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踹断老帅的腿
    吴绪宽当年可是李广山大元帅之位的继任者,两人曾经的关系,自然是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嘛,两人是形同陌路,很多很多年没见了。

    而且,至少有一点还是可以保证的,那就是在吴绪宽欲要谋反篡国这件事上,李广山是从未支持过的,至少目前没有,一直都是极力的置身事外,他也不让自己的儿孙去参与。

    “周公公,就不劳您费心了,我这孙儿还没那么大本事,担当不了大任!”李广山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不拒绝才奇怪,因为周安还没给他治腿呢。

    所以说他现在拒绝,并非是在表态。

    远处湖面上,将亮银马槊挥舞出万千光影的李平突然停下了,他收槊而立,朝着湖边这边看,便迈步要走过来。

    站在他不远之外的徐开泰马上走了过去,拦住了李平,与李平一同朝着湖面这边看了看,低声说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与李广山的这次碰面密谈,自然是不能让其他人听的。

    谁都不行!

    湖边安静了一阵。

    “老帅,前阵子北疆战事,您可听说了……”周安又捡起话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等轰动大事,老夫自然知道……董维武也真是一个酒囊饭袋,北疆军团几十万兵,竟被他训练成了一群草包,被戎敌几万人便打的屁滚尿流,国耻!这是国耻啊!”李广山是越说越气,最后还重重的杵了几下手中的拐杖。

    “那董维武确实是无能,北疆战败,主要责任便在他,他若有老帅三成本事,都不至于如此了!”周安叹声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他有老夫几成本事,他只要尽心一些,能够知人善任,北疆就不会如此一败涂地,唉!”

    “老帅说的是……对了老帅,咱家还听说了,前些年北戎也是内斗不断,直至近些年,才又趋于一统,甚至又有开疆扩土,侵占了北戎西方,也就是咱东乾王朝西北方,诸多小国的领土,多小国皆因北戎侵略而灭国,而在此事上功劳最大的,便是那被誉为‘北戎军神’乌孙启力,其现在已经北戎汗王册封为了南院大王!”

    周安说到这里,扭头看向了李广山:“这次戎敌侵咱北疆,乌孙启力虽未亲自领兵,但据传,此事是由他一手策划……”

    李广山眉角在跳动,脸色有些发黑。

    他不想听到那个名字!

    乌孙启力!

    因为李广山的左腿,便是被乌孙启力打断的……

    那是二十年余年前,北戎曾对东乾发动过一场声势浩大的侵略战争,北戎军神乌孙启力领兵二十万,侵入东乾疆土,数日内便横扫整个北疆,一个月后又破了东乾北方第一大关裕兴关,长驱直入欲要直攻京师。

    当时情况十分危急,时任中州军大元帅的李广山,又被宣宗皇帝任命为了镇北大元帅,让其统领包括中州军在内的,东乾北方全部兵马,全权负责与北戎战事。

    李广山在那时也有军神之名,其调兵遣将、统军作战能力也确实是冠绝东乾,甚至可称出神入化……虽然那时,东乾的军队就已经因为贪腐等问题而不堪大用,但李广山还是依靠兵力优势,在东乾北方已无天险可守的情况下,硬生生与二十万北戎铁骑打了小半年。

    在那小半年时间里,北戎敌军从未靠近过中州,甚至连中州最北的天险川河,都未靠近过,战场范围一直被李广山限制在川河以北的多个州地内。

    而就在北戎发动侵略战争的小半年后,北戎帝国内部便出现了问题,进而爆发了内战,乌孙启力也因此不得不撤兵,甚至连已经占据的城池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被李广山硬生生拖垮的。

    按照北戎帝国原本的计划,他们是想在三个月内,兵临乾京城下的,而就算打不到乾京城,他们也要打到川河,占据东乾川河以北的整个北方,可他们没成功,反而因此倾尽国力,被拖的自己国家内都出了大乱子。

    说起来,那场持续了近五个月的战争,是以东乾胜利而告终的。

    但就在北戎敌军撤退前夕!

    敌军主帅乌孙启力亲自带领一支奇兵,就三千骑兵,秘密行军三日,绕路千余里,奇袭了李广山所在北方军本部大营。

    其实当时北戎不撤是不行的,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,他们不撤,也得不到北戎国内的支援,北戎内乱还无法解决……如果不撤,不仅仅缺少支援的侵略军都要死在东乾国内,北戎帝国也可能因此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所以不得不撤。

    可乌孙启力还是发动了奇袭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在回国前,杀死东乾军神李广山!

    而他差一点就做到了!

    李广山就是在乌孙启力带兵奇袭的那天夜里,断的腿……那一年,李广山六十七岁,乌孙启力四十四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于北疆战事,周安与李广山聊了很多,他反复提到了那个名字——乌孙启力!

    纯粹就是为了刺激李广山。

    乌孙启力现在依旧是北戎军神,在北戎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,而李广山断腿已有二十一年,他刚断腿时,前后得有大半年时间,朝廷都在寻天下名医为他治腿,但都没成,之后李广山便致仕了。

    这种对比,这种反差,李广山心里若是能舒坦,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关于北疆之事,两人已经说了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老帅,您觉得吴绪宽……如何?”周安突然话音一转问。

    李广山略一沉默,神情严肃的看了周安一眼,才放眼前方道:“文治武功皆高,但身为臣子,无忠无义,野心太大,并非社稷之福。”

    李广山这话说的,称得上是“客观”了,他没怒骂吴绪宽,但也没说吴绪宽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老帅觉得,宁亲王如何?”周安又问。

    这两个问题似乎没任何联系,周安问吴绪宽还正常,突然问宁亲王,就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当然知道宁亲王就是前太子武云盛。

    他依旧神情严肃,沉吟一下才道:“庸碌无为,草包一个!”

    真敢说!

    不过他没说错,武云盛确实是草包,他可是足足当了四十多年的太子,根基那么深,宣宗也一直支持他,可在宣宗驾崩后,他还是没玩过孝敦皇后,这不是草包是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感觉的出来,李广山对宁亲王的印象,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宁亲王确实是庸碌无能,这若是让他做了皇帝,怕不是江山社稷之福,更不是天下百姓之福……”周安这话说的也是大胆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瞥了周安一眼,道:“公公慎言,涉及神都皇帝之事,不提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他不是不让周安说,而是不想跟周安讨论这事。

    而他明显是领会错了周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老帅,咱家说的可不是十几年前那事。”周安望向远方,淡淡道:“咱家说的是现今,宁亲王已经与吴绪宽勾结,且已在秘密赶来京城的路上!吴绪宽怕是要拥立他为新帝,取圣上而代之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看似平淡说出的这事,却是平地一声雷!

    湖边一下子安静了。

    周安瞥眼注意了一下李广山的神色,什么都看不出来,李广山依旧是那般严肃的表情,以李广山心性及城府而言,周安看不出来也正常,李广山什么事没经历过?他早已能做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不过,他突然沉默了,证明他内心并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勾结谋反……”李广山突然开口了,拖着长音,又重声道:“该杀!”

    此刻,李广山身上是真有杀气的。

    周安“看”得到。

    他没具体说谁该杀,吴绪宽与宁亲王是相互勾结。

    不过,意思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这可以算是表态,李广山是不会站在吴绪宽那边的。

    “老帅,您歇了这么多年,不想动一动吗?”周安是将该说的都说了,终于切入正题,“今时今日的东乾,天灾之事咱不说,咱就说人祸,内有贪腐顽疾……吴绪宽把持朝政,祸乱朝堂,意图窃取江山,外有戎敌屡屡滋扰,磨刀霍霍,视咱东乾为待宰羔羊,内忧外患,大厦将倾,此时正需老帅这种有能之士站出来,力挽狂澜于即倒……所谓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大丈夫就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公公,您也别与老夫绕弯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广山打断了周安的话,又道:“老夫便与你直说,老夫不是不想站出来,而是老夫这条断腿,拖累了老夫……你若真有本事治好老夫这条腿,老夫便可与你立下誓言,尽老夫之所能,助圣上肃清朝堂,诛杀乱臣奸党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周安叫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医治好老夫的断腿?”李广山扭头看着周安又问。

    “能!”周安点头。

    “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现在,马上!”

    “现在?马上?”

    “老帅若信得过咱家,咱家现在便可给老帅医治,过程虽有疼痛,但老帅只需忍耐一二,便可……见证奇迹!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能治?”李广山反而有些不信了,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,现在就能!”周安很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何治?”李广山再问。

    周安与李广山说了如何医治。

    远处湖面上。

    李平正与徐开泰低声说话,两人的目光时不时的瞥向南边湖边的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周安与李广山一直都在说话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周安动了!

    他猛然抬脚,一脚踹在了李广山左腿膝盖上,直接将那腿踹出了几道弯。

    李广山那条残腿,却是又被周安直接给踹断了!