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李广山
    银发老者说是自己老了不中用了,但看他的作态,分明是在说自己的腿不中用。

    他就是在二十年前因断了腿而致仕的原中州军大元帅,胜国公李广山!

    李广山确实是年纪大了,已经有八十八岁高龄,但他还未到老了不中用的年纪,因为他是天罡境!对于天罡境宗师而言,身子骨一旦不行了,那也就离死不远了,李广山还未如此,刨除断腿这一点不说,他还称得上是“老当益壮”。

    他现在走路不稳,会摔跤,问题自然都是出在那条腿上。

    “爷爷,是孙儿的错,孙儿没照看好您……”一旁俊朗年轻人很是自责。

    一般李广山交他武艺,或是考校他武功时,是不许其他人在场的,所以李广山在这湖边,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,是他不让其他人靠近,照顾李广山的责任,也确实是在这俊朗年轻人身上。

    李广山儿孙很多,三个儿子两个女儿,孙子孙女外孙加起来则足有十几个,但全都不在他身边,两个女儿早就出嫁了,儿子孙子不是在地方上任职,就是在军伍中当差,主要是在边军之中。

    而这俊朗年轻人,可以说是李广山现在身边唯一的至亲了。

    他是李广山年纪最小的孙子,今年刚满二十岁,名为李平。

    李广山扬了下手,示意李平别说了。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大事,李广山不想听人念叨,听多了烦。

    “开泰啊,你怎么又来了?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嘛,没事儿少往这边跑,好不容易受了重用,你还不尽心些,你那脾性什么时候能改改?”李广山转头便开始数落徐开泰。

    “这不,这不想您了嘛……”徐开泰被训了也不敢顶嘴,挠头道。

    “哼!说的好听,你啊,就是不叫人省心。”李广山斜眼看徐开泰,不满的哼道,“你是还惦记着老子那两坛好酒呢吧?老子告诉你,你想都别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帅,冤枉啊,不是,真不是……小子哪敢啊。”徐开泰慌忙辩解。

    徐开泰也快四十岁了,还在李广山面前自称小子,因为他最初跟李广山的时候,才十二岁……多少年私下里这么叫,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小子眼冒绿光这模样,就是没憋好屁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帅,这次您可真冤枉小子了,真冤枉啊!”

    李平在一旁听着李广山与徐开泰说话,有些憋笑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徐开泰注意到了,回手就给李平后脑勺一下,瞪眼道:“你笑个屁!”

    “开泰叔……”李平捂着后脑勺,一副想要发怒,又不太敢的样子。

    敢在李广山面前打他孙子这种事,也就徐开泰干得出来,因为徐开泰是看着李平长大的,李平小时候就没少挨徐开泰的打,所以这事儿干起来,徐开泰也是没什么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自己孙子被徐开泰打了,李广山直接当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行了开泰,你要是没事就赶紧滚蛋。”李广山又道,“擅离职守这种事,以后少干,别给老子丢人!”

    李广山之所以见了徐开泰就怼,是因为现在是下午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徐开泰应该在东厂密侦卫当差办事,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“老帅,其实小子今天来是……”徐开泰说着声音拉长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李广山歪了下头问。

    “是,有事。”徐开泰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开泰,如果你想说的是朝廷里的那些事儿,那就别说了,我不想听……”李广山道。

    “老帅,这事儿很重要。”徐开泰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坐在轮椅上的李广山扬起头,瞥眼看站在一旁极为高大的徐开泰,他沉默了一下,又一脸严肃了看向自己小孙子李平,道:“平儿,你继续练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遵命。”李平答应一声,便转身跑向了冻结的湖面,到了远处捡起了之前丢下的马槊,又开始演练起来。

    天气很冷。

    李广山深呼吸了几口气,又缓缓吐气,似乎舒坦了不少,嘴边冒着白气问:“什么事还得背着平儿?”

    李广山自然是感觉出来了,徐开泰刚刚不直说,是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,哪怕这第三个人,是李广山的亲孙子。

    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,而是事关重大!

    “老帅,厂公让我给您带个话……”徐开泰躬下身子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厂公?”李广山没等徐开泰说完,便歪头皱眉打断道:“周安?”李广山自然没见过周安,但他当然也知道周安是谁,他只是不出门不见客而已,外面的大事小情,他都清楚着呢。

    “对,是周公公。”徐开泰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刚刚不是说了吗?别说朝廷里那些事!不听!”李广山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不是关于朝廷的,而是关于您的。”徐开泰马上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我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厂公托小子与您说,他想要拜见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见!”李广山也是脾气急,又打断了徐开泰的话,“回去告诉他,别来烦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老帅,您别急,听小子把话说完呐。”徐开泰是有些急了,压低声音凑的更近道,“厂公他想拜见您,他还让我转告您,他说他……有可能医治好您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广山神情一震,猛的扭头看向徐开泰的脸,他虽脸色严肃,但眉角却不自然的抖了几下。

    李广山的目光很深邃,却有一种尖锐凝视之感。

    徐开泰不太敢与李广山对视,垂下头目光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他亲口与你说的?”李广山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开泰应道。

    李广山缓缓挪开了目光,又望向了冻结的湖面之上,看着那挥舞着马槊的矫健身姿,他沉默许久,没问徐开泰关于周安的更多事,也没问周安品行如何,是否会言出必行,是否是不择手段,是否会说大话。

    都没问。

    也是不需要问。

    因为李广山知道,没人敢在他腿的问题上,跟他“开玩笑”!

    “行!”李广山望着远处,开口道,“你让他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徐开泰恭敬连道,“小子这就回去复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