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三十章 你凭何抓本官?
    实际上,东厂也是被盯着的。

    只是被盯着的程度不同,镇抚司衙门那边是有任何风吹草动,都会引发强烈的反应,东厂这边则不会,甚至可以说,只是常规监视而已。

    东厂并不被吴绪宽重视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密侦卫太烂,属于极为没卵用,这也是乌国钰被动了,也没引发太过激烈反应的原因,而自从周安设立东厂以来,东厂还是什么事都没办过,最近事又非常多,周安被刺杀了一次,北疆那边也出事。

    这使得,注意力都不在周安身上,更不在东厂身上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关注周安的人多,也只是针对周安这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一点是东厂被轻视的关键原因,那就是东厂没有缉拿权,所以东厂再怎么搞事,也抓不了人,东厂抓人必须配合锦衣卫,因此锦衣卫才被严防死守的盯着。

    今日入夜后,是有不少人手秘密赶来东厂,说是秘密,但必然是已经被盯着的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但也无所谓,这都算不得异动。

    东厂每隔几天都会如此一次,外界知道周安一直在处理东厂内部问题,召集人手这种事,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周安很清楚,今夜行动之后,东厂必然也会被重点监视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东厂这个“洪水怪兽”终究是要动起来了!

    就在今夜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入夜一个多时辰后,秘密聚集于东厂的人手,全都走正门直接迅速的离开,并是分散多路,每一路人中都混着一个身披黑袍的人,那是乔装打扮的锦衣卫。

    周安亲自带一队人手,约二十多人,一同离开东厂衙门,直奔乾京城东城。

    速度非常快!

    要抓人了,现在就算被监视的人发现了问题,他们也来不及通知,因为东厂人手已经都在路上。

    当周安带着人策马进入东城区时,周安身边的人手已经从十多人,增加到了七八十人。

    沿路还在有人不断的加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城区,琴台大街。

    入夜也没多久,琴台大街上就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了,因为这并不是酒楼茶肆聚集的繁华大街,而是纯粹的住宅大街,住在琴台大街两侧宅子里的,虽然不是王公大臣们,但也是非富即贵,当官的很多,也有大官!

    马蹄声打破了琴台大街的安静。

    周安策马在前,带人飞速的跑过了半条街,紧接着一拉缰绳,高头大马直接人立而起,停了下来,周安歪头向一侧看去。

    大街西边,是一座规模极大的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大门极高,门两侧摆着石狮子,门匾之上则写着两个大字——钱府!

    这是乾京兵马都督府都督佥事钱万山的宅子……兵马都督府是统管乾京城四城禁军、武骑军等军司衙门的最高部门,其级别是只比兵部低半级的,兵马都督府有的是统兵之权,但调兵权在兵部。

    而作为兵马都督府的都督佥事,钱万山可是从二品的武官,算得上是朝中重臣!

    这是周安今夜要抓最大的官!

    也是今夜要抓的,唯一能触碰到吴绪宽底限的官!

    所以周安亲自带了一队人来了这边,唐鸿飞、徐开泰等所带领的其他几队人马,要抓的人官都没这么大,也不会触碰到吴绪宽底限,只是算是对吴绪宽施压而已。

    众人下马。

    小亭子得了周安示意,走在最前面,上去一脚便将那大门踹碎了……他已是先天境,踹碎大门自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钱府中院,北屋大堂内。

    “这次北疆之事,怕是会惩处不少人,不仅仅是北疆那边,咱们这边恐怕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位置空出来了,钱大人这次肯定是要再进一步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还没影的事,别乱说……来来来,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喝酒喝酒……恭喜钱大人,哦不对,以后可能就得叫钱将军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身材算不得高大,但颇为壮硕的钱万山坐在主位上,正与多名同僚好友宴饮,他满面红光,大胡子上沾了不少酒水,一旁还有美妾陪着,与三五好友谈笑风生,吃吃喝喝,一副春风得意极为快活的样子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屋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钱万山顿时脸色一黑,将酒杯重重摔在桌子上,对外喝道:“搞什么?喝个酒也不安稳,快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?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。”门外传来小厮的答话声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咱们喝咱们的……”钱万山又招呼道。

    外面好一阵没动静,派出去的小厮也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钱万山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呼嘭哗!!

    又是一声爆响,却是屋门被人一脚踹开了,碎屑四溅,满桌的酒菜都被打翻了,那美妾吓的直接发出了尖叫,钱万山则是豁然而起,已经回手摸向了放在身后长案上的腰刀,但他一下子停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门外来人。

    身披大氅的周安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站在门口,目光含着玩味笑意的看着屋内的钱万山。

    钱万山脸色变了变,但马上便冷静了下来,他目光对门外扫了扫,却是露出一副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神情,竟然又很自然的坐下了,还将桌上翻倒的酒杯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公公,您夜闯本官府上,砸了本官的屋门,这是何意?”钱万山淡淡问道,说着话,他还自己提起了酒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钱万山很是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同桌的几人都已经要吓死了,垂着头生怕被周安看到脸,周安是谁他们自然知道,年岁不大心狠手辣,且权势滔天!敢于在当着吴绪宽骂吴绪宽是奸贼的人,也只有他一个!

    “呦,喝酒呢。”周安露出微笑道,同时迈步进屋,他身后多人亦是跟他一同进屋。

    “喝酒犯法吗?”钱万山冷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也是真不怵周安,不知道是对周安真的不屑,还是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喝酒,当然不犯法……”周安走到了桌前,淡笑着说着,“咱家也不与你废话了,咱家今日来,就是想请钱大人与我们走一趟,协助调查……”

    “抓我?”钱万山挑眉。

    “嗯哼!”周安亦是挑眉,保持微笑,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哈!笑话!”钱万山却是笑了,大笑一声,又一拍桌子盯着周安道,“你凭何抓本官?本官向来廉洁奉公,为朝廷尽心尽力办事,本官乃朝廷从二品大员,你想抓本官,得给个说法吧?还是说……你有本官作奸犯科的证据?贪腐吗?有证据便拿出来!”

    钱万山这话说完,脸上冷笑之意更甚。

    他特意提到了贪腐,可以说是一种挑衅了!

    因为之前锦衣卫一直是在抓贪官。

    而钱万山不敢说自己多干净,但他能保证,现在绝不可能被人抓到证据!早在乌国钰被抓之后,满朝上下不知多少人都处理了这件事,该销毁的销毁,该运走的运走,有些官是贪的太狠,而且还有其他作奸犯科之事,所以处理不干净。

    钱万山这边却是干净了!他能保证!

    所以,他无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