里躺着呢,云景公主还敢对周安动手动脚的,这要是换了其他人,敢对正侍奉女帝的太监如此无礼,视女帝于无物,怕是会被直接拖出去砍了脑袋的。

    当然,云景公主是不可能被砍脑袋的。

    更不会少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但女帝却是训斥了她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垂着头,双手在身前搭着,手指搅在一起,她是一副又可怜又委屈的样子,看起来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朕跟你说话呢!”女帝又重声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姐……云景错了嘛,别骂云景了……云景知错了……”云景公主垂着头道,那声音听起来真的是可怜死人了。

    女帝又横了云景公主一眼,气也消了很多。

    周安是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女帝平常没这么大脾气,尤其是对云景公主,更是极少发火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烦心事太多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没事……殿下与奴才闹着玩呢,也是奴才的错,奴才怕殿下惊扰了您,便给了殿下眼色,想来殿下是误会了……”周安适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替她说话!”女帝马上瞪了周安一眼。

    周安垂下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人家小安子,脸都被你掐肿了,还替你说话!”女帝又训斥云景公主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不敢反驳,垂头自个委屈着。

    “这一天天,就没一个让朕省心的……”女帝翻了个身,坐在暖榻旁,又瞥了周安一眼,声音缓和了许多道:“小安子你去办事吧,别耽搁了,朕今夜就不睡了,等你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领命,下了暖榻穿了鞋,便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朕站墙边去,晚膳之前不许动……”周安临出东暖阁前,还听到了女帝训云景公主。

    他想笑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自己不该笑,但他真的很想笑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,太好笑了!

    十六岁的云景公主,竟然被十七岁的女帝罚站了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入夜前,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身披大氅的周安在一大群太监高手的簇拥下,顶着寒风进了衙门大门,因为鬼面狐刺杀过周安,而且肯定还有下次,所以现在周安身边的守护力量,可以说极强。

    上次鬼面狐对周安行刺杀之事,周安身边的高手死伤惨重,现在跟在周安身边这些,都是新换的。

    跟在周安身边的地煞境强者,已经足有五人!

    而其中甚至有一个地煞圆满境的老太监!

    此人年近六旬,身形矮瘦,就是一个看起来很是干瘦的老头,但其实力在内廷二十四衙门中,却是能排在前几,他名为“邓禹”,原本乃是内廷十二监之一,神宫监掌事太监。

    掌事太监在内廷十二监,都属于中层管理人员,一般是正七品的衔,但邓禹却是从四品的衔……不仅仅是他特殊,而是整个神宫监都特殊!

    神宫监在内廷,是掌管太庙及各神庙洒扫、香灯之事。

    就是负责管理照看东乾武氏皇族家庙的,以这为主,太庙里供奉的是武氏的祖宗们,此事自然大意不得,马虎不得。

    而且,东乾皇宫里的那座太庙还很特殊,据说里面藏有关于东乾历朝历代皇帝的秘辛之事,更有关于东乾开国皇帝武元胤英年早逝的秘辛,另外,武元胤毕生所创诸多功法,也皆藏于太庙之中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些原因,所以神宫监很是特殊,为守护太庙安全,防患于未然,神宫监里可以说是高手如云,也正因如此,神宫监虽是一个清水衙门,权利也不大,但神宫监里的高手太监,品衔却都是极高。

    邓禹是原本是神宫监掌事太监,其实他就是一个纯粹的看守人,他在神宫监的职责,就是守护太庙安全,不需要做其他事。

    现在,邓禹却被女帝派到了周安身边,成为周安的亲随之一。

    也是没办法,为了周安的安全。

    现在周安每次离宫办事,身边都会跟着一大群人,而跟在他左右最近的两人,左边是需要听他差遣跑前跑后的亲信小亭子,右边便是邓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到达东厂衙门没多久,天色便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夜幕之下,越来越多人秘密赶来东厂衙门,有走正门的,也有走侧门的,甚至有翻墙而入的,周安已经决定今晚办事,消息已经传了出去,所以才有人手赶来,等候周安差遣。

    密侦卫指挥使唐鸿飞、指挥同知徐开泰,以及诸多千户、百户,一个个很快便全都到了。

    东厂衙门前院。

    北屋门开着,周安在屋内安坐,手端着茶杯,正在喝茶。

    他正对着屋门。

    屋门外便是庭院,已经来了上百人,包括一些基层的番役,目前东厂在乾京城里的人手,已经扩充到了千人左右,新招的番役极多。

    不过,今日行动,并不需要动所有人手,而且,有些潜伏的番役是不能暴露的,也就不能动。

    周安今天要动用的人不少,足有四五百,但并不需要先将所有人都聚集东厂衙门,再让他们去行动。

    来的只是重要的,或有特殊任务的,亦或者是传信的,将要参与今夜参加行动的大部分人手,都已经在外面各处待命,并不需要过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极为安静,虽然来了不少人,但都没人敢出声,只是站的松散了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屋顶上突然传来一声脆响,唐鸿飞等高手同时抬头看去,却未动,因为他们看清了屋顶上出现的那些身影是谁……

    哗哗哗。

    十余道身影从屋顶上翻下来,直接落入院中。

    他们皆穿飞鱼服……是锦衣卫!

    为首的便是锦衣卫指挥使袁胜师!

    周安今夜要办事,要抓人!

    但东厂没有缉拿之权,这是问题,必须用锦衣卫,这也是问题,因为锦衣卫已经被盯上了,镇抚司有任何风吹草动,消息马上就会传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,袁胜师才带不多的人,秘密离开镇抚司衙门,秘密来到东厂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带太多人!

    甚至只要有一个人,东厂就能办事……这是周安在请命设立东厂时,故意留的后招,东厂并无缉拿之权,但可以协助锦衣卫抓人,这个协助,如何协助,就看怎么说了!锦衣卫派来一人,东厂出一百人跟随办差,也是协助!

    而今日,因为要兵分多路抓人,所以袁胜师才多带了几个锦衣卫过来,不然的话,他一个人来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来啦。”屋内的周安放下茶杯,起身向外走去,“那咱们便开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