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吓得自杀
    上午,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书房中,周安正在看镇抚司那边送来的文书,小亭子在一旁陪着。

    昨天一共抓了六个人,都是直接带去镇抚司内狱了,并且连夜审讯,其实这也只是做做样子,这六个欺君之罪是能定死的。东厂为办这件事查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这第一批因装病被抓之人,装病都是有不容推翻的确凿证据的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证据用不用,是不一定的,而且欺君之罪的量刑范围非常宽泛,所以那六人最终是被杀,还是被罢官,亦或者打个半死便放了,是还没定的,要看吴绪宽那边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抓他们本就是为向吴绪宽施压,并无其他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,钱万山也是不应该直接被杀的。

    周安杀他,确实是有意气用事的因素在作祟,但也有钱万山自己没脑子有关系,其实钱万山本事最不好定罪的,他告病假了,却偶尔能去兵马都督府办公,去跟人争执,还去赴宴喝酒,包括纳妾,这些都是可以解释的。

    假如让钱万山先知道周安要干什么,钱万山就可以狡辩,比如说他纳妾,可以说是为了冲喜,因为病了,所以纳妾冲喜,而去办公,去争执,他也可以说是带病强撑着去办公,赴宴喝酒也可以从情面上说一说,讲一讲他与苏童的关系之类的。

    但钱万山就是没脑子,也可以说是肆无忌惮,他竟然亲口承认了自己身子骨好着呢,一直到最后他才反应过来,却是把该招的全都先招了!

    所以他的欺君之罪当场就能定!

    不是周安不给他机会,而是他没给自己留下机会。

    而按照女帝赋予镇抚司的职权,锦衣卫有权先斩后奏,东厂名义上也是可以协助抓人杀人的,杀他全家没问题。

    因此他死了,还死了全家!

    反正他都是要死的,带回去宣判再杀,和当场就杀,差别不大,至少对周安来说是如此。

    就当是在敲山震虎了!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一次极为危险的试探!钱万山直接被灭门,很可能引起吴绪宽激烈的反应,这已经打破了他能容忍的底限。

    不过周安也相信,吴绪宽绝不会因此直接武力造反。

    他完全没理由,就因为一个钱万山,而直接破坏现在这种“大好局面”,他是要等康隆基死的,康隆基不死,他武力造反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且,周安已经代女帝释放出了极为明显的信号。

    女帝是要逼他们上朝!

    那些人被杀被抓的原因,都是装病不上朝,犯下欺君之罪,吴绪宽不可能不理解其中意思,只是为了逼他们上朝而已!所以吴绪宽只要控制住情绪,理性一些,他就应该明白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其实这事看似是女帝在逼吴绪宽,实际上也可以反过来说,是吴绪宽在逼女帝这样做。

    满朝重臣十之八九,都是在吴绪宽的带动,或者威逼利诱下,才与他一同不上朝的。

    所以女帝才如此做。

    而假如他们继续不上朝,那么就继续抓人,继续杀人!

    现在连从二品都已经动了,之后就可能动正二品,从一品,甚至于正一品!

    一旦事情到了那一步,吴绪宽不反也得反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,这究竟是谁促使局势恶化到了这不可挽回的地步?这得从不同的角度看,会得到不同的结果,或者说,这是双方都不让步的结果!

    现在就武力造反,对吴绪宽来说,是下下策,不是万不得已,他也不想走这一步。

    女帝也不想逼得吴绪宽武力造反。

    因此,必须得有人让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厂公。”门外突然传来恭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看着文书的周安,头也不抬的道。

    唐鸿飞推门进了书房,大步走到桌前垂头对周安见礼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刚刚得到消息,兵马都督府断事官曹力已于今日清晨时,在家中自缢而亡,他在死前亲手勒死了自己的夫人与两个小妾……”唐鸿飞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曹力?”周安抬头皱眉看唐鸿飞,他对曹力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兵马都督府的断事官,是从四品!

    “曹力昨夜曾在钱万山家中宴饮……”唐鸿飞道。

    周安神情恍惚了一下,略一回想,他看着唐鸿飞眨了眨眼,而后又低头看文书,道:“嗯,咱家知道了……你带人去曹力家中查查,咱家估摸着,他应该是畏罪自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厂公。”唐鸿飞领命,便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鸿飞啊……”唐鸿飞刚走到门口,便听周安又叫他。

    “厂公。”唐鸿飞回身,低头。

    “昨天夜里,在钱万山家中那几人,你有时间,都带人去拜访一下……”周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唐鸿飞抬头看了周安一眼,马上又低下头:“卑职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唐鸿飞离去。

    周安又抬头看了那重新关好的房门,紧接着将手中文书合上,向桌上一丢,身体向椅子后一靠,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安静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小亭子,你说那曹力……莫不是被咱家吓的自杀了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厂公,那曹力定是慑于厂公您的威势,再加上心里有鬼,才不敢苟活……”小亭子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应了一个鼻音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是被吓的自杀的!

    周安是这样觉得,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,周安不介意再进一步提升自己的“凶名”,他想要变成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,东厂也需要“凶名”,所以他才让唐鸿飞抽空去“拜访”一下其他几个,昨夜也参加了钱府宴饮的官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吴绪宽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武文侯府大门紧闭,吴绪宽闭门不出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憋什么大招!而这几天,朝廷上下一直都被紧张的气氛所笼罩,东厂锦衣卫虽然没有再行动,但关于被抓的那六人,每天都有他们的消息从镇抚司中传出来。

    有一个已经死在了内狱中,有一个被打个半死放了出来,还有四个被扣着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腊月初十。

    这天早朝,吴绪宽等依旧不上朝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着手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上午时,他是惯例在东厂衙门办公,时间还没到晌午时,他便收到了宫里的传信,女帝急召他回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周安匆匆而来时,康隆基就在女帝身后,高宏、苏成国、袁胜师等女帝心腹武将,也都已经到了,看这阵仗,似是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见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,女帝也没废话,直接拿出了一封信,道:“朕刚刚收到容王密报,吴绪宽一个月前就已经联络了宁亲王,目前宁亲王已经秘密离开西宁州,正在来京师的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此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皆脸色大变!

    宁亲王是一等贵亲王,其并非实封,却又不住在乾京城,而是被当初的神都女帝赶到了西北边陲之州西宁州,且被命令永不可回乾京城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无任何权利,而且可以说是被软禁在西宁州的一等贵亲王!

    但他的身份极为特殊!

    他是女帝同父异母的大哥,宣宗皇帝的长子,神都女帝登基前废掉的前太子,武云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